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江湖信义

    “我与他曾有一世夫妻之情,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我们的一辈子,他待我那般好,我这辈子自然要来还他恩情。”清霞依旧没有平静下来,沙哑的声音在剧烈的情绪下有些歇斯底里的味道。

    “你也知道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还为他诞下三子,那可是他欠了我的,我虽不要他还,可他要还我。”鹛曦平平淡淡的说道。

    “………”清霞没有回答了,只是瞪着可怕的眼睛,咧着狰狞的口齿,冲着鹛曦嘶鸣。

    “你的妖性都未除尽,你以为你呆在他身边会对他好吗?”鹛曦看着清霞那龇牙咧嘴的样子眉头都紧皱了起来。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清霞先是楞了一下,而后又坚定的回答道。

    “你真要如此?不会又是黑山老妖让你行事的?”鹛曦见到清霞的模样,似乎就猜出十之八九来了。

    “他会帮我褪了妖性,重塑根骨,再造人体。”清霞坚定的回答道。

    “他有这个本事?呵,如果有,他早就取代了淮河龙王了,还会被大青城隍与龙王耍得团团转?妹妹,你不要再做这些拼赌了,你会失去更多的。”鹛曦语重心长的说道。

    “即使失去我的性命又如何?现在六桃也死了,我也就剩下自己的命了。”清霞有些疯狂的说道。

    “不止命,还……”

    鹛曦还要说下去,却被人打断掉话语:“还会失去王卢声。”

    一人出现在了房门之外。

    跨步进来,正是谷仁那小子。

    “……”

    屋内一片寂静,两人都以憎恨的目光看着谷仁。

    “看来两位是老朋友老相识了,王卢声是你们的……嗯,丈夫和男闺蜜?还是说一个前任一个现任?”谷仁漫不经心的说道。

    两人能够以这样的目光看着谷仁,而谷仁刚刚就做了一件将六桃打成渣的事罢了。

    “快把六桃的魂魄交出来。”清霞厉声喝到。

    并且身体力行,张牙舞爪的扑向了谷仁。

    然而却被两人之间的鹛曦拦了下来,并且一指点晕。

    “还是大少奶奶明事理,此事可非我一人之错,不,我可没错,我这是自卫反击,只可惜下手重了罢了。”谷仁轻笑道。

    “既然已经杀了六桃了,你为什么还要抓走六桃的魂魄?”鹛曦冷眼冷声。

    “你莫名其妙的被人刺杀,你是不是要问个缘由?如果你不会,可我会。”谷仁毫不客气的说道。

    “所以你还要杀清霞?”鹛曦话语中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我会留她全尸。”谷仁的回答没有丝毫的停顿。

    如果她是之前的样子可能还会说点客气话再动手,可是现在这副模样………

    “你已经得罪黑山老妖了,还想得罪我真武庙吗?”鹛曦恨声而答。

    “真武庙?那还真是巧了,小爷我浪迹天涯,就不怕你们这些死守家宅的人了。”谷仁大大咧咧的说道。

    “你敢诋毁真武庙!”鹛曦嗔怒道。

    “不敢,不敢,我说的是黑山老妖。”谷仁歪解道。

    “哼,牙尖嘴利,难怪那般多仇家。”鹛曦也是瞪着谷仁了。

    “我未修行前,是个商人,朋友可是不少,只可惜天妒英才,让我修了道,从此与钱财的缘分失了不少。”谷仁轻飘飘的说道。

    “那好,既然六桃都不是你的对手,那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想与你做比买卖,如何。”鹛曦说道。

    谷仁也知道这个鹛曦必定有保命的手段,所以也没有动手,做无聊的争斗,而是一直与她牢骚了这么久。

    “什么买卖?不会是想买这家伙的命和那个家伙的魂魄吧?”谷仁点题道。

    “可以吗?”鹛曦听了也是一愣。

    看来她不是想要做这笔生意。

    “哦,那就算了,说吧,你的生意。”谷仁说道。

    鹛曦见状也翻过了这个话题,而后郑重其事的说道:“我希望你能辅佐我家相公夺得金陵龙脉。”

    “啊?!”谷仁大吃一惊,真真是惊讶。

    “现今大亘也算是你们真武一脉吧,你竟然敢这么做?”谷仁满脸的不可思议。

    不过随后一想地球上那些关于女人的金玉良言,他倒是有些释怀了。

    “修行者向来不插手凡尘俗世,当年若不是祖师下了谕旨,真武庙的前辈也不会出手,而后真武庙也将两者之间的因果转交到了武当派上,所以现在的大亘也算不上真武一脉了。”鹛曦解释道。

    “武当算不上真武庙下传?”谷仁疑惑道。

    “算,可是其中因果早去了十之八九。”鹛曦说道。

    “可你这也算是欺师灭祖了,玄天上帝乃大罗真仙,你揣度得了他的本事?”谷仁毫不客气的质疑道。

    “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吧?”鹛曦的声音慢慢硬了起来。

    “好处?有什么好处你先说说看,让我考虑考虑。”谷仁也没有一棒子拒绝了。

    然后我在想想拒绝的理由。这是谷仁的心声。

    “让黑山老妖不再追杀你。”鹛曦缓缓说道。

    谷仁听了愣了愣,下意识的就想到这女人脑袋有坑?

    “嗯,明日我就来去这……清霞的性命吧。”谷仁扬了扬手。

    “………”

    鹛曦原来听了一半还以为谷仁答应了,然而后面的半句话却让她的心头凉了半截。

    “真是个蠢女人,来个真武荡魔剑法也可以,偏偏来了个没有半点用处的承诺。”谷仁真真是无语。

    之前听她与清霞的对话,谷仁还以为她是个落落大方,识得大局的女人,可惜却也没有七窍玲珑心。

    至于谷仁留下的那句话,那是说到做到的话。

    人在江湖漂泊,说什么时候杀人就要什么时候杀人,说杀你全家那就要杀你全家,行走江湖靠的就是信义二字。

    哦,谷仁算不上江湖人。

    但是修行者一口唾沫一口钉,这可比江湖人的话还要郑重。

    丢下这句话后,谷仁人影就消失了。

    独留下昏迷的清霞以及愣神的鹛曦两人顾影相怜。

    “唉!我去请长老来定夺。”鹛曦说着手中就多出了一只金色小剑。

    然后以真气在小剑上勾勒了几行字后,那些字迹影匿进小剑之后,鹛曦催动了小剑。

    小剑飞射而出,消失在了夜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