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妖鬼一窝

    又是一只被情所困的妖怪。

    应该是吧。

    只见一位刚猛大汉忽然从蛰伏中起身,跃然到了老道面前。

    双拳出击,这声势可比老道刚才的气势还要恐怖。

    老道急忙抬手抵挡,可是速度却是慢了这大汉。

    这是一记铁汉柔情……

    老道不敌,双臂直接粉碎成血沫肉渣,倒飞下了大红木桌,穿透了客栈大厅的土壁,落到了客栈大厅后的天井去了。

    全场一瞬寂静。

    虽然这样的血腥的场面他们也见过不少,但是一位先天高手就这么简单的被拍碎了双臂,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大公子,属下救驾来迟。”大汉跪在了武当大弟子面前。

    “无事,此事也是我的错。”武当大弟子有时间仔细思考其中利害,于是也知道是自己做错了判断。

    没有绝对制霸的实力,最好不要乱说话。

    他还是太年轻了。

    不过,那青城剑派长老明显就是要针对他,所以不管他作出怎样的回应,青城剑派长老都会出手的。

    现场中,现在没人敢吭声,刚才青城剑派长老那样放肆的模样都没人敢说话,更何况是这个废了他的大汉呢。

    武当大弟子环视全场,最后目光落在了大红木桌上的轻轻。

    “姑娘,你要我如何信你?”武当大弟子示意大汉将他搀扶到了大红木桌上,与轻轻对峙。

    “虽然我是旁门左道,可是我也有颗爱国的心……”轻轻面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武当大弟子也不阻止她胡吹,就是静静的看着她装逼。

    “那天夜里,昏天黑地,我就看到人群中有个光头,我看他鬼鬼祟祟的,于是就用我的偷天换日神功偷了他全身的东西。”轻轻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副我很棒棒的样子。

    不过待在底下的谷仁真的很想问:你闲的没事,就喜欢偷光头的全身家当吗?连他的内裤都没有放过吗?

    轻轻故事会继续开讲。

    “你们猜我在那和尚身上发现了什么?”轻轻开启了有奖竞猜。

    然后她自己获奖了。

    “就是这个,大和尚的红内裤!”轻轻从袖兜中直接掏出了一条大红色的四角绢布内裤。

    “……”

    虽然没有绝倒一片,但是却也让一群人翻起白眼,刚刚的紧张感也被一扫而光。

    不过,场中又一人的脸色却是大变,那便是那位少林高僧了。

    “这红内裤中可是有着大秘密,大家请看。”只见轻轻将红内裤从内往外翻。

    然后就见到红内裤之中正绣着一张羊皮纸。

    纸上书写着十多行黑色小字。

    场中各个都是耳聪目明之辈,一眼也就看出了其上书写的内容。

    “蒙佛祖谕示,天下将乱,中原龙脉离散,夷敌寇马南下,夺取中原龙脉,天下苍生将陷水深火热,遂特派弟子前来金陵,寻前朝龙脉之根,助潜龙一臂之力,行改天换日,扭转阴阳之事。”

    羊皮纸上就是这些内容,看完的人都奇怪的看着轻轻,就这么些字,想表达什么?难道这就可以说明少林想造反?还是说明你想把天下所有人当傻子?

    那位少林高僧也没有去辩解,毕竟若是去辩白,岂不是说明做贼心虚了。

    不过,有时候不说话却会被人当做默认。

    所以说话和不说话都有坏处,只取决于解决方法罢了。

    “人证我也带了哦。”轻轻拍了拍手,而后就见客栈大门被敲响。

    “书云,你去开门。”武当大弟子对书云说道。

    “是。”书云应诺后,立马飞身落到了大门前,将紧闭的大门打开。

    然后就见到两个小青年正抬着一个担架,在担架上正是一个光头和尚,正是昨晚那个了更。

    其实此时大厅里的场面真是有些尴尬。

    大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门外,所以寂静无声,而大门之外还是熙熙朗朗的大街,叫卖声可是没有停止过。

    不过,在这之前似乎没有人来敲门问候住宿,也没有听到外面有声音传入。

    这客栈隔音有这么好?

    不过这一点也就谷仁想到了,其他人似乎都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一点。

    他们的目光都在那两个年轻人手中的担架上。

    这个和尚他们不认识,而且天下和尚都穿这样的灰色僧袍,这让他们怎么去认人?

    两个青年丝毫不畏惧众人咄咄的目光,抬着了更就进了大厅,而后大门就被关上了,无人自关。

    一看到这,谷仁就知道好戏快要上场了。

    天眼立开,照遍全场。

    嗯,好嘛!这里的妖怪是有点多了。

    崆峒派打扮的人是只大嘴巴恶心蛤蟆。

    那位大汉是只大黑熊精。

    轻轻身上附着着一只披头散发遮住面庞的女鬼。

    在屋顶房梁上,老鬼小鬼悬浮着。

    这少林高僧命里和妖鬼有缘啊!选了个客栈开武林大会,没想到却是妖魔鬼怪开的。

    谷仁再看向客栈天井,那里的情况更不容乐观,那位青城剑派长老已经成了一堆枯骨了,浑身血肉都成了一群老鼠精的腹中粮食,这也没有人发现,似乎刚才根本就没有这么个人一般。

    “呃,我就看了会戏,情势就变成这样了?”若是画风一换,谷仁真的是要满头黑线了。

    不过,谷仁还是不愿打扰这近距离观摩武林大会捣乱事件的乐趣。

    人生总要浪,如果被浪打翻了,那也是无怨无悔。

    只见场面上局势也已经斗转了。

    轻轻从了更身上抽出了一张度牒,度牒上正有着了更的身份证明。

    少林僧人,行脚僧。

    法号:了更。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行字,就表明他这个了更的身份。

    所以,按照惯性思维去推理,这少林寺真的要造反。

    “熊大,将他拿下吧。”武当大弟子对着大汉发话。

    这剧情是有点快了。

    这个客栈现在也越来越古怪了。

    之前,谷仁没开天眼前,还以为这里就一只妖怪,可是这天眼一开,真的就是万万没想到了,这是群妖乱舞啊。

    这群妖乱舞也就算了,怎知人妖鬼共同演戏,原本还有来有往,好好的。

    现在忽然,大家似乎都急躁起来了,这是要赶第二场戏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