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还债 一

    第501章还债(一)

    “一人作事一人当!”蔺家老祖向蔺家青年沉声说道:“如风,你做的好事,还不去领姜门主的责罚!”

    蔺家青年吓得魂不守舍,拼命的叩首求饶:“老祖救我,老祖救我!”

    他知道,若是交给神技门发落,自己难保一命!

    姜岑说道:“这样吧,就让此子受一招之罚!这一招,是蔺道友亲自出手,还是让在下代劳?”

    蔺家老祖知道姜岑绝饶不了主犯,他虽然十分不忍,但也只能痛下决心,以保全其他家人。

    蔺家老祖一直在暗暗观察姜岑,他发现姜岑的呼吸之间,自有真元流转,元气氤氲其表,如蒙灵光在身,此乃大修士才有的氲灵景象。因此,虽然尚未交手,蔺家老祖就已经知道,自己绝非姜岑之敌;蔺家上下数万余口,生死不过是姜岑的一念之间!

    蔺家数万人的安危,不能因如风一人而受牵连,因此,他必须大义灭亲!

    “站起来!”蔺家老祖朗声喝道:“你是我蔺家男儿,宁可站着死,勿要跪着活!”

    蔺家青年知道这话中含意,顿时吓得瘫软在地,怎么都无法站起身来。

    蔺家老祖心中叹了一声,他袖袍一会,一股无形之力卷出,将如风扶起,立于身前。

    片刻后,蔺家老祖闭上双目,抬手一掌便向如风击去!

    掌力如雷,轰然作响,蔺家老祖决心要杀死如风以给神技门一个交代,所以下手并未留情!

    就在此时,姜岑竟然也突然出手,他抓起桌上的觉醒之剑,连同剑鞘,挥出一剑!

    顿时,一股强大的剑气涌出,将如风身前尽数笼罩!

    片刻后,气势惊人的掌力和剑气都溃散开来,而如风,竟然完好无损。

    蔺家老祖大惊,这一瞬之间,姜岑不仅出剑极快,而且剑气恰好抵挡了自己的掌力,看起来二人都是在攻击如风,却恰好互相抵消,一点不多,一点不少,精准无比!

    如此迅捷,又如此精准的剑法,足见姜岑的实力,在应对自己的掌力之下,游刃有余!蔺家老祖也更加确定,就凭这一招剑法,自己就不是姜岑的对手。

    姜岑说道:“罢了!这一招,暂且记下!若有再犯,一并处置!”

    “多谢姜道友海涵!”蔺家老祖大喜,那如风也是惊喜交加,双膝一软,对姜岑连连叩首。

    姜岑说道:“兴亡盛衰,乃是常事!不求尔等雪中送炭,但也不要落井下石!”

    “是,是!”如风连连点头:“晚辈再也不敢,再也不敢!”

    姜岑看了一眼蔺家老祖,说道:“蔺道友的寿元恐怕也所剩不多吧!蔺家如今也算是家大业大,全凭蔺道友坐镇。若是有朝一日,蔺道友仙逝,蔺家的局面恐怕也不必本门当年好多少。难道蔺道友不曾担忧身后之事?”

    蔺家老祖叹道:“老夫早有这方面的考虑,这些年也一直低调隐忍,不敢结仇。诚如姜道友所言,宗门世家兴衰,乃是常事,老夫也阻止不了,只希望儿孙自有儿孙福,蔺家能安安稳稳在蔺溪谷这片小地方立足!”

    姜岑说道:“此番神技门之变故,让在下颇有感触。我等终有一日不在此界,都不希望自己开辟的宗门世家,沦落到人见人欺的地步。这也是许多元丹期道友共同的担忧。在下有一些想法,或许可以解决这些后顾之忧,蔺道友若有兴趣,改日再详谈!”

    说罢,姜岑站起身来:“灵石地契,烦劳蔺道友差人送入丰幽谷;在下还要去其他宗门走一走,会一会那些故人,就不打扰了!”

    “好说,好说!”蔺家老祖急忙相送,蔺家众人毕恭毕敬的将姜岑等人送走,目送他消失之后,才各自松了一口气。

    “此子重现修仙界,还修为大涨,怕是今后三大魔门,都无法约束他了!”蔺家老祖叹道。他望了如风等人一眼,责怪道:“还好你等侵占神技门不多,只是占了灵脉,没有伤人交恶,若是太过恶劣,只怕我蔺家,今日便有灭门之灾!”

    如风死里逃生,却侥幸的说道:“侵占神技门的,何止我等!有些宗门做的更加过分,嘿嘿,不知道他们下场如何!”

    ……

    西域修仙界某处,数百名身着紫襟黑袍的修仙者,护送着一艘金色巨舟,向丰幽谷的方向飞驰而去。

    这些修仙者衣着一统,显然是出自同一门派势力;西域修仙界中,尚黑的宗门原本就不多,能有如此规模的,更是屈指可数。

    而那金舟,虽然颇有年代,却是独一无二,西域修仙界不少人能一眼认出,这正是修仙联盟盟主吴化元的御驾金舟。

    巨大宏伟的金舟,整齐统一的黑袍,让这一群修仙者看起来格外的庄严肃穆,应是有大事发生。而事实上,化元阁已有很多年未曾如此大规模的调动门中修士。

    金舟内,已是白发苍苍的吴化元愁容满面,遥望天空;在他旁边的中年男子吴玉,却在把玩着手中的一块怀玉,显得较为轻松。

    “到了丰幽谷,收敛一些!”吴化元叮嘱道:“切忌狂躁,多说一些好话!那姜门主也是年轻人,多吹捧几句,必然受用。”

    “知道了!”吴玉收起怀玉,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次本阁精锐悉数出动,祖父又向逆天门请了援兵殿后,我等还拿出相当可观的矿藏灵石补偿神技门,给足了面子!”

    “这二百年来,参与瓜分神技门资源的宗门势力,大大小小不计其数,他姜门主就算有三头六臂,也管不过来。我等给他面子,由祖父亲自登门偿还,让神技门风光一下,顺便给其他宗门下一下威风,那姜门主焉能还不知足!”

    吴化元微微点头:“但愿如此!如果真如他信函中所列举的数目,本阁就是倾家荡产,也无法偿还。希望姜门主见好就收,但我等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翻天门和诛天门,不愿相助么?”

    “孙儿派人以祖父的名义向一些太上长老们送去重礼,不过回音很少!”吴玉说道:“这些老不死的,都不愿意出力,不过其中有两位长老,倒是说愿意出面从中斡旋调解。”

    吴化元叹了口气:“这些年本阁孝敬三大魔门不少,需要求助时,应者寥寥无几。修仙界,人情淡薄,比尘世犹有不及。”

    吴玉笑道:“祖父何出此言?若是论人情,当年毒蛊瘟疫、妖禽水患大乱,下至凡人百姓,上至修仙宗门,哪个不欠神技门几分人情?就连孩儿当年也是在神技门治好了毒蛊。”

    “不过,当姜门主一走,神技门势单力薄,又有哪个不觊觎神技门坐拥的巨大资产?连三大魔门都不例外!以当年的情形,就算我等不去争抢,那些灵脉矿藏坊市资源,也会被其他势力夺走。我等只是顺应时势罢了。”

    “那姜门主必是个明白人,也不会太过为难我等!孩儿就不信,他当真要一笔账一笔账的追究到底,与整个修仙界为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