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胡先生

    随着声音响起,村名们急忙向后看去。

    “是他。”

    刘老实心里一声惊叹,来的这人姓胡,至于叫什么,刘老实也不清楚。

    三年多前,刘老实带人进野猪山打猎,在一悬崖下看到浑身是血的一个人,只剩下一口气在,刘老实将人背了回来,再请了张神医进行诊治,调养半年方才能下地。

    但这位胡先生醒来后只是表达了对刘老实救命之恩的感谢,再无任何言语,养好伤后,就离开刘家村。

    在野猪山下找了一偏僻处,搭建了一个茅草屋,一个人居住在那里,性格怪癖,从不与人交流,刘老实时不时的送去些食物,日常用品,也不曾与刘老实道声谢谢。

    “胡先生。”

    陈荷花抱着孩子,赶忙往胡先生望去,村民们见此,让开一条通道,此时死马当活马医了。

    胡先生几步走过来,双手接过陈荷花手里的孩子抱于怀中,伸出右手双指,按住婴儿脖子动脉处,微闭双眼,两分钟后睁开眼,眼神惊疑不定。

    胡先生抱着婴儿,快步走到张神医身侧,直接打开药箱,也不多说,拿出包裹银针对的布包。

    走到村长面前一张桌子上,将襁褓放在桌子上,解开襁褓脱掉婴儿的贴身衣物,一块火红色的古玉出现在婴儿胸口处,仍散发着丝丝余温,是个男婴。

    胡先生取出一根根银针,迅速的扎在婴儿身上多处。

    “先生这是打算如何医治?”

    张神医对胡先生如此不客气的作为并不生气,反而对他现在的手法很好奇,刚才胡先生好像用银针封闭了婴儿的七经八脉,手法又有些不同。

    如是常人,这般做法不亚于自杀,故而好奇的开口问道。

    “他全身经脉尽碎,只有胸口处心脉尚在,只有先封住七经八脉,保住胸口一丝脉跳,再以百年老参吊住这口气不使断绝,以纯阳真气打通他任督二脉,以真气修复碎裂静脉,配虎骨断续膏外敷,接其断骨,或可保一命。”

    胡先生插完针,慢慢将插银针的布包收起,递交给张神医。

    “你曾救我一命,我将此子救活,报你当年救命之恩。”

    胡先生说完也不犹豫,将孩子重新包裹住,对着刘老实说完,抱着就往人群外走去。

    “恩,若是如此,确实还有一线生机…百年老参吊气…纯阳真气修复经脉…虎骨断续膏修骨…确有一线生机…恩,不错…”

    一旁的张神医尤若未闻,摇头晃脑自言自语道。

    “胡先生…”

    陈荷花见胡先生要将婴儿带有,急忙喊道,胡先生脚步顿了顿也不言语,转过身来,看着荷花。

    “先生医术精湛,能想到此办法,老夫佩服。”

    张神医回过神来,拱手对胡先生施了了一礼。

    “那就拜托胡先生了。”

    刘老实见此情形,也对着胡先生弯腰一礼。

    胡先生见此,也不说话,扭头就往人群外走去,村民们迅速的让出一条路来,能让到张神医说出如此话来,想必这胡先生也是精通医术之人,可能还在张神医之上。

    “那便有劳先生了。”

    刘书香站了起来,冲已经逐渐远去的胡先生背影大声道。

    胡先生速度不减,慢慢消失在黑夜里。

    “张神医,不知刚才胡先生所说之法,有几成把握?”

    刘书香转过头来,向张神医问道。

    “嗯…这百年老参,虎骨断续膏都是绝世好药,虽难得一见却不是没有希望,那真气可虽然练武之人都能凝聚一些,但纯阳真气必须练就纯阳武学之人,将武功练至大成才放有可能。”

    “当初给胡先生治病,确实发现他练有纯阳武学,如果是我…以此法医治,应该有两层把握。”

    张神医缓缓说道。

    “啊…”

    一阵惊呼声自村民中传出,荷花一脸的愕然,连张神医都只有两层把握,那这孩子这次能治好么。

    “不过…我观刚才那位胡先生手法…颇有些奇特之处,如此短时间内能封住这些破碎经脉,胡先生应不是常人…或许他有方法能治的好。”

    荷花听张神医如此说,心里松了口气,却还是有些担心的看向了身旁的刘老实。

    “没事的,张神医也说这个法子可行的。”

    刘老实轻轻搂了搂荷花的肩膀,安慰着陈荷花,其内心也是颇有疑虑。

    “好了,也晚了,大家都回去睡觉吧,张神医,里面请。”

    刘书香向众人吩咐道,向已经缓过神来的张神医做了一个请到手势。

    “好,那就麻烦村长了。”

    张神医也不客气,跟随村长进了村长家厢房。

    众人见此,也纷纷离去,路上对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惊奇不已。

    刘老实也带着荷花缓步向家走去,一路上荷花不停的瞄向村口处,充满了担心。

    “唉…”

    刘老实见到荷花如此神色,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随着村民们的离去,整个刘家村在夜色中又恢复了平静,虫鸣声又渐渐传递开来,嗡嗡的叫着。

    这孩子正是药辰,胸口处的那块火红色古玉正是炎阳古玉,如果不是这古玉护住了药辰的一丝心脉,药辰此时应该早已气绝身亡。

    当日荀梦菡被血见愁用血灵钻暗算,被击中的一霎那已知自己绝无活路,一把将已经处在空间结界中的药辰送进黑洞,绝望并满怀希望的看着药辰消失在黑洞中,后又被暗黑遥的黑刃洞穿胸口,斩在了黑洞上,将黑洞斩碎。

    暗黑遥第一柄黑刃斩在黄色八角圆盘上时,空间结界所构建空间通道就变得极为不稳定起来。

    后来又被黑刃将黑洞斩碎,整个通道内部直接被破坏,药辰顺着破碎的通道被传递走,强烈的空间风暴席卷着药辰,在破碎通道中撞来撞去,不知飞向哪里。

    亏得有药王鼎和炎阳古玉护身,当空间风暴席卷药辰时,药王鼎发出一阵银光将药辰包裹其中,而炎阳古玉散发出一阵红光,在银光内部也将药辰包裹住。

    药王鼎的鼎盖在空间风暴中被搅碎成粉末消散在其中,银光和红光也逐渐被搅的越来越暗淡。

    跌跌撞撞的不知道多久后,从一处薄弱处被撞了出来,向下掉落而去,直接砸在了地上,而落地处正是刘老实家的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