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故人以及兰若寺

    蟋蟀扑打翅膀的夜晚,总是格外安静。

    烛火烧过的飞蛾,总是煽情。

    黄庭经诵读起来总是没有任何的停顿,越是读,越是看,就越是记忆深刻,更何况是谷仁这样每天翻阅五六遍,这么勤勉的读一本书读上几年,而且字数还不是上百万字的,自然也是记下了,至于其中内容,那就得看个人的理解能力了,也就所谓天赋了。

    今夜这份诵读,对于黄庭经的理解依旧没有更深的体会,想法依旧和上一次相差不大,不过和第一次诵读却是已经天差地别了。

    这也在说明着他的修为的增长以及见识的提升。

    诵读了三遍后,谷仁合上了黄庭经,闭上眼睛开始观想那位图上老者。

    而就在这时,几声破风呼啸声传来,落入了谷仁耳中。

    …………

    一只洁白无瑕的小脚落在了屋瓦飞檐上。

    叮叮当当声好似清风吹拂过了挂坠铃铛。

    “破烂玩意,还想追上我。”清脆的笑声好似鲜嫩的玫瑰。

    “妖女,休逃。”一声厉喝响彻整个夜晚。

    “你有这本事吗?”小脚从屋檐上飞起,越过了一间屋子,飘飘然落在了一个大屋上。

    这一场追逐还没有停止,除非一人被抓,或者一人放弃。

    借着月光,隐约可见一道黑影沉浮于高低错落的屋子顶上。

    这黑影有着怎样窈窕的身形,无法可见,毕竟黑夜之下,又是一袭黑纱衣,飞跃的速度又不慢,所以肉眼怎能看清这黑影。

    不过所幸黑纱衣并未将她全面遮挡,如同白藕般的手臂就显露在了外界,还有那如同凝脂白玉的小脚。

    若是面貌不丑,那么这人便是一个美人儿,无有男人与女人会去反对。

    已经见到她的谷仁更不会去反对。

    这黑影有些不幸。

    她飞跃过了一片居民区后,最后居然来到了城隍庙这边。

    她一脚踩在了城隍庙的屋顶上,然后她就陷下去了。

    城隍庙年久失修,这屋梁早就不如新建时结实了,有些横梁甚至都腐朽了。

    所以她一脚就将瓦石踩碎,然后落到了谷仁面前。

    当然,这也是谷仁有意为之,他的一缕神念,直接将屋顶上的砖瓦破碎,否则以她的轻功,即使横梁腐朽,也不可能直接就将砖瓦踩碎。

    她的坠落也是如同仙子临凡,飘飘然。

    只可惜全身介是被紧身黑纱包裹,头发也是全数盘起,以黑纱绑上,否则穿上飘带,散着秀发,这般更显仙气。

    “你好,交个朋友吗?”谷仁睁开了眼睛微笑着。

    “………”

    “谷仁?!”她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是啊。”谷仁点了点头。

    她是个熟人,谷仁还是个商人时的熟人。

    一个道上的朋友,面貌并不精致美丽,不过皮肤白皙,所谓一白遮百丑,更何况是不丑的人的白,所以她便是个美女了。

    她名叫轻轻,她没跟谷仁说过她的全名,她是一个名为妙手空空的武林门派。

    轻功卓绝,偷功也是不弱于任何名盗。

    谷仁因为一些事,联系上了她,让她偷了几件生意上的关键物品。

    只可惜谷仁后来落魄了,所以也没有再和她有联系了,而后谷仁又做了道士,开始浪迹天涯,那就更不可能和她有联系了。

    谷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她。

    在未曾修行时,她可算是谷仁来到这个世界后为数不多的女神之一,只可惜她却有些贪财,而且得了财便直接离开,根本不为谷仁停留,谷仁虽有小财,可是怎么可能会使她为他停留。

    现在看到轻轻这般奔逃的模样,谷仁忽然就起了戏弄的想法。

    他对于她那曾经存在过的仰慕已经在见到某狐狸精后消散了。

    不过,他似乎存在的炫耀的心思让他想在轻轻面前显圣一番。

    “你做了道士?你真的做了道士?”轻轻出于职业习惯,一眼就将谷仁全身上下一扫而光。

    看到了谷仁的道袍以及那盘着的道士发髻,所以自然便得出了一个结果。

    “是……”

    “好了,没空和你多聊,改天再与你叙旧,后头有人追我,我先走了。”轻轻干脆利落的打断了谷仁的回答,一丝不履的脚丫已经在道别的同一时刻离开了原地,从新飞身上了房梁。

    “………”懵逼脸的谷仁。

    谷仁也没有阻拦轻轻离开,所以轻轻很快就离开了谷仁的感知范围。

    不过,却有一人很快进入了谷仁的感知范围。

    一个光头大汉,穿着灰色僧袍。

    然后他也落下来了,依旧是谷仁捣的鬼。

    和尚就扫了一眼城隍庙后,便想要离开了。

    然而可惜的是,谷仁只手压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他就动弹不了了。

    这也就是个小法术,一位天地桥刚刚打开的炼精化气的修行者也可以做到。

    谷仁手掌拿开,和尚依旧动不了,只有嘴巴以及眼睛可以动。

    “先天高手?!”和尚感觉到身体的异常就是一声惊呼。

    修行界与武林之间的交流仅仅就止步在两眼之间,当修行者看得起这些武林高手,那么自然就会让这些武林高手见到他们了,可是没有这个想法,那么武林高手想找也是找不到,毕竟修行者有一万种办法避开普通人的双眼,显然,武林高手也在普通人的层面上,除非是先天高手。

    “和尚?哪家和尚?”谷仁重新坐回原地。

    “小僧嵩山少林寺了更,见过前辈,冲撞了前辈,小僧在此给您赔礼了。”这个壮硕的和尚说着小僧二字,谷仁听得也是怪怪的。

    “嵩山的?怎么跑这边过来?是想佛法南传?”谷仁又问道。

    “不是的,少林寺绝无此意,佛法只在人人口耳相传间,绝无高僧南下。”了更见谷仁穿着道袍,自然就将他定义为道门的隐世老怪,所以生怕谷仁误解,马上就解释起来。

    “你可曾听闻过兰若寺?”谷仁又问道。

    “兰若寺?不曾听闻?世间寺庙繁多,建一寺也无需与小僧问好,小僧却是难晓全部,还望前辈见谅。”了更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