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画皮?

    “王生,我这般…进你家门不好吧,还是走小门吧。”一个妙龄女子甜甜糯糯的张着小嘴巴,与王卢声说道。

    “清霞,没事的,你我萍水相逢于道左,均是清清白白之人,走这侧门对你都有些无礼了。”王卢声立马就出声安慰道。

    “可是……”清霞还想拒绝。

    “你是客人,我王家以诗书礼仪教育后辈,以礼相待与你自然无可厚非,你我走吧。”王卢声说道。

    “好吧。”清霞只得作出为难的表情点头。

    牛大在一旁看的一清二楚,听得也是一清二楚。

    这女人是大少爷带回家的,可是大少爷家中都已经有妻儿了,而且其妻还不是大家闺秀,而是武当派一长老之女。

    这个名头可是不得了,而且她也学了武当派的不少功夫。

    虽然她平常看起来温柔体贴,可是牛大可是见过她练武的时候,一巴掌拍在大石头上,然后大石头上就出现了一个手指纤细掌纹清晰的手掌。

    而这位与王卢声已结婚七年,已育有一儿一女,而且王卢声娶了她之后就再无娶妾,两人可谓是恩爱有加,琴瑟和鸣。

    怎么今日这大少爷就带回了个女人,而且身段样貌俱是佳人。

    也不知少奶奶是不是善妒之人,若是,那这王家不是要鸡犬不宁。

    嗯,等等,这关他什么事?他姓牛,不姓王……

    而就在少爷与那个女人进了房门后,又有一对男女来到门前。

    女的白得像鬼一样……

    男的是个道士………

    赌上他牛二之名,看来这两人绝对有奸情,嗯,牛二是他弟弟。

    “王府,是这里了。”轻轻指着大门上的牌匾说道。

    “有妖气!”谷仁忽然喝道。

    这一声大喝可是着实把轻轻和牛大都吓得不轻。

    “妖怪?是那妖怪?”轻轻立马就躲在了谷仁身后。

    牛大则是在愣神后瞪大了眼睛,伸手就要拿扫帚驱赶两人。

    “开个玩笑,这里……根本没有妖怪。”谷仁严肃的表情立马瓦解,笑了起来。

    “哦。”轻轻点了点头,有些尴尬的从谷仁身后走出。

    不过,牛大依旧拿出了扫帚。

    “走吧,去看看。”谷仁接着又说道。

    然后两人就在牛大眼前凭空消失了。

    “嗯?人呢?我没眼花啊!妖怪?……妖怪啊……”牛大刚想要大声嚎叫,就晕倒在地了。

    “一些简单的小戏法,我们走吧,现在院子里的人都看不见我们了,也听不见我们的声音,除了你我,还有妖怪除外。”谷仁放下拍晕牛大的手刀说道。

    “……”轻轻张大了嘴巴。

    她最后是被谷仁拉扯进王家的。

    “你是异人?”轻轻小心的问道。

    “这是你们对真正修行界的称呼?”谷仁面色奇怪的看着轻轻。

    “修行界?你们很多…很多人?”轻轻问道。

    “遇见都是靠缘分。”谷仁说道。

    “呃…这是多还是不多?”轻轻追问道。

    “多不多我不知道,反正大多是闲云野鹤,你以后说不定还会遇见,街边的乞丐,天上的白云,庙里的和尚,观里的道士,都有可能是你口中的异人。”谷仁回答道。

    “还挺有个性的,你们是天生的,还是跟武功一样可以修炼的。”轻轻又问道,这或许才是最想问的问题。

    “除了这副肉身,没有什么东西是人可以天生得到的。”谷仁回答道。

    “哦,这么说我也可以成为异人了?”轻轻睁大了眼睛期盼的问道。

    “可以,不过我不收徒。”谷仁说道。

    “哼,我才不会拜你为师,我也是有师父的人。”轻轻哼了一声,显然被戳破了心中想法,有些尴尬。

    “走吧,我们就看看妖怪,然后就走,别惹麻烦,能变成人形的妖怪可都不好对付。”谷仁说道。

    两人很快就跟上了前面两人,然而谷仁却不曾从那女人身上看到妖气,反而从男人身上看到了妖气。

    这妖气并不是闻得,而是用法眼看的,身体五感去感受的,那种感觉就好似狰狞的猛虎在张牙舞爪。

    可是,这王卢声也不是妖怪,所以王卢声应该就是被妖气沾染了的。

    普通人被沾染了妖气,那么身体必定会衰败,然而王卢声却丝毫没有这样的状况,反而一身的精气神远高于常人,好似练了武一般。

    “嗯,我昨晚看到的是鬼吧?”轻轻小声说道,似乎生怕被前面的女人听到,毕竟谷仁说妖怪也是可以看到他们,听到他们的。

    “世道已经混乱,鬼和妖没啥区别了,凡是来了人群中,都会对凡人产生危害。”谷仁说道。

    “那你还不赶快降服了它,等下吃起人来怎么办?”轻轻担忧道。

    “嗯……她不是妖怪,所以我降服她干什么?”谷仁回道。

    “她不是?可是我昨晚明明看到她…她在客栈撕破自己脸皮的模样……”轻轻先是一声惊叫。而后辩解道。

    “撕破脸皮?画皮?我还是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她不是妖怪,那位王家公子是妖怪的可能性比那女子更高些。”谷仁否定了轻轻的话。

    “我的眼睛就不能相信了吗?”轻轻不服气。

    “也可以,我没否定你的眼睛,只是……再观察几日吧,若是出了异常,我便立即出手伏妖。”谷仁说道。

    “好…好吧。”轻轻又是看了几眼那女子,而后只得同意。

    毕竟她只是个身怀武功的人,连先天高手都不是,又不会降妖伏魔,谷仁不愿意出手,她去了,只是送羊入虎口,所以还不如乖乖跟着谷仁,说不定还能磨来一点小法术。

    “那我们现在去哪?回城隍庙吗?”轻轻又问道。

    “我在待会,我想看看修罗场。”谷仁说道,只见其双目中似乎在绽放着异样的光芒,就好似街头阿姨讨论东家姑娘出嫁,西家小伙偷男人一般。

    “修罗场?那妖怪是阿修罗?那不是佛经里头的魔头吗?”轻轻疑惑于谷仁说出的词。

    轻轻也是读过不少书的,这年头不多读点书,在外面太容易被人骗了。

    佛经轻轻也读过不少,也知道些佛经中的鬼鬼怪怪。

    “………”谷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