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转机(下)(1/6)

    强抑住心中怒火,沈国平耐着性子说道:“陈进,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提醒你一句,一个星期前,也就是你负责的石新路建设工程开标的第二天,你就在你的帐户中存入了两万元钱。你可别告诉我,这钱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而且,你工作不过短短两年的时间,就以你目前担任交通局科长的待遇,每月不过一千出头,年收入不过一万五,但是除去这两万元,你的帐户中还有六七万之多。这和你的正常收入严重不符。我提醒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要你老老实实交待石新路招标的问题,之前的问题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你想清楚了,这是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你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

    一试探、二恐吓、三诈,再不行就刑讯逼供,屈打成招,这是那个时代公检法一贯的手段。沈国平亮出的这些其实也没错,那两万块钱的确是陈进收受的昌华建设集团的好处费。

    那天昌华集团中标后,昌华建设集团的项目经理跑到陈进的办公室塞给他一个小包,包里足足装了十捆百元大钞,把他吓了一大跳。在交通局基本建设科这样一个油水丰厚的部门工作,特别是当上科长以后,陈进平时也没少收贿赂,不过大部分都是场面上那些千儿八百的红包,顶天了偶尔也有一两个五六千的,再多他从来没敢要。一下子砸个十万过来,这在新梅县那就是一套房子的价钱。再说了他这次帮昌华建设集团纯粹是为了报答王培林,没想着自己要


第(1/6)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