_第两千零七章 十万刃!

    截天术!

    这是世间顶级神奇天功,真正走到尽头,可直接劈开星空,藐视世间千万道,横亘万古洪荒,这种神奇天功很少出世,但只要出世势必要惊世。只

    因,它太非凡!

    只因,它太可怕!

    要知道。这

    种天功是能够诞生截天匕那等无坚不摧的利器,并孕育出充满灵性的截天蝶那等生灵,这可不是其他天功能够做到的,简单的来说,截天匕、截天蝶不过是其一角力量而已,相当于古树上生长出来的枝叶。枝

    叶可惊世!

    那参天古树呢?

    先前。

    凌风手持截天匕,胸中藏着截天蝶,因而能够看到的截天力量十分有限,而现在枝叶尽数被除掉,那参天古树的才真正显现出本来的景象,这让凌风看到截天术的真意。

    然而。即

    便是除掉枝叶,凌风抬起头来也仅仅能够看到参天古树的根茎而已,看不到梢头,更不知道这株老树会强壮到什么程度,乃至于他都没有真正地接触过那株老树,在无尽迷雾中,仅仅能够窥视到那老树的模糊的根茎。

    要是在以前,凌风完全不用太着急,可一点一点的推演,拨开那重重迷雾,直到真正的参天古树呈现在他面前,可现在不同,截天术能够克制那青苔,因而他便要倾尽全力将其真意领悟出来,利用这种神奇天功来镇压青苔及青铜古碑。“

    我需要一点时间!”

    凌风向着三位天神说道,神态严肃而郑重:“我能够克制那青苔及青光,但力量还不够强,因而我要更进一步。”“

    需要多长时间?”灵

    空直皱眉,这可是天尊铸造的力量啊,即便过去万世,但那残余的力量依旧不是他们能够碰触的,至少也是天道人物才能够劈开。

    而现在不过才二级天神而已,莫不是要步入天道境?

    “说不准!”凌

    风叹息着说道:“短则旦夕,长则千百年!”

    “你不是在问天道吗?”灵空直龇牙,千百年让他们如何来等?

    “我倒是希望能够找到更有效的办法,但目前来说这怕是唯一的。”凌风幽幽开口,说道:“以我们现在的力量想要劈开青苔几乎不可能,但我觉得这应该可行。”

    “盖世绝壁呢?”王者问道。三

    位天神神目皆在发亮,尽是羡慕,这等力量可让武修跨级而生,强大的一塌糊涂,要是凌风动用这种力量,他们并非没有希望。

    “目前还不行!”凌

    风郑重的说道:“不过,要是两个月后,我还是推不开那道门,我会冒险动用盖世绝壁!”

    “好,我们等你!”

    王者额首,他看出凌风的决心,要是凌风能够更进一步,对于他们劈开那青铜古碑更有利,仅仅两个月时间而已,他们还是等得起的。“

    就这么决定,我们亦要更进一步!”傲

    娇鸟这般说道,先前他们才刚刚步入二级天神,力量还不够扎实,两个月时间虽然有点短,但在生死压力下,他们的潜能会成倍迸射,届时他们武力扎实,劈开青苔才更有希望。“

    好!”

    凌风沉吟片刻,又接着说道:“我觉得这幻象可能是这片坟墓的投影,要是我们能够劈开束缚,说不定便能够得到这满天至宝资源。”

    “那就更要劈开!”傲

    娇鸟激动不已,这满天至宝资源可相当于一位顶级天尊的宝藏,要是能够到手,这数千年就不用担心,虽然未必能够得到真龙鲜血,但应该不会差到哪里。“

    撕掉!”灵

    空强势的说道:“那无尽宝藏,爷包了!”“

    成王败寇,我们赌一赌!”王者坚定的说道,他看的相对透彻一点,显然这仅仅是凌风的猜测而已,但他愿意讲出来,就是在鼓励傲娇鸟等天神,让他们不至于失望悲观、不顾生死的疯狂。随

    后。傲

    娇鸟、灵空、王者三位天神盘坐于虚空,进行锤炼天力空间,不过他们时刻在警惕,防止那青苔出现任何变故,因他们只是在锤炼天力,因而这方面并不受影响。

    “那就让我看看截天术真正的面目吧。”

    凌风大步向前,一脸的肃杀,他心神归一,气势如龙,正在疯狂。下

    一刻。

    他手持天道凶刃冲向那面青铜古碑,一刃便劈落下来,其上喷薄着空洞巨力,夹杂着截天术的那模糊的道力,那一刻空间在撕裂,完全不受遏制。而

    可怕的天力正在穿透这种防御及力量。

    嗤!一

    刃劈落,直接碰触在青苔上,力量压制下去,将青苔撕裂,两根青苔簌簌而落,可凌风并没有掉以轻心,只因那可怕的反击才刚刚开始而已。青

    光万道,肃杀而至。

    啵!

    一道光形成涟漪,向着四周俯冲,杀到凌风面前,强势的要将凌风吞噬,而凌风则是拼尽全力,利用天道凶刃向前压出。呛

    的一声巨响。凌

    风倒飞三十丈,虎口生疼,裂开来,殷出鲜血,接着他身后便传出更肃杀的声音,那声音及青光是神图双目才看得到,听得见的。呛

    !他

    反手便是一刃,动用的尽是截天术那模糊的一道,尽管截天术能够克制青光,但凌风还是被那可怕的青光崩的直吐血,胸前裂开一个个血洞。要

    不是他体魄坚固,怕是会被那散落下来的青光毙掉。

    毫无疑问。

    青光比先前更狂暴,似乎正因青苔的湮灭而狂怒,想要将这位狂放的天神诛灭。

    “再来!”凌

    风神态严肃,用尽全力,打出一刃,任由那可怕的巨力横冲而过,劈在青光上,疯狂的力量当场便将青苔湮灭,进而打落在青铜古碑上。青

    铜古碑不颤,连任何声音都没有发出,倒是凌风被那反冲的力量伤到,不得不倒飞。“

    再来!”这

    一刻的凌风完全就是狂徒,不顾生死,不知死活,他就是要在这青光压制下,一点一点看透截天术的本质,领悟那无上真意。

    而且。他

    用的还是最原始的技巧,熟能生巧!一

    刃!这

    是最寻常的一击,仅仅一刃自然体会不出这一式的力量,但劈出一万刃,千万刃呢?书

    读百遍其义自见!当

    然,这并非书囫囵吞枣的朗读,而是用尽心的去品读,感受其中的意,体会文字间的力度,自然能够推开这一道门,自然能够体会其中的真意。截

    天术亦是这般!凌

    风劈出百刃的时候,对截天术有更全面的认知,而劈出万刃的时候,对截天术则有另一番的解读,他一点一点的向前推演,去除那些错误的方向,精雕细琢,将截天术的真意一点一点的打磨出来。

    “一门技能,百遍可入门!”

    “一门技能,千遍可登堂!”“

    一门技能,万遍可宗师!”

    这是圣山老头说过的话,当初凌风体会的不够透彻,而现在真正读懂老头言词间的深意。

    “那十万遍、百万遍呢?”这是凌风问的。啪

    !当

    时圣山老头一巴掌拍在凌风头上,直翻白眼说道:“什么样的功法需要十万遍才能够领悟出来,那资质要愚钝到什么程度?”凌

    风资质并不愚钝,但他还是挥出十万刃!

    整整三十天时间。凌

    风像是不知疲倦的小怪兽,硬生生劈出十万刃,那青铜古碑上的青苔都被其劈掉数万,形成一小片的光秃,但对于整座古碑来说,不过是冰山一角。

    可!到

    此刻,凌风气血都快干枯,不得不服用丹药来坚持。“

    这就是他说的更进一步?”灵空瞠目结舌,武道讲究的是瞬间顿悟,这般硬生生的来劈,只能练就一个技能。熟

    练!举

    刃便可杀出。但

    这只能减少一点点时间而已,要是对上天神,这一点点时间便足够,但对上青铜古碑,时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他们需要的是力量啊。

    “他来用这种方式体悟!”傲娇鸟说道,只是他也觉得这种方式有点……土!“

    你别告诉我,他就是这么一刃一刃劈到这般强大的。”王者直抚额首,要是凌风真的是这么走到这一步的,他们这些自诩天才的人物都很想死。

    好嘛!“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傲娇鸟咋舌道:“幸亏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否则我都觉得想死。”“

    他到底在干嘛?”灵空问道。

    “在悟道吧。”王者回应道。可

    !

    他们却在皱眉,在他们的势力中,只有资质愚钝的武修才会一遍又一遍的劈剑顿悟,对于他们来说,顿悟就是飞花折叶,靠的不是那土笨的生硬办法,而是旦夕的悟性。“

    感觉在疯!”连

    傲娇鸟都要看不下去了,以前丢脸的事情大多都是他在干,而现在却轮到凌风,不过这事要是能够传出倒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至

    少,那些天女要是知道估计能够笑疯吧,傲娇鸟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要胜出凌风。你

    看看对方多疯多笨,而他又是多聪明。“

    十万刃,还是不够啊。”

    凌风神目浑浊,像是充斥着万道迷雾,可认真去看却又会发现,那神目却又非常灼热,像是恒星。“

    那便挥出个百万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