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忽闻

    江湖所谓何?

    一句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便可道尽。

    唯有种种传说,种种恩怨情仇,种种过往曾经,才是江湖,才是武人的江湖。

    刀剑江湖!

    刀剑拳脚之间,一生一死,一笑一哭,这便是刀剑江湖。

    江湖便是纳百溪百河,所以消息灵通。

    金陵乃江南之最,曾为九朝古都,大亘朝的建立之初也曾在此设立国都,只可惜亘中宗,这位大亘朝的中兴之主为了防御北方蛮子将国都建立在了现在的京师。

    而金陵则成了陪都,不过也仅仅有陪都一个名分罢了。

    不过大亘有个奇怪的传统,那就是每一任太子都会在成年时来金陵祭拜大亘太祖,并且在此执政三年,而后回归京师,这是那位中兴中宗设下的,至今也有一百多年了,已经有七位太子在此眷恋过三年了。

    今年,太子已经及冠成年,或在年底南下。

    这绝对是一个劲爆的消息,不过也是一个让人习以为常的消息。

    据说已经有人设了赌局,太子是否会死在大运河上,会死赔率是1赔3,而不会死的赔率是1赔10。

    不过,在太子南下的消息之前还有一条淹没了整个金陵的消息,皇帝陛下特令的大运河监察使林纲吉死了。

    这条消息是从沽同县传来的。

    不过,那位监察使的尸身不知是否喂了鱼,至今不曾找到。

    但是,监察使未曾进入金陵,这便是说明了问题,那位林纲吉监察使已经身死了。

    于是,关于太子南下而薨的赌注直接出现了变化,太子南下薨的赔率成了1赔2。

    听闻消息,在金陵交战的两军互下了免战帖。

    …………

    谷仁原本以为沽同就是个小县城,可是怎知,到了白天沽同也成了一个热闹的大县城。

    而人来人往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里金陵郡最后的一片净土了。

    谷仁在离开了轻轻后,便来到了闹市,他准备去找一家客栈。

    是的,他准备找客栈住,他怎么可能继续住城隍庙,昨晚只是权宜之计。

    所以跟轻轻信口而言的城隍庙道别就是骗她而已,他可不想再与轻轻见面了,这姑娘远看着就好,就近相处了就会从女神变女汉子,一副话唠模样。

    至于是那家客栈,谷仁早就找好了,顺着城隍庙的大道而下就能够找到了。

    一家颇有规模的客栈很快就出现在谷仁眼前。

    谷仁穿过有些拥挤的人群进了客栈。

    至于为何客栈门口会拥挤,其中的原因自然是有热闹看。

    有两人在打斗。

    一个骨瘦如柴,一个身宽体胖。

    这样两人的打斗居然打的有声有色,有来有往。

    而且其中身宽体胖那个一边打还一边念念有词。

    “白鹤亮翅!”胖手大开,压向瘦子。

    瘦子一个回转,好似燕子掠地,将地上粉尘都激荡起来一层,飞身到了胖子身后,干瘦的手掌好似鬼爪一般抓向了胖子的后颈。

    “白鸽翻身,鹰击空。”胖子一声大喝,居然灵动的改变了肥胖的身体的方位,翻了个身,并且大脚踩向了瘦子的腹部一下三寸。

    不知是不是男人的本能,瘦子居然做出来可谓奇迹的一幕,没有丝毫的借力,他做出了一个蚯蚓翻身,躲开了胖子的断子绝孙脚。

    “白象甩鼻!”又是一声自报家名的招式攻击。

    胖子的肥手抓向了刚刚定住了身形的瘦子。

    咚!

    好似铜墙撞上了铁壁,胖子手中的蓬勃大力居然没有拍散了瘦子的骨架,瘦子凛然立于原地,好似顶天立地的泰山。

    “老熊撞树!”胖子肥硕的身子猛然撞在了瘦子身上。

    啪…呲……

    胖子倒飞而出,整整一丈的距离。

    所有人都震惊了,这场景一点也不戏剧化啊。

    “我最讨厌一边说骚话一边打架的人了。”谷仁摇了摇头踏步进了客栈。

    就在刚刚,他略施法术,帮助瘦子打败了胖子。

    可怜胖子输在了谷仁这个外援上。

    跟老板要了一间上等客房后,谷仁便又要了一份午饭。

    谷仁慢慢吃着丰盛的午饭的时候,这客栈大厅又热闹起来了。

    因为三人进了客栈,三个拿着脸的人,两男一女。

    从旁边桌上的客人的口中,谷仁也是知道了这三人的身份。

    青城门徒,传说蜀山上有剑仙,一人得了剑仙传法,而后便创下了青城剑派这好大名头的门派。

    青城剑派就在蜀山上,这让谷仁想起了一目真人,那家伙的御剑之术不就是在蜀地学来,也不知道他去了蜀山了没有。

    对于大亘的所谓江湖谷仁也是了解过一点,在他还没修行时就去了解了,只可惜没有得到几本武功。

    大亘的江湖有所谓的一寺两帮三观六派,一寺就是少林了,两帮是丐帮和漕帮,三观是紫霞观,云阳观,西极观,而六派是武当派,青城剑派,崆峒派,华山派,峨眉派,昆仑派。

    这十二个门派便是中原武林最为主要的势力了。

    其中武当派已经完全是凌驾于十二个门派之上,因为当今朝廷从中宗起,喜道教,且武当山也属道教名山,于是武当山就多次被皇帝拜访,武当山更是得到了皇室的多笔捐助。

    而且,武当派中的高手多有成为皇帝的贴身侍卫。

    因此武当派在这百年之内迅速壮大,成为了武林中执牛耳者。

    不过,也因此,武当派被武林中人隐隐排斥,其中或许有嫉妒,也有忌惮。

    毕竟以武犯禁之事是武林中人的常事,有些武林中人更是官府全天下海捕之人。

    所以,若是这武当派做了官府的耳目,那他们这些人做点龌龊的事,岂不是就得做小老鼠了,所以武当派自然就被排斥了。

    不过,武当派对此却甘之如饴,如果给那些门派机会,他们也会甘之如饴的。

    谷仁听闻这三人是所谓青城剑派的人,也是多看了他们几眼。

    一男的年轻英俊,一男的年老丑陋,女的年轻普通,这是什么阵容?谷仁有些看不懂。

    这三人进了客栈,就直接要了三间上等客房,只可惜上等客房只剩下一间,所以上等客房就给了年老丑陋的男子,另外两人得了中等客房。

    所以以此判断,那年老丑陋的男子就是他们为首的人了。

    不过,这样看来又不像是老江湖,一同而来的人不是住同一间房,就是会让房间依靠在一起,哪有像他们这样分开呢。

    所以其中必有蹊跷。

    不过,谷仁可不会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