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暗黑深渊

    “原来是血灵门的人,不知你们门主血见愁来了没?”

    药轩脸色愈发沉重。

    “咳咳,少谷主别来无恙…”

    下方虚空撕裂,缓缓走出一个干巴的小老头,面无血色,略带诡异笑容,又一个融灵期圆满的高手。

    “血门主,不知道上次帮你炼制的丹药效果还好吧?”

    药轩一看事情没有善了的可能,索性撕破脸皮,打算拼死一战了。

    “呵呵,老夫也是迫不得已,还望少谷主不要怪罪,只要少谷主交出丹药,老夫可以保证你一家老小的安全!”

    血见愁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如同上次他去求药王谷帮他炼药之事没有发生过一般。

    右后方四道青虹急速飞驰而来,距离药轩不远处停了下来,四人身穿青色长袍,胸前和背后绣有一轮弯月,正是先前追踪药轩的那四人。

    随着四人飞来,四周数百米又缓缓显现出八根通体漆黑的圆柱,与先前那四根一模一样,竟然组成一个圆形阵法,激发出一个圆形光幕,将在场所有人都围绕在圆圈里。

    “别白费心机了,本座此次将镇门宝物十二根血鬼困龙桩带来,布下血鬼困龙大阵,这片空间已经被封锁,不会给你们任何机会了,束手就擒吧,还能少受些痛苦!”

    血见愁阴沉沉的说道。

    此时药轩捏爆的传信珠和梦菡发出的万里传音符所传递的消息正被困在血鬼困龙阵中,在阵壁上左冲右撞,却怎么也出不去。

    “我说小子,你跑的倒是挺快呀,追的大爷好不舒坦,你再跑啊?”

    这四人是修月派的月忠、月勇、月诚、月信四人,乃是一母同胞四胞胎,都处在融灵期初期的境界,擅长连击之术。

    连击之下,可战高一境界对手,曾经有斩杀融灵期后期的传说,平常行动都是四人一起,在南溪大陆上也是算的上名号的。

    “阁下布下这么大一局,何必再藏头露尾,出来一见吧!”

    药轩面色越来越凝重,冲着左后方看似无人的地方说道。

    “好强大的魂魄力,这都能被你感应到,不愧是药王谷少谷主,果然是个人才,如果不是长老特别交代,本尊者还真想跟你结交一二,可惜...”

    左后方虚空被撕裂,一人缓缓走出,全身上下被一层黑雾笼罩,根本看不清面容,声音从黑雾中传来,听声音大约六十来岁。

    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压显示,虚空中走出来的人也处于融灵期圆满境界。

    当黑雾人出现时,陈建和血见愁明显面色微变,变得很恭谨,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惧怕,在场的修月派和血灵门修士明显变的大气不敢喘,显的异常的恭顺。

    “阁下是?”

    药轩眼睛紧盯着黑雾,魂魄力高度凝聚,右手虚空一握,一把七星剑出现在手中,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灵压,一看就不是凡品。

    “暗黑深渊第八尊者,暗黑遥。”

    “所谓何事?”

    “三件事,第一天罡炼神丹,第二药王鼎,这第三么...”

    “呵呵...你得随我走一趟,答应这三件事,我就放了你全家和这些药王谷弟子,如何?”

    “去哪?”

    “不该问的不要问,到了你自然就知道。”

    “我有一个疑问想知道,不知能否告知?”

    药轩略作沉吟后缓缓说道。

    “你说。”

    “是易瑞?”

    “出来吧,易瑞。”

    修月派大长老陈建开口说道,随着话音刚落,象龟阵中急速飞出一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慌忙转过身,向陈建倒飞过去,随后落在陈建身后。

    正是易瑞,面无表情的看着药轩一行人,而他这一番动作,越辉及其余十八人迅速变换阵型,然后愤怒的看了易瑞一眼,杀机尽显。

    而因易瑞的背叛,象龟阵已直接溃散,而剩下十九人,迅速的三人一组,背靠背,六组加上越辉,组成北斗七星阵,将药轩及香车围在勺中。

    对于药王谷众人阵型的变化,在场修月派及血灵门未做任何动作。

    “为什么?”

    药轩转过身来,盯着易瑞,半分钟后,缓缓才问道。

    “因为他是我修月派的人,我将他安插在药王谷十七年,今天终于是派上大用场了,立下如此功劳,回去后重重有赏,你也够狡猾,十几次变换方位...”

    陈建略带得意的说道,说给药轩听,同时也说给易瑞听。

    “怎么跟踪的?”

    药轩不再理会陈建,转身看向暗黑遥,缓缓说道,陈建见此,脸色也逐渐的阴沉下来。

    “两年前,大老夫亲自为在他体内打上了暗黑符咒,你还有别的疑问么?”

    暗黑遥问道。

    “没有了!我需要跟家人商议一下,不知可否?”

    “可以,不过我的耐性是有...”

    暗黑遥话还没说完,香车内散发出淡淡黑光,一股极其强烈但不稳定的灵压波动开来,香车内逐渐发出嗡鸣声,空间也在逐渐变的扭曲。

    “不好,大长老,他在拖延时间,是空间结界,他们要跑。”

    突然易瑞大声喊道。

    易瑞在药王谷潜伏了十七年,空间结界的事情自然被他所知道,消息恐怕早就被传回给了修月派,而天罡炼神丹的消息应该也是易瑞泄露出去的。

    “叛徒,拿命来!”

    听得易瑞说话,越辉暴怒道,手中皂金虎头枪陡然爆发出一阵金芒,爆射向易瑞,陈建抬手,从其袖口中飞出一柄淡蓝色的飞剑,横空一拦,抵挡住越辉的攻击,随即两人激斗在一起。

    “动手…”

    暗黑遥一声令下,修月派和血灵门众人一齐出手,杀向那十八名药王谷弟子。

    对面有四名融灵期圆满的修士,五名融灵期初期修士,十名化灵期修士,这般实力放在南溪大陆都算的是超强势力了,而药轩这边仅有越辉一人是融灵期后期修士,而算上药轩在内的其余十九人均是化灵期修为,又被困在血鬼困龙阵中。

    面对如此局面,药轩一行人的形势实在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