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豪迈的张公子

    等到午时,山林中风起,卷起松涛阵阵,更加重了众人的焦灼。

    忽见一僧大袖飘飘,施展佛法神通,顷刻间便从山道下赶了上来,由知客僧接入寺内。

    众人见状,都是忍不住的一阵慌乱猜测。

    见诸女心慌意乱,张公子出面安抚道:“各位师妹稍安勿躁,想必周师妹那位旧识定会竭尽全力营救宋师妹的,我们在这里放心等待就是,要给周师妹一点时间,给周师妹那位旧识一点时间。”

    为了赢得周雨墨的好感,张公子先说了几句漂亮话,然后续道:“当然,凡事不可不预立万一,我不担心周师妹的旧识出卖咱们,我担心的是人心险恶,若是这寺中的和尚起了歹意,对周师妹的旧识翻脸,那咱们在这里,便是身处陷地了。”

    这话很有道理啊,曹、庄二女当即追问:“张师兄有何高见?”

    见周雨墨和郑师姐也向自己看过来,张公子潇洒的将折扇一收,啪的一声在掌心处击响:“我意,几位师妹暂且脱离此处险地,刚才来的那位和尚大家也看到了,修为精湛,我等恐非敌手。诸位师妹先到山下等候,唔,最好是分散开来,不要聚于一处,以防被佛门妖僧一网打尽。”

    曹、庄二女忙问:“那张师兄呢?你去哪里?”

    张公子“刷”的将折扇搓开,望着曲空寺的山门,沉声道:“宋师妹尚未脱险,我怎能离开此处?无论如何,我且在这里等着,若是宋师妹获救,也好接她去和各位师妹汇合,若是寺中突然发难,我便向诸位师妹飞符传讯示警,诸位师妹也好提前离开险地。”

    顿了顿,张公子目光在诸女脸上一一扫过,郑重其事道:“记住,一定要分散远遁,以免尽数失陷于此。若是我遭遇了不测,还请诸位师妹前往白马山转告我家伯父,就说侄儿为道门尽力了!”

    曹、庄忙道“不可”,郑师姐也脸上动容,暗暗点头。只有周雨墨的反应令他微感失望,这位周师妹眼光一直盯着寺庙大门,似乎有些无动于衷?

    张公子当然不是真的要“把安全留给别人,把危险留给自己”。如果能够将这几位师妹哄下山去,只剩他一个人留在此处,到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岂不是由他说了算?

    找个机会发张飞符出去,就说寺庙里和尚们大举出动,四处搜索山林,大伙儿一跑,谁还会记得自己答应将伯父请来救人的承诺?

    再者,让四女分散远遁,自己到时候也方便逐一联络。比如发个飞符让周师妹到某处某处与自己汇合,然后一起亡命天涯,这里面可以上下其手的机会不要太多!

    可是如意算盘打得很响,这几位师妹却不大愿意配合,都说张公子如此高义,大伙儿更不能让他孤身涉险,有什么事情干脆一起分担便是。搞得张公子劝来劝去,就是没有什么效果,让他心头也跟着烦躁了起来。

    正在张公子苦口婆心之际,忽听周雨墨道了声:“出来了!”嗓音中带着无比的激动。

    众人打眼望过去,就见寺门打开,对大伙儿来说已经是熟面孔的那位曲空寺知客又出来了,正在门外向两个人合十行礼。这两人其中的一个是位相貌普普通通的男子,穿戴富贵,满脸都堆着笑。另外一个,身形稍显憔悴,不是宋雨乔又是谁?

    “这就……放出来了?”郑师姐有些不可思议。

    周雨墨喃喃道:“真放出来了,当真是……想不到啊……”

    曹、庄两位师姐揉了揉眼睛,然后一起望向张公子,似乎想要张公子给解释解释眼前的状况。

    可是张公子哪里解释得清楚,脑子里稍微有些混乱,张着嘴没有说话。

    就见那知客转身回了寺门,一身绫罗绸缎的富态男子在前走着,不时和身后的宋雨乔说笑着什么,就这么一路走了过来,径直走到山门外。

    周雨墨露出身形,向他们招了招手,两人随即拐出山道,来到众人跟前。

    几女和宋雨乔相拥寒暄不提,周雨墨上前对赵然道:“这次……辛苦你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赵然笑了笑:“不是说了么,这老方丈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嗯,我跟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说不过我,就放人了。”

    周雨墨送上一个白眼:“不说算了,稀罕?”

    这时,郑师姐等人凑了过来,郑师姐向赵然打了个稽首:“多谢这位朋友,此恩不敢相忘。周师妹,不知你这位朋友高姓大名?回去后咱们华云馆必有重谢!”

    周雨墨一时不知该怎么介绍赵然,却听宋雨乔插了一句:“这位是山间客的至交,叫成安,做的好大买卖。”

    几女顿时恍然,个个脸上都十分精彩。

    张公子感受到了这份诡异,但他不知究里,也凑上前道:“这位朋友请了,不知上下如何称呼,这次相救宋师妹之恩,我龙虎山必不相忘。对了,我乃龙虎山正一阁张腾明。这位朋友想必付出不少,所有付出,都算在我张家头上便是。来日若是有暇路过江.西,还请到龙虎山上走一遭,我张家都出了!”说罢,微笑着扫了一眼周雨墨。

    赵然心里顿感别扭,什么叫都算在你张家头上,一句话就把功劳抢走了?世上有那么便宜的事吗?

    扭过脸来向周雨墨求证,周雨墨点点头:“这是龙虎山张公子,黄冠境。”

    赵然道:“如此,成某在这里多谢了,只是我常年在兴庆和川省之间奔波,恐怕无法亲身前往龙虎山……”

    张公子本来也就是随口一说,在众美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大方,压根儿没有重谢的意思。再说了,龙虎山的张家说要酬谢你,你还真敢要吗?他从小到大,狮子大开口一般的大口许诺次数也不见少,从来没有人跟他当真过。

    见对方这么谦虚的配合,他此刻当然要更敞亮一些了,于是哈哈一笑,轻挥折扇,道:“无妨无妨,总之灵丹也好,灵药也罢,都给你备着了。”

    赵然迟疑道:“灵丹……就算了,我一个普通商人,用处也不大……”

    张公子顾盼左右众美,一股豪气油然而发,道:“倒忘了你是商贾出身,那就以银子相酬,多少银子你开个数!”

    赵然呆了呆,道:“这怎么好意思?”

    张公子豪迈挥了挥手道:“救了宋师妹,这么大的功劳,些许银子而已,不值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