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炎阳古玉

    “这如意珠也是一件难得的宝物,冬暖夏凉,蚊虫不咬,可解百毒,具有避邪神效,送给荀宇侄儿做见面礼再适合不过了。你看看。”

    药轩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串用金丝串成的淡绿色似玉似木手链,递给梦菡。

    “恩,这如意珠说起来,也是一件宝物,确能辟邪解百毒,的确很适合宇儿,愿宇儿一生如意。”

    梦菡接过药轩递过来的如意珠看了看后说道。

    “我们辰儿也有炎阳古玉护身,也要健健康康,一生如意。”

    梦菡一脸慈爱的看着怀中眼睛仍盯着药轩乾坤袋的药辰。

    “炎阳古玉可是祖师爷药尊当年在古修士洞府与药王鼎一起获得,也有冬暖夏凉避蚊虫的功效。”

    梦菡将如意珠递还给药轩后,然后在药辰脖子上摸出一块用火红绳子吊着的火红色古玉,古玉入手没有丝毫炎热感,丝丝凉意从古玉上传来。

    玉面上雕刻着一尊药鼎,看似与药王鼎相似,但又有些不尽相同,仔细看,鼎盖颜色不太一致。

    古玉上鼎盖的颜色与鼎身浑然一体,都呈银色,而现在药王鼎鼎盖呈现紫金之色。

    正宗的药王鼎鼎盖当年被天降神雷劈飞而去,药尊正是遵照此玉上的图形邀请炼器好友进行打造。

    这炎阳古玉也是在古修士洞府所获,本一直被列为谷内至宝存放,在药王谷也流传近万年时间。

    历代谷主都详加研究,无论是注入仙灵力或者是放入九龙凝火阵煅烧,又或者是放入药王鼎中炼制,各种手段尽出,古玉均不见任何动静,一直未曾研究出什么来。

    除了入手丝凉,蚊虫不咬外,看似并未有其他功效,久而久之,也就成了历代谷主贴身佩戴之物,代代相传。

    而药辰出世后,因药万丹极度喜爱这个小孙儿,将炎阳古玉送给药辰贴身佩戴,以保佑小家伙健康成长。

    “恩,说起来,自辰儿佩戴这炎阳古玉后,确实是蚊虫不近体,百病绕着走。”

    药轩也走过来,摸了摸药辰的笑脸蛋。

    “哼,那是辰儿体质好。”

    梦菡白了药轩一眼。

    “额...哈哈...那当然...我儿子么,当然体质好了,哈哈哈...”

    药轩尴尬的笑道。

    “对了,还要去准备一些贺礼,初次见宇儿,可不能太寒酸,一串如意珠还不够,去库房将那件锦子连环甲取出来吧,上次大哥还提起来着。”

    梦菡将药辰的炎阳古玉放回原处后说道。

    “嗯,好,我这就去取,再装三颗五行血凝丹给大哥送去,能辅助天罡炼神丹一起服用,上次给辰儿做玉质玩具时多做了一套一模一样的,给小侄子备着在呢,这次一起给送过去。”

    药轩说完,就往库房走去。

    三天后,药王谷议事大厅内,各长老汇聚一堂。

    “咳,这次千云国君主荀礼为其子荀宇办百日宴,大家都知道,荀礼是我大舅哥,荀宇按辈分是我小侄子,我们药王谷也收到了请柬,我打算带梦菡和药辰一起去祝贺一番。”

    药轩坐在中间位置上轻咳了一声后说道。

    “少谷主要慎重,谷主外出未归,大长老在闭关,此时少谷主要出谷,那药王谷内无人坐镇,还要带小少爷一起前去,更是不妥,少谷主慎重啊!”

    一发花白的长老开口说道,长老名匡泰和,为人正派,任药王谷二长老一职几十年,勤勤恳恳,尽心尽责,在谷中颇有威望。

    “是啊,少谷主,此次我们可派一使者前去祝贺,说明原因,我们药王谷与千云国已经结亲,荀礼礼贤下士,温文尔雅,定不会怪罪,等谷主归来后,少谷主再行前去,可好?”

    另一长老康昊然开口道,康昊然任药王谷三长老一职。

    “是啊,少谷主,这恐怕是不妥啊...”

    议事大厅内,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但都纷纷不赞成少谷主此时出谷。

    “额,大家静一静。”

    药轩伸出双手,虚空向下压了压。

    “匡伯伯,康叔叔,各位叔伯,小侄此次前去还要送丹药与荀礼大哥,他急需此丹药突破瓶颈,前段时间小侄已承诺一定把丹药练出来,然后立刻亲自送去,怕是不好违背诺言,有损药王谷声誉。”

    “再者小侄虽说是达到了宗级炼药师级别,但境界只有化灵期后期,谷内诸事一直仰仗各位长老在处理,小侄在谷内也没有起不到太大作用,此次速去速回,将丹药送达后,即刻返回谷内,还望诸位叔伯成全?”

    药轩抱拳,身体微微前倾后,恭谨的说道。

    议事大厅内,众长老听闻药轩如此说,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匡伯伯,康叔叔,您二老看?”

    药轩小声问道。

    “你...”

    “哎...男人顶天立地,承诺大于天,你呀,以后且不可胡乱再承诺什么一定炼制出来的鬼话,融灵期内绝品丹药我都没有把握一定炼制出来,你怎可胡乱承诺...还好你最后炼制出来了,不然我看你怎么给人答复。炼药师炼药声誉比等级还要重要,万万不可胡来。”

    匡泰和一脸无奈,也有些自豪的说道。

    说到底,匡泰和把药轩当做晚辈看待,药轩能炼制成功天罡炼神丹,匡泰和也是满怀欣慰的。

    “是,匡伯伯说的是,小侄记住了。”

    药轩没有做任何的辩解,毕竟那是大舅子派心腹之人专程送过来的,对荀礼突破融灵期瓶颈又是至关重要,否者药轩也不会一口答应下来。

    “那你一人前去,速去速回,梦菡和药辰留在谷内。”

    匡泰和思虑一会后说道。

    “这个...匡伯伯,梦菡许久未见她大哥,甚是想念,况且荀宇是她亲侄儿,此次荀礼用万里传音符传音,还曾提到要梦菡回家看看荀宇,如若她不去,恐外人笑话我药王谷不懂礼数。”

    “那药辰必须留在谷内,这是最后的让步了。”

    “匡伯伯...辰儿才五个月大,怎能离得了娘亲,还望匡伯伯成全。”

    药轩起身,恭谨的冲匡泰和弯腰施了一礼。

    “还望众位叔伯成全。”

    随即冲众人也施了一礼。

    “你这孩子...”

    匡泰和赶忙起身,扶住药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