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激斗上

    此时陈建已将越辉拦下,越辉杀招频频,但建树不多。

    药王谷弟子依靠阵法,却也暂时勉强抵住了修月派和血灵门的攻击,但已显疲态,毕竟对方实力超过药王谷太多太多。

    场面一片混乱,药轩一抖手中七星剑,废话不多说,直冲着暗黑遥冲去,只有最大可能争取时间,让梦菡完成空间结界的部署,他们母子才有一线生机。

    “哼,我暗黑深渊想抓的人,还没有人能逃的掉,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那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说完,看着正手持七星剑冲过来的药轩,诡异的一笑,七星剑直接洞穿黑雾。

    “糟了。”

    药轩心里一声嘀咕,随即面色变得煞白,掉头就往梦菡所在香车飞驰而去,那被洞穿的黑雾只是影像,逐渐消散。

    就在这时,暗黑遥诡异的出现在香车旁边,距离十丈左右,却并没有贸然去触碰香车,一挥手,一股强劲的黑色旋风猛地击在香车车身上。

    车身发出“咯吱咯吱”声响,随即不堪重负的震动起来

    “砰。”

    一声声响,香车车棚顿时四分五裂,残骸四射而去,最后碰到血鬼困龙阵,滑落到阵法底部。

    随着车身炸裂,露出车内的景象来,一块黄色木质八角盘正平放着悬浮在车上,正是药轩给的那枚空间结界。

    圆盘上方一个黑色大洞已经成型,黑洞附近灵压波动也逐渐稳定下来,这黑洞正是空间结界创建出来的简化版传送阵,已经被激活。

    一女子正面对传送阵,背对暗黑遥。

    此刻女子满脸惊愕的扭过头来,正是双臂紧紧抱着药辰的梦菡。

    听得声音,越辉正被陈建压的只有不停招架,毫无还手之力,毕竟陈建已经是圆满期,而越辉只是后期。

    越辉撇了一眼香车,脸色一变,猛地一抖虎头枪,向陈建砸去,而身形向后急射而去。

    “哼,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陈建见此,怎会不知越辉的想法,蓝色飞刀迎头打算拦住虎头枪,同时左手五指对着越辉同时一捏。

    “禁。”

    “爆。”

    越辉也是一声低喝。

    就在陈建打算将越辉禁在空间中,蓝色飞刀也碰上了虎头枪,而越辉果断的自爆了虎头枪。

    皂金虎头枪由万年玄镔铁打造而成,早已被越辉炼制成本命法宝,一丝魂魄力寄附在枪体内,虽说这般自曝对本体有极大损伤,但此刻越辉也别无选择,异常果断的自爆了本命法宝。

    “轰…”

    虎头枪枪头爆成粉末,枪身被炸成数十节,而蓝色飞刀直接被炸的倒飞出去,灵光暗淡,显然是受了不小的损伤。

    越辉一口鲜血喷出,面色苍白。

    而自爆产生的强大灵力波动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越辉被略微禁住的空间瞬间被破开。

    强大的波动震的越辉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同时借助着这股推动力,迅速向梦菡弹射过去。

    而陈建也因为这股爆炸力袭来,拿出一个龟壳类防御性法宝挡在身前,就这两个呼吸的时间,越辉已经暂时脱离了与陈建的战圈,离梦菡只有十来丈远。

    就在这时,暗黑遥一见黑色大洞散发出一阵阵的空间波动,心里暗叫一声。

    “不好”。

    随即三缕黑光自袖袍中射出,化作三柄黑色小刃,破空声骤起,阳光照射下,刀刃上反射出哑蓝色光泽,一看便是涂抹了剧毒之物。

    一柄飞向抱着孩子的梦菡母子,一柄则飞向已经处于激发状态的空间结界,另外一柄则斩向黑色大洞。

    十丈距离,黑色小刃眨眼间飞速射来,梦菡看着射向自己的黑刃,立刻左臂一挥,根本来不及有其他动作,黑刃即至。

    药轩七星剑虽然已经脱手而出,朝这边射来,但也来不及救援。

    在黑刃刚出现时,越辉猛的一加速,就在黑刃即将碰到梦菡的时候,越辉一把撞在了梦菡身上,将她往黑洞中撞去,而黑刃直接扎在了越辉的后背上,护体灵光直接一闪就消散了。

    “嗤”

    护甲直接洞穿,黑刀深深的插入了越辉的后背上,伤口处一股乌黑腥臭的血流了出来,伤口黑色以伤口为点扩散开去,越辉嗓子一甜,有鲜血溢出嘴角。

    “噗哧。”

    飞向结界的黑刃,已经斩在了空间结界上,深嵌入黄色八角圆盘上,圆盘剧烈震动起来,散发的黄光逐渐暗淡下来,上方的黑洞也变得波荡起伏,一幅随时会破裂的样子。

    而当暗黑遥看到越辉替梦菡挡下第一炳黑刃时,心神一动,最后一把射向黑洞的黑刃突然偏向,再次射向梦菡。

    此时梦菡被越辉撞得一个趔趄,借力钻向黑洞,看见黑刃飞来,已经扬起的左手,终于扔出了一物,一个碧蓝色的圆盾,散发阵阵灵压,迎风就涨,挡在了黑刃前方。

    “铛”

    黑刃扎在了蓝盾上,蓝盾立刻暗淡下去,挣扎了两个呼吸,就直接碎裂开去,黑刃则继续射向梦菡。

    而就因为这一阻,梦菡一半边身体抱着药辰已经钻进了已经剧烈抖动的黑洞中,只要再钻进另半步,梦菡和药辰就能直接传送走,显然黑刃已经力所不及。

    越辉扭转过头,面色狰狞而带着一丝慰藉的看向暗黑遥,总算给药王谷留下了一丝血脉,越辉嘴角流淌的血已经带着黑色与腥臭。

    药轩的七星剑此时已经飞至暗黑遥身旁,药轩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脸上也露出一丝淡然的神色,他们母子总算是可以有一线生机。

    而越辉看样子剧毒已经侵入五脏六腑,伤的极重,而这帮人出手狠毒招招致命,随即一摸狠厉之色浮现,七星剑一转向砍向暗黑遥,就在七星剑狠砍向暗黑遥的同时,梦菡一声闷哼传来。

    “嗤...”

    一根血色细线由下到上,穿透了梦菡的身体,另外半边还未来得及钻入传送阵的半边身子陡然停住,仿佛定格在那里一般,而后黑刃就在此时扎入了梦菡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