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激斗下

    梦菡在黑刃扎在自己身体的一刹那,右臂在黑洞中猛然将药辰一掌送出,药辰就此消失在黑洞中。

    “咔嚓”

    黑刃穿透了梦菡,撞在了已经马上就要破裂的黑洞上,黑洞如同镜子般破碎来,消散在虚空中,隐隐传来药辰凄厉的啼哭声。

    “梦菡,啊……”

    药轩怒目圆睁,双眼通红,口中极度不正常的嘶吼声传来,却来不及做任何救援。

    梦菡此时软软倒下,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如断线的风筝向下落去。

    越辉转过头来,看到此幕,脸露狰狞之色,狂暴气息暴涨,一种极度不稳定的气息爆发出来,猛然蹿向下方,冲着血见愁而去,一幅自爆的趋势,下冲的速度越冲越快,同时狂暴气息越来越不稳定。

    而血见愁也非浪得虚名之辈,见越辉冲来,早有准备,亮出一个血色小盾,防御性法宝血影盾,包裹全身,灵力狂注,向后倒射而去,想要避开越辉最后的自爆。

    “给我破。”

    越辉咬牙切齿的喊出最后三个字,身体猛地爆炸开来,自爆了身体。

    “砰!”

    一名融灵期后期修士,在南溪大陆也算是顶尖强者,自爆身体造成的威力非同小可。

    越辉并没有因为血见愁的后退而改变方向,反而抓住血见愁后退的空档,身体直接撞在了血龙困龙阵上,同时自爆开来。

    自爆产生的灵力波动猛烈的冲击在阵法上,道道裂痕蔓延,然后无声无息的碎裂来,出现了一个很小的空洞,而被阻塞的万里传音符和传信珠所携带的消息也瞬间被传递了出去。

    “真是个疯子。”

    血见愁看着越辉自爆,没想到他会选择这种方式,逼得自己向后躲避,才露出了这个破绽,让得原本万无一失的伏击计划现在流产,药王谷和千云国立马就会收到消息,眼神越大冷漠起来,盯着药王谷众弟子。

    随着灵力波动的扩散,下方的药王谷弟子,和与其激战的血灵门、修月派众修士都受到波及。

    而刚才,正是血见愁出手突袭梦菡,那血色细线正是血见愁的本命法宝,血灵钻,神出鬼没,毙命在其下的修士不下百人,而血见愁在南溪大陆也算是臭名昭著。

    越辉看见血灵钻穿透梦菡身体,造成少夫人毙命,小少爷不知所踪。

    自己身重剧毒,消息传递受阻,如果不打破血鬼困龙阵,消息传不出去,小少爷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只能寄希望谷主和大长老收到传信后能找到药辰。

    “啊…”

    药轩此时暴怒不止,就在七星剑要砍在暗黑遥后背前,猛地爆炸开来了,药轩一口鲜血喷出,这七星剑也是他的本命法宝。

    随后右手虚空一握,一柄七尺清风剑出现在手中,完全不顾七星剑法宝爆炸所造成的灵力波动。

    此时药轩已是万念俱灰,冲着暗黑遥冲去。

    “哼,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暗黑遥处在融灵期圆满境界,药轩处于化灵期后期,与越辉的自爆完全没有可比性,暗黑遥双手伸出,猛地一握,一股无法抗拒的压力将药轩紧紧包裹,动弹不得。

    因为越辉自爆的果绝,暗黑遥也不再敢托大,两根黑色铁链自黑雾中射出,洞穿了药轩的琵琶骨,将其锁了起来,同时将药轩震晕过去。

    药王谷弟子看见漫天血雾,悲从心来,怒由心发,少谷主生死不知,少夫人身亡,小少爷不知所踪,越长老自爆…

    “拼了…”

    众弟子互望一眼,眼神中没有丝毫惧怕之色,流露出视死如归的神色,朝着血灵门、修月派众人冲去,一时间各种法宝自爆声,身体自爆声此起彼伏……

    “禀门主,没有发现天罡练神丹和药王鼎。”

    一名受伤较轻的血灵门弟子向血见愁汇报收查结果,此时距离伏击已经过去半个时辰。

    在绝对实力面前勇气显得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药王谷一行人除药轩昏迷不醒,药辰不知所踪外,梦菡被斩杀,其余十九人皆自爆身亡,而只是炸死了血灵门四名弟子,重伤三名。

    在众多融灵期高手面前,化灵期修士基本没有太多的还手之力,但这种自爆在众人心里也是留下了一些震撼,同时内心对药王谷也多了一些复杂的情绪。

    “恩?你敢耍老夫?”

    血见愁看向易瑞,一掌向其拍去,刚才被越辉自爆弄得有些窝火,造成消息传递出去,又死伤了七名弟子,心中怒气未消,一听此话,顿时怒火万丈,他此行他的目的便是天罡练神丹。

    血见愁已经踏入融灵期圆满境界多年,一直没有突破,此次如果不是因为天罡练神丹,血灵门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伏击药王谷众人,毕竟药王谷和千云国都有固灵期高手,且药王谷的号召力在苍茫山脉甚至南溪大陆,都不是轻易能得罪的。

    “血门主,你这是何意?”

    陈建伸手替易瑞挡下血见愁的一击。

    “何意?哼,别想告诉老夫,天罡炼神丹长翅膀飞了?”

    随着血见愁的怒喝,其剩下的三名弟子迅速集结在血见愁身后,而洪戴、月忠四兄弟、易瑞也站在了陈建身后。

    “莫名其妙,我怎么知道丹药哪去了。”

    陈建也怒声道,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趋势。

    “都给我住手,活抓了药轩,就是大功一件,我暗黑深渊给的赏赐也不会少。”

    暗黑遥一手拎着昏迷中的药轩,一边说道,陈建和血见愁听闻,只得作罢。

    “消息已经泄露,药王谷和千云国很快就会找来,仔细清理所有地方,不要留下任何痕迹,重点检查残留魂魄力。”

    暗黑遥下令道。

    “是。”

    “除此之外,我希望你们管牢自己手下人,如果有任何消息走漏...”

    暗黑遥盯着易瑞对陈建和血见愁说,按暗黑遥原计划,为保万无一失,事情完成后易瑞是要被除掉的,以免留下隐患,现在消息已然泄露,杀与不杀,已无关重要。

    “请遥尊者放心,本派已打算搬离南溪大陆,搬往西沙大陆,望尊者照应一二。”

    陈建看暗黑遥盯着易瑞,赶忙踏前一步,躬身说道。

    “药王谷这帮疯子不会放弃的,我血灵门也打算搬到西沙大陆去。”

    血见愁随后也躬身道。

    “也好,药王谷在南溪大陆的号召力的确很强,难免会被翻出来,就随老夫去西沙。”

    暗黑遥思量一二后,点点头说道。

    一阵忙碌后,所有的痕迹均被抹除,血见愁收起十二根血鬼困龙桩后,众人起身向西北方向急速飞射而去。

    此地逐渐安静下来,下方森林中偶尔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般,除了散发在空中的淡淡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