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感谢

    “似乎有点不对?这太阳……的味道,呃,又不是荷包蛋,我怎么就尝出味道来了。”谷仁双目炯炯的盯着太阳看了一会。

    最后被毒辣的阳光刺得撇到了一边。

    “不过,似乎是有点不同寻常,按照我一点点的地理知识,似乎是物理,哦,天文知识,太阳应该……”

    等等,这里是个天圆地方的世界……

    所以除非重新架构一个新的天文世界观,物理世界观,否则只能慢慢飞到世界尽头了。

    所以仙侠世界不要讲物理,更不要讲科学。

    修仙就好好修仙吧。

    …………

    夜来。

    蚯蚓在松软的土地中翻滚着,一道身影在星空中翻滚。

    身形缥缈,忽左忽右,重影叠叠。

    王家宅院。

    身影落到了其中,虫子不再鸣叫,猫儿缩了脑袋,看门狗连呜呜叫唤都不敢了。

    身影没有停歇,跨步前行,一步就好似跳跃了空间一般前进了一丈之远。

    身影跨过了七间房间后,最后来到了一间房间的屋门前。

    屋门自动打开。

    身影也没有停留,踏步就走进了屋中。

    就在这时,屋中的灯忽然亮起。

    原来是屋主人点起来的。

    只见屋主人是一位蹁跹少女,那娥眉,那樱桃嘴,那琼鼻,那狐媚子眼,十足勾人。

    她原是王家客,现成了王家人,做了王家老太爷的干孙女,王家家主的干女儿。

    “六桃,你来这干什么?”清霞嗔怒着。

    “找你,为你解忧。”六桃,也就是这道身影。

    “你要杀了那只老母鸡?”清霞撇了撇嘴,似乎不屑。

    “……”六桃似乎无言以对。

    他自然知道清霞口中的老母鸡是什么。

    “好吧,量你也不敢动手,那就去杀了这个道士吧,那天竟敢躲起来偷窥我。”清霞口中吐气。

    吐出了一口粉色雾气,雾气在半空中形成一副画像。

    那是个男人的画像,而这男人的面貌正是谷仁。

    “取了他的心肝,再去拿点猴儿酿来,今晚就拿他下酒了。”清霞慵懒的说道。

    “嗯。”六桃点了点头,随后就走了。

    “………”

    呼……

    一声惆怅的吐息声。

    “王生啊,是我来晚了啊,怎就让那老母鸡抢了先。”清霞口中呢喃着,似乎有数不尽的遗憾。

    “唉。”

    又是一声长叹。

    …………

    沽同夜里宵禁,谷仁就坐在客栈瓦顶上。

    看着天上的繁星,心思没有一刻的平静。

    翻江倒海虽算不上,但是涓流小浪依旧不断。

    思绪从天文哲学到神话传说,从地府冥主到天庭天帝,从倩女幽魂到黑山老妖。

    他想了很多,似乎愁事有些多。

    越在红尘中挣扎,就越被红尘情网紧紧捆住,正是因为如此,谷仁向来不喜欢惹是生非。

    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的行事态度,但是却总是因为那一丝对于束缚的抵触,他就抽身而出。

    然而又总是抽身的不够彻底,手尾总是留了一点。

    他的想法很多很多,所以想得有些远,因此对于未来总是处于悲观情景下,于是他飘忽于各个“麻烦事”之外。

    可是他与“麻烦事”却有千丝万缕。

    要么就投身滚滚红尘中,要么就独善其身在荒郊野岭中,性格极端的人就会觉得世间只有这两者了,可是处在这这两者之间的人比比皆是。

    谷仁性格不极端,嫉恶如仇不是他,莲花圣母更做不到,他只想扫己身下榻之所而已。

    其他的有天上的神仙呢,等世道平静了,天上的神仙自然会开始将所有的垃圾清除干净。

    因此谷仁做不了伟人。

    “可惜了这美好的景色啊。”谷仁一声长叹。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了?”一人突兀的出现在了谷仁面前一丈。

    “呃……”我真的很想说是我自己感叹自己杂念太多的。

    “就在你踏入这片屋顶的时候。”装逼不分任何时候,既然是送上来的逼,那自然没有不装之理。

    淡然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着,双目之中似乎有些神采在飞扬。

    六桃看见了所有,不过他却是不惧任何挑战,只要面前之人是要杀的人就好。

    谷仁在打量着面前这个青年。

    双眼如同爬行动物,黑短的头发,宽宽的额头,窄窄的鼻子,尖尖的耳朵,鳞片皮甲遮住了全身。

    所有的外形都在表示着它是妖怪。

    “妖……”

    谷仁的话还没有说完,不想废话的六桃出手了。

    一柄白骨长剑从他手心长出,被他握住。

    跨出一步,这一剑就扎向了谷仁的胸膛心脏部位了。

    叮……

    谷仁手中也忽然出现了一柄桃木剑,桃木剑一个横挑,谷仁怡然不动间就挑开六桃的白骨剑。

    谷仁挑开白骨剑,手中的剑根本不停留。

    在摩擦声中划过了白骨剑的距离,切断了六桃握剑的大拇指,最后在六桃身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六桃一脚重重踩下,跺碎了屋顶,整个身体随之下落,避开了谷仁的后续攻击。

    谷仁得理不饶人,虽然他不惹事,但是他不怕事。

    真的惹了他的,想要他性命的,他向来就是夺了那人的性命。

    今天,这六桃更不例外。

    或许这六桃在妖怪中是个高手,或许他来早点,前天的谷仁还不回是他的对手,但是今天的谷仁却可以完败他。

    或许这就是境界上的碾压,谷仁感觉境界一上去,自己的战斗天赋也蹭蹭的上涨了。

    这一手的剑术,谷仁之前哪会玩的这么溜,可是现在却能操控着手中木剑做出这样的动作了。

    谷仁追击而下,桃木剑直指六桃脑顶上。

    可惜没中,六桃狼狈的驴打滚躲开了。

    嗤……

    谷仁的木剑如同丝线割豆腐一般轻松的刺破了木质阁楼地板。

    提……

    谷仁用劲,将木质地板瞬间掀起。

    地板如同海浪一般拥挤着向六桃涌去。

    六桃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手中白骨剑挥出,一道道剑风骤起。

    木质地板被剑风切成了木屑,飘飘洒洒落在了阁楼地板的楼下。

    在楼下,正有一对恩爱夫妻。

    因为六桃与谷仁的争斗,他们瞬间就被吵醒。

    客栈不止这一对夫妻被吵醒,整间客栈的人都被吵醒了,只可惜因为这么大的动静,很多人都做了大音希声的精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