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丹成

    “轰...轰...轰...”

    一连串的轰鸣声,此时梦菡已抱着药辰飞奔至天字一号炼药室,准备强行破门而入。

    “呸...呸...呸...咳咳...”

    炼药室大门咯吱一声打开,一股强烈的气流由门内喷涌而出,夹带着浓烈的灰尘,药轩从中急速飞了出来。

    “药轩,你怎么样,伤着没?”

    梦菡急忙护住药辰,看着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的药轩急切的喊道。

    “咳咳,我没什么大事,咳咳...”

    药轩一边捂着鼻子,一边用袖子扇着灰尘,袖子上破了几个大洞,散发出一股焦糊味。

    几道青虹急速朝这边飞来,落到天字一号炼药室门前,白色衣袍胸前和背后都印着药王鼎的图案,手持令牌,正是今日的巡查弟子。

    “少谷主,没事吧?”

    一名巡查弟子问道。

    “哦,没事没事,不小心引来丹雷,没事了,大家散了吧。”

    药轩此时已逐渐恢复状态。

    “是。”

    没做过多停留,巡查弟子疑惑的腾空飞掠而去。

    “刚才是丹雷引起,难道少谷主已经进阶圣级炼药师了?”

    一名巡查弟子问身旁同伴道。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药王谷又多了一名圣级炼药师了...”

    “我听说少谷主是帮少夫人的兄长炼制天罡炼神丹,是融灵期丹药,不是固灵期的呀?”

    ......

    此时天上乌云渐渐散去,那种给人的威圧感也荡然无存,天空也恢复了晴空万里来。

    “嘿嘿,没事没事哈,让你担心了...”

    药轩看着一脸紧张的梦菡傻傻的笑着。

    “成功了!”

    药轩故作神秘的对梦菡说道,然后抱过药辰,发现药辰还盯着乌云散去的地方,仿佛再思考着什么似得。

    “你呀,你不要命了,这被丹雷伤着了怎么办啊?你胆子也太大了,什么阵法都不布置就敢...”

    梦菡紧张的心终于是放心了,开始埋怨起药轩来。

    “嘿嘿,梦菡,出了点意外,咱回家说。辰儿,走,爹抱你回家去喽...”

    药轩开心的抱着药辰,带着仍在埋怨的梦菡缓缓的往家走去。

    药轩带着梦菡,抱着药辰往菡轩居走去,一路上梦菡的抱怨和药辰的咯咯笑声交杂在一起,此起彼伏,而药轩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已经十七天没见到梦菡和药辰了,心里甚是想念,此时的抱怨声听起来也是如此的美好。

    当然,药轩也明白,此次确是是惊险万分,梦菡担心也是有道理的,是自己思虑不周。

    如若不是曾经偶然听到大长老和父亲一起讨论过药王鼎有抵抗丹雷的作用,恐怕这次天罡炼神丹难逃被丹雷劈碎的下场。

    这可是最后一份药材了,如若真被劈碎了,可就真算是彻底失败了。

    虽然说炼丹失败是常事,更何况是这融灵期内的绝品丹药‘天罡炼神丹’了。

    大舅哥当初交代时也只说尽力而为,可药轩总会觉得如果失败了,丹药事小,万一因为这造成大舅哥突破瓶颈失败,那心里就相当愧疚了。

    毕竟这天罡炼神丹可以提高突破融灵期瓶颈三层的概率,绝品罕见,而且这上千珠的药材可是值上千万的仙灵币,更有不少罕见的品种,重新收集又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还好,这最后一次凝丹成功了。

    当第一道银色丹雷降下时,药轩心神一动迅速将药王鼎收回,眼疾手快的将天罡炼神丹放入药王鼎中。

    丹雷劈在鼎身上,将丹雷的能量全部化解开,发出金属的嗡鸣声,这才保住了天罡炼神丹。

    纵使有药王鼎保护,接二连三的及最后那道碗口粗带有淡金色的丹雷也是波及到了没有及时躲避的药轩身上,袖子上被炸出几个破洞,身体也有轻微损伤。

    还好不是真正的固灵期丹药的丹雷,否者在药轩没有做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即使药王鼎能化解丹雷的能量,但余威仍能轻易的抹杀药轩。

    毕竟药轩虽然是宗级炼药师,但只有化灵期的境界,以化灵期境界对抗固灵期丹雷,隔着两个等级,还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

    回到菡轩居,药轩关上门窗,将药王鼎取出,放置在一张圆形的木桌上,打开鼎盖,一手抱着药辰,一手取出悬浮在鼎内的淡金色天罡炼神丹,递给梦菡。

    丹药在药王鼎内温养,仍带有一丝温度,散发着惊人的仙灵力波动。

    “梦菡,你看,这就是天罡炼神丹,这下可以给大舅哥一个满意的交代了,不枉大舅哥信任我,嘿嘿嘿...”

    药轩一脸傻笑的对梦菡说,此时梦菡一脸无奈的看着药轩。

    “哎,你呀...丹药重要还是人重要?”

    “嘿嘿,你看,这不没事么。”

    “嗯...嗯...”

    此时药辰在药轩怀中挣扎起来,眼睛溜圆的瞪着天罡炼神丹,仿佛很有兴趣的样子,小手乱舞,似乎要去抓药轩手中的丹药,但确是够不着,嘴里发出嗯嗯的叫声。

    “哈哈,辰儿,这个可不能给你玩,这个是帮你大舅炼的,过几天就要给送过去了。”

    药轩看着药辰对这丹药如此感兴趣的样子,开怀大笑起来,被丹雷所伤时的惊悚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你们俩呀,还真是一对亲父子。”

    梦菡也被眼前的场景逗乐了,这药辰才不到五个月,也对丹药的波动如此敏感,刚才也一点不惧怕丹雷,也难怪大长老说这孩子以后绝非池中之物。

    “赶紧把丹药收好,别走了药性。”

    梦菡没有去接药轩手中的丹药,而是把药辰抱了过来,药辰眼神紧盯着药轩手中丹药,反抗愈发强烈起来。

    “哈哈,好,等休息两日,我们就出发去云城,去看看小侄子,也把这天罡炼神丹给大哥送去,盼他早日突破融灵期。”

    药轩说着话,将天罡炼神丹收入药王鼎中,将鼎盖小心盖好,随后将药王鼎收入乾坤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