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一窝武林大会

    为什么谷仁会出现在这武林大会上?

    这不是因为他住的那间客栈在开武林大会,这是隔壁的隔壁的一家客栈被包场了。

    谷仁之所以来这武林大会,那是因为他感觉到了一缕妖气。

    已经突破炼神反虚的经历的的他,元神出游,神念更加的敏感,所以原本他是感觉不到如同玄幻一般的妖气的,只闻到妖怪身上那股难闻的骚气罢了。

    元神已成,谷仁感觉自己都和神仙差不多了。

    原本他以为炼气化神与炼神反虚相差不大,可是到了这一境界,他否定了自己曾经的判断,炼气化神到炼神反虚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就相当于炼神反虚站在了一百层楼上,而炼气化神还在地上抬头仰望。

    不过,谷仁再想想那日的那只青鱼妖,谷仁就……嗯,一定要和它大战三百回合。

    谷仁来这客栈就是串场,闲得而已。

    因为忽然对于北上没什么念想了,毕竟元神出游,遁入青冥,只需一盏茶的时间,他便能抵达京师了,所以这还有意义吗?

    收!

    谷仁感觉自己的杂念太多,立马观想起那老道。

    谷仁的进境有些快了,这样就使得他的境界居然有些不稳定,心头杂念丛生。

    扯淡了,谷仁还是会去京师的,他还要爬泰山呢。

    谷仁收心后,便也不与那两个武当弟子聊天了,只是看着前面的光头的激情演讲。

    “夫,天地之间,永泰安宁,太子者,国之储君,国之未来,太子出游于江南,重振山河纲领。”

    “然,天下动荡,北有蛮夷攘境,南有藩镇割据,不听王令,陷百姓于水深火热。”

    “太子之南下,可为天子坐镇江南,重振山河,重返大亘盛世………”

    谷仁觉得有些枯燥了,这些为了夸而夸的词根本停不下来。

    和尚也这么叨叨比比的,这都是跟那些儒生学的吧,只知道讲虚,都不会来点实际的,好歹还是江湖儿女来着。

    既然是这么个重要的武林大会,那么其中自然就少不了捣乱的人。

    “什么人?!”青城剑派长老闭合的双眼忽然睁开,弹指间就是一道真气射出,向着客栈房梁而去。

    “嗯!是哪位道友?”老道目光如炬,直接就投向屋顶。

    “嗯哼!”一声闷哼。

    老道飞射而出,从桌子上飞向了客栈房梁上去。

    “小娃娃!随我下去吧!”老道直接就拽着一个婀娜美女从房梁上跳了下来。

    美女被老道扼着右手手腕,全身僵硬着。

    为了武林大会,少林特别跟店家要来了个四四方方的大红木卓,这木桌长三米宽三米,可是将客栈大厅占了三分地。

    老道就这么抓着美女的手腕落在了刚刚还高谈阔论的和尚面前。

    兔起鹘落,只在转瞬之间,这老道开口大喝,到抓来美女,都让人感觉像是在眨眼之间完成的。

    “你是何人?来此作甚?”老道一道真气汇入美女手腕经脉,为美女解开了刚才的定身。

    “呃…我路过,我路过。”美女不假思索的说道。

    眉眼之间充盈了泪水,似乎被老道伤到了一般。

    “路过?轻功底子不错,妙手空空门,旁门左道之人也敢来此?!”老道一眼就看出了美女的底子。

    这美女正是轻轻,谷仁刚刚就感觉到了她,并且为她抵挡了老道的一道真气。

    “还有道友,可否现身?”老道阴冷的目光扫过全场。

    在场所有人被这么句话一唬,被这么一看,也都慌乱起来,先天高手的气势可不是他们这些凡俗可比的,所以一个个的目光都在四周游弋着,似乎试图找出那位口中的道友。

    “是你吗?”老道的目光落在了武当派所在方位。

    不过,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谷仁身上,而是在那位掌门大弟子身上。

    谷仁的真气实属道家纯阳真气,这位青城剑派的高手自然就想到了在场的武当派了。

    而且,在场也就这位武当大弟子他有点看不透了,因此就点他了。

    另外,他早就看不爽武当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武当大弟子站起身来说了个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却大有认罪之嫌。

    谷仁在一旁听的,只感觉这人脑袋被烧坏了,现在这样只差一个火星子就能点着的老牛鼻子,你居然还和他说这样的话,这不是找抽吗?

    果然,那老牛鼻子的双眼火星直冒。

    不过还不待他先发怒。

    跟他来的两个弟子先动手了。

    嗆!嗆!

    两柄亮银银的宝剑夺目而出,直指武当大弟子心胸眉眼上。

    若是中了,那么这位武当大弟子就得死于非命。

    只见这位武当大弟子双手轻抓,左右手手指抓住了两只宝剑。

    一个抖劲,两只宝剑就离开了它们的主人,落到了武当大弟子手中。

    那牛鼻子见此,就要出手。

    可是这时被他抓住的轻轻却说话了:“道长快跑,这家伙要以大欺小了。”

    这句话顿时就让牛鼻子收回了要出去的拳脚。

    仅仅度出两道真气,将两只飞剑夺回,扔到自己两个弟子面前。

    不过,青城剑派向来不拘泥于以大欺小这事,蜀地民风虽比不上齐鲁彪悍,但却也不乏争强斗胜之人,这位青城剑派长老显然就是这类人。

    他转瞬间就落到了武当大弟子面前,一掌推出。

    凝结的真气浑厚如壁。

    幸好周遭的人早在他目光落到这里时就退开了,否则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遭了无妄之灾。

    壁障一般的浑厚真气似海啸似山洪,喷涌而至,压在了这位武当大弟子身上。

    然而这位怡然不惧……他被拍中了。

    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一掌拍中了,飞出了一丈远,只差半步,就飞出客栈了。

    一口鲜血喷吐而出,这位武当大弟子气色瞬间萎靡了。

    一旁看戏的谷仁直摇头,这是装逼不成反被艹的节奏。

    “师兄?”“师兄?你怎么样了?”

    另外两个武当弟子立马就跑过去,护住了他。

    “哼,小辈安敢气我。”老牛鼻子怒气冲冲。

    “你该死!”一声尖锐的喝声骤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