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讲讲道理

    周雨墨道:“不错,正是香兰仙芝。师姐十多天前传讯于我,说要入寺取药,两天内必定会跟我联络,可是我一等就是那么多天……我那边完事后就赶了过来,我们在寺外转了两天,寺里的老方丈境界太高,我们不敢轻举妄动,就在外面等,结果今天就等到了你们过来。我见你这样子似乎不像修行中人,倒像个商贾,寺里对你又很是礼敬有加,所以今晚潜了进来,想先拿住你打听打听消息……”

    赵然感慨道:“缘分呐!”

    周雨墨“嗯”了一声,鼻子在赵然耳角上蹭了蹭,忽然一转身猛地坐起来,扳着赵然肩膀紧张的问:“对了,你刚才问我字画的事,你怎么知道在我师姐那里,你是不是见到宋师姐了?她被关在哪了?她还好吗?”

    赵然将她抱着贴在自己身上,道:“别着急,你师姐好着呢,没什么大事。”慢慢将这次的事情经过告诉她。

    周雨墨嗔道:“刚才又说什么和老方丈交朋友……”

    赵然叫屈:“这老方丈真的不错,菩萨境的修为,跟我谈画论佛,很是和蔼可亲,我打算跟他处处关系。”

    周雨墨白了他一眼,道:“就知道你人缘好,你一天到晚尽琢磨这些琐事,也不知你是如何修的羽士。好啊,你跟老和尚关系那么融洽,帮忙说说呗,让她放人。”

    赵然叹了口气:“其实本来已经说好的,可谁知你师姐把人伤的那么重,现在很麻烦,老和尚不松口啊。”

    周雨墨皱眉道:“要不你告诉我关押在哪,我们趁夜直接杀过去抢人!”

    赵然没好气道:“你可别学你师姐那幅鲁莽性子,你以为风风火火闯九州呢?说走咱就走?不是小看你,咱俩加一起也不是人家一根手指头的对手。”

    周雨墨满脸愁容,下巴搁在赵然胸口上,嘟囔道:“我知道啊……所以在寺庙外边等了两天都没敢进来。”

    周雨墨的气质是华贵庄重带点冰冷属性的美女类型,曾经也是赵然仰望的人物,如今在他身上尽显小女人味道,赵然一时间满足感爆棚,拍着对方充满弹性的某个部位,信誓旦旦道:“这种事情,你们女人家的就别操心了,自有为夫做主。”

    “那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晓之以情,动之以礼……”

    周雨墨撇了撇嘴:“什么馊主意啊,还不如我们趁夜动手呢!”

    “哎,等等,你刚才说你们?”

    “对啊,郑师姐、曹师姐、庄师姐,现在都赶过来了……本来的计划就是准备闯寺抢人的,我的功法善于掩藏气息,所以先进来摸摸情况。”

    “的确厉害,到我房门口了我才惊觉,不是吹的,我这修为,一般人近不了十丈之内……”

    “行了,就你这修为,还好意思吹嘘……快告诉我宋师姐的情形,一会儿出去还要跟她们商议呢……哎呀,都把正事忘了,耽搁那么久,她们都该等急了!”

    赵然安抚道:“这样吧,我明天去找老方丈谈判,你们就在山下等着,要是救不出来,明晚你再来找我,咱们合计合计怎么里应外合,给他来一出火烧红莲寺……火烧曲空寺!”

    周雨墨白了他一眼,满脸的不信:“你是换着法子打算骗我晚上再跟你……这样……是吧?”

    赵然正色道:“你把我想成什么了?我是那种人吗?”

    周雨墨嘀咕了一句:“你就是。”

    赵然怒了:“嘿!我这暴脾气的……”

    周雨墨犹豫道:“好吧好吧,我就信你一次,左右不过再等一天。”

    悉悉索索在被窝里穿好衣服,起身又认真整理了一遍,周雨墨道:“那我先出去了?”

    赵然点头道:“好,等我消息。哦,交换两张传讯符呗,以后方便联系……”

    周雨墨摇头:“我跟你说的都是认真的,今夜彻底了断,以后不再牵扯,你不要误了我的修为……”见赵然不说话,又道:“你我之间缘尽了,不要再念着我,以后找个喜欢的好女子,我会为你们祈福的。”说着,声音又哽咽了,两行清泪顺着眼角吧嗒吧嗒往下落。

    赵然伸手想去擦拭,周雨墨却扭头闪身而出,只留下赵然在房中独自发呆:“什么缘分尽了?你还玩真的啊!”

    且说周雨墨运转功法,顺着黑暗偏僻的角落屋檐,几个起落间很快便出了曲空寺。她这么功法确实极为独特,不仅善于隐藏身形,而且将气息收敛到了极致,一路出来竟无一人察觉,更不曾引发护寺法阵,当真称的上神乎其技。

    出了山门,顺着山道下行片刻,折道钻入密林深处。

    “谁?”

    “我,雨墨。”

    周雨墨刚一现身,三位道门的女修就围了上来,纷纷开口询问究竟。

    “周师妹此去可好?有消息了么?”

    “师妹,宋师姐在寺里吗?有没有见到?”

    “宋师妹没事吧?不要遭了佛门妖僧的毒手才好……”

    周雨墨道:“诸位师姐,师妹我此行顺利,也打听到些消息。宋师姐此刻正被囚禁在寺中,不过一切暂时安然无恙,但因为伤了寺中的僧人,此刻被严加看管着。”

    这几位同门师姐都松了口气,她们原本最担心的就是宋雨乔失手后被曲空寺直接杀掉,那就什么都挽回不了,甚至连仇都报不了。她们可不像宋雨乔一样行事莽撞,这两天已经打听并确知,寺中的方丈智诚大师乃是菩萨境的高人,在场的这几位加一块也动不了人家分毫。

    更何况既然一寺方丈是个菩萨境的大修士,那么寺里的其他和尚也多半弱不到哪去,因此曲空寺对她们来说犹如龙潭虎穴一般,哪里是那么容易报仇的。

    原本商量的计划是待确定了宋雨乔活着且被囚禁于寺中后就闯寺救人。可计划并非真的计划,只能说是一个得到大家共识的打算,至于怎么闯寺、怎么救人、救到人后怎么逃出来,却没人能够给出答案来。

    就见稍远些距离,一棵松树后转出个人影,却是位玉巾环佩、手摇折扇的翩翩佳公子,好一副风流倜傥的做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