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转机(上)

    尽管王培林的语气很委婉,但新梅县委副书记王金良还是听得出来王培林此时很焦急。(顶点小说手打小说)挂上电话后,王金良有些诧异,这个陈进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小小的交通局的科长能让一个县长如此的紧张?

    “小吴,你过来一下?”王金良没有贸然行动,一个电话把县委办副主任吴新昌叫了过来。

    吴新昌是县委办的老人了,当初王金良刚来新梅的时候,他是第一个投靠的人,作为一名空降到新梅的副书记,王金良也需要一个了解新梅情况的手下,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后,王金良接受了这个县委大院出了名的老好人,并且逐渐成为了自己的心腹。

    “王书记,您找我?”办公室的门轻轻敲响,吴新昌很快就出现在王金良的面前。

    看着吴新昌一脸卑微的笑容,王金良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对于这位始终恪守本分,不骄不躁的副主任,王金良一向是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交通局有个叫陈进的年轻干部你熟悉吗?”

    陈进,吴新昌的心里一震,昨晚在和自己在检察院当法警的小舅子一起喝酒的时候,吴新昌从小舅子的嘴里得知交通局基本建设科科长陈进已经被反贪局秘密控制了。而且吴新昌很清楚这个年纪轻轻的干部就是县长王培林的人。趁着王培林去日本考察的机会,秘密调查陈进,吴新昌脚后跟都能想得到这中间的真正含义。见惯了县委大院的权力角逐,吴新昌很清楚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多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除了让小舅子严把口风外,自己也把这个消息埋藏在心底。

    吴新昌脸色微微一变并没有逃过王金良的眼睛,“怎么,你知道这个陈进的情况?”

    对于自己的靠山,吴新昌不敢有任何隐瞒,连忙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向王金良说了一遍,最后还小心翼翼地道:“王书记,陈进是王县长看好的年轻干部,石新路工程的施工招标就是由他负责的。”

    听完吴新昌的介绍,王金良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串联了起来,石新路建设工程中标单位——昌华建设集团,可能在新梅县别人并不清楚这家公司的背景,到那时作为市委书记李伟山的前任秘书,王金良很清楚昌华建设集团的老板梁昌华是杜汉杰这位强势市长的同学,自从杜汉杰从省城下来出任石城市市长以后,昌华建设集团就承揽了石城市好几项重点工程。

    杜汉杰去了中央党校培训,王培林去日本考察,有人趁着机会,利用石新路招标做文章。曾经是市委书记秘书的王金良以他比王培林更加敏锐的政治嗅觉很快就意识到对方利用一个小人物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这盘棋的最终目的不但想把王培林拉下马,恐怕还瞄准了十分有可能接任市委书记的杜汉杰。

    王金良突然觉得这件原本他觉得是件小事变得十分棘手,和县长王培林的联合,除了有利于自己在新梅站稳脚跟后,更重要的是王金良一直看好王培林身后的杜汉杰,老书记马上就要退了,王金良必须为自己找好另外一个靠山。但是县委书记李信光身后站着的却是市委副书记钱东盛和副市长郑志飞,还有后面更大一个大佬——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刘鸿祥。这是新梅帮向杜汉杰发起进攻的导火索,这万一要是……一步错那可就是步步错。

    王金良感到一阵的烦躁,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正一脸紧张地观察着自己脸色的吴新昌,王金良生出了一丝不满,这么重要的情况怎么没有第一时间向自己汇报呢?导致现在自己的处境十分被动。这个陈进要不要救?万一反贪局那边已经拿下了该怎么办?

    “王书记,我的小舅子是那边的法警,可能了解一些具体情况?”

    正当王金良举棋不定的时候,这时吴新昌一边从扣在裤腰带的手机套中取出手机,一边忐忑不安地向王金良请示道。刚才他从王金良紧皱的眉头中已经猜出来陈进的事跟自己想象的一样,已经牵动了新梅上层的政治斗争。而且他也从王金良看自己眼神中带着的那一丝不满,十分后悔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向王书记汇报这个情况。必须马上补救。

    王金良一听眉头顿时一展,怪不得吴新昌知道这个消息,原来有这层关系,连忙用手点了点示意吴新昌马上询问。

    吴新昌暗暗舒了一口气,连忙当着王金良的面给自己的小舅子打了一个传呼。

    反贪局审讯室里,站在门边上监视着陈进一举一动的那名法警,突然感到腰间一阵震动,掏出别在皮带上的摩托罗拉中文bp机,当他看到bp机上显示的内容时,脸色顿时一变。连忙删除上面的信息,收起机子,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刚刚被自己喝斥过,此时正坐在椅子上打着盹的那名年轻人。

    敲了敲门,门从外面打开。

    “小王,你帮我盯一下,我得回个电话。”法警恢复了神色,朝探进头来的一位弟兄笑着说道。

    看到门外的那名弟兄诧异的神情,法警连忙压低声音解释道:“是我姐夫呼我,家里有点事,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下班后我请你喝酒。”

    门外的那名法警一听顿时释然,一边得意地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新款的爱立信398手机,一边低声笑道:“原来是吴主任呼你呀!去吧,兄弟替你盯着。”说着进门来不忘嘱咐了一声:“不过你得快点,沈检和田科说不定马上就要回来了。”

    “放心,就几分钟的事情,没事。”法警笑呵呵地接过手机。

    陈进抬头看了一眼门口两个法警窃窃私语,也没怎么注意,继续闭上眼睛打盹,下定了决心的他必须抓紧时间养精蓄锐,撑到最后。

    法警拿着手机快步走到楼梯拐角处,四处看了看没有人,快速拨打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法警神情十分紧张地说道:“姐夫……”

    “好,好。知道了,别走漏风声。”吴新昌最后关照了小舅子一句,挂上电话后,连忙向正看着自己的王金良报告道:“王书记,案子目前没有任何进展。”

    王金良长吁了一口气,往日的自信重新回到了脸上,这个消息足以让他做出最后的决定,微微沉吟了一下后,道:“你马上通知一下交通局,去交通局调研。”

    “好的,王书记,我马上通知。”吴新昌从王金良的办公室退出来,也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连忙快步朝办公室走去。

    正当陈进裹着军大衣坐在椅子上迷迷糊糊地打着盹的时候,门“哗”的一声打开,踢踢踏踏的脚步从门外走进来。陈进知道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不过他也懒得睁开眼睛。

    拉开凳子的声音,紧接着“叭嗒”一声,桌上大台灯的强光再一次照射到脸上,陈进的睡意全消,抬起已经活络的双手挡住刺眼的光束,好一会儿才勉强适应过来。此时的他就象是被褪了毛的猪,暴露在台灯后面那两个杀猪匠的面前。

    杀猪匠们观察了陈进良久,台灯一转,光束转移到了桌面上。

    “陈进,考虑得怎么样了?”沈国平阴恻恻的声音传了过来。

    “沈检,还没立案吧?没有立案就说明我是来配合你们工作的,在石梅路的招标工作中我自认没有任何违规的地方,您让我说什么呀?”

    沈国平一脸铁青地盯着陈进,很明显自己被这个毛头小子给耍了。正准备记录的田厚仁听到陈进带着调侃味道的话,也惊异地抬起头,看着陈进。

    石新路六十公里这么大一个工程,中标单位昌华建设集团的投标金额和交通局事先拟定的标定紧紧差了不到两万元。从沈国平和田厚仁的经验来看,明摆着肯定是昌华建设集团事先已经获知了标底,不然绝不可能会做出如此准确投标金额。加上昌华建设集团和王培林的关系,以及陈进又和王培林不同寻常的关系,里面没有猫腻,鬼了。

    但是不论是沈国平也好,还是在幕后操纵的人,都知道他们没有任何的证据。唯一的希望就是从陈进那里打开缺口。沈国平没想到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硬扛了两天两夜后,居然摆了自己一道。

    前一阶段的审讯,虽然陈进始终没有开口,但是沈国平还是能从他的眼中捕捉到一丝慌乱。但是此时,沈国平发现这个年轻人的眼中尽管有不少血丝,但是目光清明,非但没有任何慌乱,反而还敢于跟自己对视,目光中甚至还夹杂着丝丝戏谑。沈国平突然感觉到自己面对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是一个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