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一更

    武林大会!

    武林大会就在一间客栈中开始了。

    客栈大门被关的死死的,前门后门都被人把守着。

    所以这场武林大会变成了烛光晚餐。

    每个人都坐在一个个饭6桌旁,然后饭桌上点着油灯。

    这场武林大会由丐帮发起,一位丐帮九袋长老领着丐帮帮主的手书而来,还有金陵的本地门派金刚门协助举办。

    少林寺的一位高僧也来了,青城剑派的一位长老,崆峒派的一位掌旗使(相当于长老),武当居然也来了一位掌门大弟子,华山派也有人来。

    其他各个门派也是象征性的派来了人。

    武林门派很多,所以即使每个门派收了请柬,就派来了一个弟子,那么这个客栈的座位可能也是不够的。

    因为门派众多,而且各个门派遍布了社会的各个行业。

    所以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在其中,有道士,有和尚,有乞丐,有富商,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看着就怪异非凡。

    不过想想是武林大会,那么也就正常了。

    三教九流就不过社会的上中下三层罢了。

    这次武林大会的主题是守护太子南下,以保天下太平。

    太子,国之储君,虽然当今皇帝身体安康,至少还能活三四十年,但是难保万一。

    而且这位太子可不一般,传说其三岁就不尿炕……嗯,三岁就能够熟读百家经典,六岁拜师武当掌门玄机子,一十二岁便剑斗武当长老,虽落败,却也撑过了一百招。

    种种的迹象都表明了,这位太子殿下与大亘中宗皇帝颇为相似,可能是一位中兴之主。

    大亘再延百年国运或在其身。

    而现今的大亘局势与百年前大亘中宗皇帝时期颇为相似,也是藩镇割据,霍乱四起,那时的中宗皇帝扫荡四方,镇压寰宇,天下武林均落其下,可谓辉煌无限。

    只可惜,子孙无力,仅仅百年,大亘朝又重新糜烂了。

    当今天下,分崩离析之势已经愈演愈热,单单就金陵郡这个陪都之地,居然也有两方军阀在争斗,视天下人都丢了眼睛不成?

    然而朝廷却也不见讨剿檄文,任由两家争斗,败尽了大亘的颜面,不知道有多少的有识之士扼腕叹息。

    不过,现今太子殿下南下,似乎就是朝廷的反应一般。

    或许太子殿下文韬武略,可以力挽狂澜,将已经江南的藩镇世家一网打尽。悲天悯人尽皆如此想象。

    武林之中自然也有着国人士,拥护大亘朝的统治的人。

    这次的武林大会便是所谓的爱国人士举办的。

    这少林寺的和尚向来喜欢聚众之力。

    围着意气风发的少林高僧的那些武林侠士们怎么会想到,这个自诩为了天下太平的少林居然会在暗地里派出人手,寻找并支持某一条潜龙。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套路太刁钻,而是套路得人心。

    那位少林高僧法号因印,一位少林的一流高手,据说只差一步就能够堪破生死关,沟通天地桥,成为先天高手了。

    在场武林高手中,除去那位青城剑派的长老之外,可能就求他武功最高了,即使那位丐帮的九袋长老也不过一流高手,而且年纪大了,气血两亏,突破先天之境基本无望。

    那位武当的掌门大弟子却是高深莫测的样子,不过想来实力也不会超过一流高手。

    只可惜那紫霞观三观未至,否则真的就是一场天下武林的大聚会了。

    不过可惜是可惜,这武林大会还是要继续开的。

    谷仁也坐在了其中一个位置上,因为自报全真道号,所以那些人就将他安排到了武当派处。

    谷仁并没有和武当的掌门大弟子一桌,仅仅就是和随他一起来的的武当弟子一桌。

    全真教因在前朝做了二五仔,中原武林中了解一些情况的的人都不喜全真教,所以全真教的势力不弱,但也没有被江湖人士排入一寺两帮三观六派之中,基本将全真排除在外了。

    按理说这样情况下,全真教基本是无法再在大亘生存下去了,可是怎奈大亘朝廷喜道教,而当今皇帝不知为何不喜欢武当,却喜欢全真,于是全真教在现在也是发展了不少。

    谷仁自报道号全真,身上穿着道袍,让那些举办人误解为他是全真教人物。

    武当与全真也多有交流,所以两家人做一个桌子也是无妨。

    不过,谷仁可不是全真的人,他是道号全真而已。

    但是,谷仁何许人也?做过商人,拜过苍天,斗过妖魔,见人说得了人话,见鬼也说得了鬼话。

    所以这些初出茅庐的武当弟子被谷仁唬得一愣一愣的。

    三言两语也套来了不少消息,现在全场的讨论都很热烈,所以他们这样交头接耳的人多的是,反正大家都在联络感情,高谈阔论,也不差他们几个。

    和谷仁坐在一起的是书云与书桓这两位武当弟子,两人是武当书字辈。

    两人一十六岁,三岁被抱上武当,刚刚下山,见过的世面自然不多。

    两只嫩芽新开的小柏树,谷仁有的是能力将他们套话。

    “你们武当祖师张三丰听说是羽化登仙了?其弟子还见过他踏云回武当,不知有没有这回事?”谷仁小声问道。

    “呃,祖师之事全都记载祖师本纪中,其中是有这一段,可是这事离现在都两百多年了,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个世界真有神仙,想来祖师是做了神仙了。”书云小声的回答着。

    “道友还见过神仙?”谷仁一脸的惊奇与“羡慕”。

    “武当上的真武殿……”

    “咳!”一声咳嗽打断了书云的话。

    而这声咳嗽的来源赫然便是那位掌门大弟子。

    谷仁早就知道他在听了,那竖起的耳朵都可以媲美兔子了,谷仁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两桌之间还隔了一桌,中间一桌是丐帮弟子,那聊天叫一个口若悬河,而这掌门大弟子还能听到,而且其声音还能够传播到他们耳中,而没有任何的散乱,显然功夫确实不错。

    “嗯?其中还有故事?”谷仁依旧轻声的问着。

    “………”两人不敢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