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还债 二

    吴化元祖孙二人说话之间,金舟已飞越百里,来到了丰幽谷外。

    一名化元阁修士通报:“阁主大人,少阁主殿下,丰幽谷外聚集了不少修仙者。”

    二人好奇,先后从金舟中飞出,只见前方的丰幽谷谷口、神技门的高大山门之下,竟然排着一条长龙般的队伍。

    “怎么有这么多修士堵住山门?我等直接飞入谷中吧!”吴玉说道。

    吴化元微微摇头:“不急,先派弟子去打听一下,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片刻后,化元阁修士回报:“启禀阁主大人,这些排队的修仙者,都是前来偿还所欠债务。好些人都说,他们只是担心神技门被瓜分,所以替神技门保存灵脉等资源,如今姜门主重返修仙界,他们立刻来归还。”

    “这些家伙倒是会见风使舵!”吴玉冷哼一声:“居然连借口,都跟我等要用的一模一样!”

    吴化元问道:“这些人排了多久?”

    化元阁修士答道:“来还债的修士不少,神技门要一个个的处理,所以其他修士都在山门外排起了长队,最长的据说已经排了一日一夜。”

    “这么久!”吴玉眉头一皱:“祖父,要不要派人通传神技门一声,让我等直接进入谷中,不必与这些修士一起排队。”

    吴化元摇了摇头:“算了,反正也不赶时间,低调一些,更为有利!派一些弟子前去排队,我等就在一旁静候。”

    “何必这么麻烦!”吴玉说道:“派弟子去和队伍最前面的修仙者商议一下,拿出一些好处,换他一个位置。以本门名望,那些人还敢不从!”

    吴化元点了点头,也没有反对。于是那化元阁修士便依照吴玉的吩咐,前去商讨。

    不一会儿,那修士回报,说是在头排换了一个位置。于是化元阁一众修士,浩浩荡荡的直接飞到了队伍的最前端。

    队伍中的那些修仙者,早就认出这帮人的来历,一个个敢怒不敢言。

    有修士心中暗道:“神气什么!再神气,还不是乖乖的跑来神技门请罪还债!”

    化元阁众人在山门前等候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忽然见到莫谦送着两名金丹修士从谷中离开,那两名金丹修士对莫谦是点头哈腰,连声称谢,一副感恩戴德的神色。

    “是旭日门的两位门主。”吴玉认出这二人,略感惊讶:“这两个家伙,神出鬼没,总是拿到好处就逃、看到空子就钻,令人防不胜防,连一些大宗门都十分头疼。他们居然会主动的前来认罪还债?”

    目送旭日门二人离开后,莫谦朗声喊道:“下一位!”

    吴化元等左右环顾,应该就轮到他们了。当即,以吴化元为首,化元阁众人浩浩荡荡的进入山门。

    莫谦飞到此处迎接,笑道:“原来是吴盟主和化元阁诸位道友!访客太多,敝门门主大人应接不暇,让诸位久候,有失礼数,还请见谅!”

    吴化元哈哈一笑,客气的说道:“无妨无妨,我等前来恭贺姜门主进阶,等一等也是应该!”

    莫谦说道:“门主大人不想见太多人,还是请吴盟主和少阁主二位道友入内吧,至于化元阁其他道友,还请在谷外暂候。”

    吴化元略一犹豫,便点了点头,向身后的化元阁修士吩咐道:“你等在谷外等候本阁指令,不可喧哗闹事!”

    “是!”化元阁修士接令,齐齐整整的退出山门外,守在一旁。

    随后,吴化元、吴玉祖孙二人,在莫谦的陪同下来到会仙殿,姜岑正在殿内等候。

    吴化元立刻拱手一礼:“传闻姜门主已进阶元丹,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可喜可贺!”

    吴玉也毕恭毕敬的拜见道:“敝阁特准备了一些薄礼,庆贺姜前辈进阶并重返修仙界,还请姜前辈笑纳。”

    说罢,吴玉双手呈上一张礼单,和一枚储物环。

    姜岑示意莫谦代为收下礼单,笑道:“多谢二位道友!二位远道而来,在下未能远迎,还请恕罪!”

    “不敢不敢!”吴化元急忙说道:“姜门主贵人事忙,是我等打扰了!”

    一团和气中,双方分主宾坐下,各自寒暄几句,都是常见的客套话,丝毫看不出有何争执。

    忽然,姜岑笑容一敛:“本门做事,一向先礼后兵。现在礼数已过,就谈谈正事吧!莫谦,你将与化元阁有关的清单,细细道来。”

    “是!”莫谦取出一张长长的清单,一字一句的念着。每一笔都是化元阁以修仙联盟等各种名义向神技门收取的费用,每一笔都有据可循。

    “……某年腊月十二,化元阁以本门拖欠费用为由,强行占据琦山灵脉三处,以抵押三年会费;但时隔不足一年,又来讨要费用……”

    莫谦越念,吴化元二人越是脸色难看。

    “……某年八月初一,化元阁少阁主吴玉以本门迟缴费用为由,强行收走玉器一枚……”

    念到此处,吴化元眉头一皱,说道:“如此小事,竟然也列入清单之中?”

    莫谦说道:“吴盟主认为是小事?本门却不这么觉得!本门的骆宗师,与少阁主一样,也喜欢收藏玉器。那块玉器,是骆宗师心头挚爱,被少阁主强行夺走后,年岁已高的骆宗师不久便郁郁而终,至死仍然十分遗憾!”

    姜岑叹了口气:“骆宗师是本门第一批宗师之一,追随本门主多年,居功至伟,想不到他临死之前,本门连他心爱之物都无法保全!”

    “吴公子,那玉器你可带来了?”姜岑问道。

    吴玉一愣,虽然姜岑的信函中已有这份清单,不过他并未打算悉数奉还,至于那块玉器,他也没有带来。事实上,他收藏的玉器太多,几乎都忘了从骆宗师手中夺走的究竟是哪一件。

    吴玉说道:“晚辈忘了此事,请前辈见谅!晚辈这就命人取来!”

    “不必了!”姜岑向莫谦吩咐道:“既然吴公子忘了,本门就派弟子前去取回玉器。”

    吴玉急忙说道:“晚辈藏玉之处有本阁修士把守,还有逆天门的修士协同守卫,恐怕不易取,还是让晚辈差人去取。反正山门之外,就有数百本门弟子守候,随时听候差遣!”

    “传本门主口令,”姜岑向莫谦继续吩咐:“凡有阻挡本门弟子取玉者,无论何门何派,格杀勿论!”

    这一句“格杀勿论”,让吴化元二人脸色大变,其中的杀气,腾腾欲出。

    别说以山门外的数百化元阁修士要挟,甚至连提及三大魔门之一的逆天门,都毫无作用。

    姜岑看了一眼吴化元二人,补充说道:“如果本门弟子取不到玉,本门主将亲自走一趟!”

    “是!”莫谦立刻传令,一字一句,皆如姜岑所言。

    “继续念!”姜岑吩咐道。

    “不必了!”吴化元脸色铁青的说道:“这些清单,在信函中都附有,老夫已经看过了,姜门主不必让莫道友再念一遍。”

    “甚好!”姜岑点了点头:“那吴道友可将清单所列之物都带来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