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实交代

    夜幕降临,华灯绽放。(顶点小说手打小说)位于全国最大的城市——上海的母亲河黄浦江畔的外滩熠熠生辉。浦西,一座座万国建筑群在灯光的照耀下就象一座座水晶宫;浦东,只见高耸云间的东方明珠大圆球上的灯光不断闪烁着,看上去十分耀眼。周围环球贸易中心、金茂大厦等摩天大楼,也不停地变幻着光芒,美丽的灯光映照在游船如织的江面上,仿佛是五彩缤纷的水珠美不胜收。

    陈进神情落寞地站在北外滩一栋高档公寓楼的楼顶。今天是二零一三年五月六日,也是他四十岁的生日,但就在今天,他失去他最后的财产——脚下这栋高档公寓楼顶层三百二十平米的豪华公寓。

    在这一个月里,他完成了一个身家数亿的亿万富翁,到公司破产,彻底沦落为一名一无所有的失败者的角色转变。

    十年前,三十而立的他怀揣着一千多万资金踏上这片解放前称之为“冒险家乐园”的土地,投身房地产市场。应该说他赶上了最好的机会,在房地产一片大涨中,短短十年的时间,当初的一千多万象滚雪球一样膨胀到几个亿。

    每一个项目的成功,换来的是资产数额的不断上升。香车、美女、豪华住宅,他得到了所有标榜成功的一切。但是越来越大的房地产泡沫终有破灭的一天,正当陈进着手开发一个史无前例的巨大项目时,这一天到来了。随着经济软着陆的失败,充斥着泡沫的房地产市场终于崩盘,房价一落千丈。公司破产,数亿资产瞬间蒸发。所有的财产全部抵给银行,陈进还倒欠着银行以及地下钱庄的高利贷上亿,除了跳楼,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慢慢地走到楼顶的边缘,陈进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这一生对他来说也值了,该享受的也都享受过了。要说遗憾,也只有对不起远在楚省年迈的父母。不能给二老养老送终,也没有让二老抱上梦寐以求的孙子。好在二老还有自己的妹妹、妹夫照顾。

    “一个月的恶梦终于结束了,一切都解脱了。爸、妈,二老只当没有生过我这个不孝之子。”陈进默默念叨着,纵身一跃……

    ………………

    “陈进,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给我老老实实地交待你的问题。”

    新梅县检察院反贪局的讯问室中,反贪局侦查科长田厚仁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声色俱厉地大声朝对面被反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年轻人喊道。紧接着“唰”的一下,扳转桌上功率一百瓦的台灯直射到年轻人的脸上。

    已经两天两夜了,两班人马轮番上阵,到现在还没有撬开这个年轻人的嘴,田厚仁不由有些暴走了。要知道这个案子县委副书记、县政法委书记丁春明相当重视。这两天,丁书记已经打过两次电话过来询问案情的进展。

    田厚仁,虽然名字叫厚仁,但绝对是个心黑首手毒的主,在新梅经他手拉下的贪污**分子足有好几十,其中不乏科级干部。无奈,这个小小的股级干部——交通局基本建设科的科长就象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却拒不交代举报信中关于他收受贿赂,在石新路工程招标中,泄露标底,帮助昌华建设集团中标的问题。

    不吃不喝,不让睡觉,两天两夜。田厚仁倒也难得碰到这样的硬茬,更何况对方还是工作刚满两年的年轻人。恼火的同时,也暗暗有些佩服。但是上面有领导巨大的压力,就连自己的顶头上司,副检察长兼反贪局局长沈国平也亲自出马坐在自己的旁边。

    陈进迷迷糊糊醒过来,刺眼的强光让他根本睁不开眼睛,本能地想抬手遮挡强光,但手稍稍一动,一股钻心的疼痛从两个手腕处传来,手根本就抬不起手来。但疼痛让陈进的脑子清醒过来,

    “我这是在哪儿?怎么又醒过来了?刚才那人在说什么?声音好象有点熟悉?”

    陈进的心底冒出一连串的疑问。手腕疼痛的同时,紧跟传来的却是又冷、又饿、又渴、又困的感觉。低头勉强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穿着一身老式的棉毛衫裤,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背在椅子后面,稍稍一动,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陈进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反铐在椅子上。这一切对于他来说是那么的熟悉,这是他人生中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陈进,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你不要再抱任何侥幸心理。”

    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在耳边响起,直射在脸上的灯光移走,陈进这才慢慢地抬起了头。

    对面坐着的两个人,都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一个胖胖的,戴着眼镜,一边抽烟,一边眯着眼睛在观察自己。另一个却是一脸怒容地正瞪着自己。虽然这段记忆已经很久了,但是陈进一眼就认出了这两张脸。

    “沈国平!田厚仁!”

    陈进一下子惊叫起来。

    “陈进,老实点。”田厚仁怒气冲冲地再一次拍了一下桌子,吼道。

    田厚仁的怒吼声把陈进拉回了现实。看着对面的这两个人,陈进的脑子嗡的一下,就好象被雷击到了一下,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再也没有动弹。这是陈进记忆中一段刻骨铭心经历,就是这段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穿越!一定是穿越了。自己一下子回到了十六年前。反贪局,这里是反贪局的讯问室,自己就是在这里被连续审问了两天两夜,最后实在扛不住才如实交待了问题,不但自己被双开,而且还连累了自己的恩人王培林锒铛入狱。

    沈国平用眼色制止了田厚仁的再次发作,柔声细语地对陈进安慰道:“小陈,你不要有思想顾虑,知错就改同志是好同志。只要把问题交待清楚了,出去后依然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

    沈国平说完,看到陈进依旧没有什么反应,脸上的一丝愠色一闪而过,接着又语重心长地继续说道:“小陈,你要考虑清楚了。石新路项目可是县里乃至市里的重点项目,一个多亿的项目,招投标工作出现了问题,不是你一个人能承担得起的。当然了,我们也相信,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是不是有人授意你这么做?不要犯傻,你还年轻,又是党员、大学生,还有远大的前途。不要把自己的前途葬送了。”

    石新路工程?有人授意?还不是想从自己身上引出县长王培林。陈进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自己破产想寻求解脱,却穿越到十六年前,那一段自己心中永远的痛还要重新经历一次吗?

    陈进混沌的思绪慢慢地冷静下来,他需要时间理一理思路。

    “沈检,能给我一支烟吗?”沉默了两天两夜,陈进终于第一次主动开口了。

    沈国平的眼前顿时一亮,根据他二十年的检察工作经历判断,陈进这个时间突然提出要抽烟,是心理防线即将崩溃,准备开始交待的表现。脸上不由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和一旁田厚仁交换一下眼神,拿起桌上的一盒中华烟,站起身来走到陈进的面前,拔出一根烟塞进陈进的嘴里,并且亲自为他点上烟。

    新梅三月初的天气还十分寒冷,穿着一身单薄的棉毛衫裤,再加上两天两夜没有进过水米,陈进早就有种饥寒交迫的感觉。

    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尼古丁顺着呼吸道钻进肺里,萎靡的精神顿时一振。陈进叼着烟,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沈国平,抖了抖被反铐的双手。

    看着陈进的表现,沈国平更加确定自己即将要得到期盼的结果了,脸上的笑容更甚了,挥了挥手示意站在陈进身后的法警,打开了手铐。

    双手铐的时间过长,一打开手铐,麻木的双臂一下子垂了下来,就象是不属于自己的一样。稍稍活动了一番,看了一眼逐渐恢复了一些知觉的手腕,手腕上早已经有了两道深深血痕。

    陈进抬起还在不断发抖的手,夹住叼在嘴上的香烟,弹了弹烟灰,眯着眼睛道:“沈检,我需要时间休息一下,最好能把我的衣服还给我,再给我点吃的喝的,然后让我睡上一觉。”

    听到陈进的要求,沈国平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看着陈进平静的神情,他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这个年轻人该不是再耍花样吧?

    “陈进,你不要得寸进尺。告诉你,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不要逼我对你上措施。”正准备记录的田厚仁听到陈进的要求,抬起头对陈进冷笑道。

    陈进并没有理会田厚仁,此时的田厚仁在他的眼里不过是条疯狗罢了,他依旧平静地和沈国平对视着没有说话。

    沈国平盯着陈进的眼睛,目光逐渐变的严厉,但是很遗憾他没能从陈进的眼神中发现什么,这个年轻人的眼睛象一泓深水,让他看不透。

    “好!”沈国平深吸一口气,最终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不过,最多只能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我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沈国平最后的一句话充满了威胁的味道。陈进的嘴角微微向上翘,朝沈国平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