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郑小飞

    第八章郑小飞

    一觉醒来,王强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正躺着一脸满足地喝着啤酒看着电视。六号和八号女子早已不见踪影。看到陈进醒过来,王强放下手中的易拉罐喜力啤酒,递给他一根烟,一脸yin笑道:“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

    陈进点着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点点头道:“还行。”

    “还行?我告诉你,象这种店即便是开到省城也算是头一挑的,你居然说还行?”王强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陈进。

    陈进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王强纠缠,故意岔开话题道:“我说强子,你好象跟那个郑小飞关系不错?怎么没见你提起过他呀?”

    说到这个话题,王强微微自得道:“其实以前我跟他也不太熟悉,上个星期这里刚开张的时候,有个朋友带我来过一趟,正巧碰上了郑小飞,大家一介绍之后,他硬是塞给了我一张会员卡,后来又一起吃过一顿饭也就算熟悉了。这小子虽然是常务副市长的公子,不过没什么架子,人还算不错。”

    陈进哦了一声,不过他感觉有些奇怪。前世在他印象中的郑小飞是个精明、跋扈又颇有手段的**。现在听王强的口气,好象郑小飞是在刻意要和他相交。堂堂常务副市长的公子讨好一个县长的儿子,听起来有些荒诞。

    “对了,以后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郑市长的儿子,多交往交往,说不定以后对你还有帮助呢。”王强听到陈进对郑小飞感兴趣,还以为他也想认识这位市长公子。

    鉴于前世的教训,陈进还是想提醒王强道:“你不过是个机关科员,以前又不熟悉,他为什么对你这么热情,还送你会员卡,该不是冲你王县长的吧?”

    王强想了想,也没想出什么理由,满不在乎道:“我管他呢他的老子是市长,我的老子只不过是个小县长,他还有求得到我家老头的地方?送上门来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再说咱们来这又不是不付钱。或许他纯粹是为了拉生意也说不定。”

    陈进摇了摇头,王强想的还是简单了。不要说以郑小飞目前的身份,就是这个浅水湾桑拿的格局,在石城根本就不愁生意做。何必硬要拉王强这种客户。不过他也想不出什么理由,只是有些不放心地再次提醒道:“我看你和他交往还是要多留一个心眼。”

    “嗯,我心里有数。”看到陈进郑重其事的提醒,王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正说着,外面的门敲响,女服务员打开门,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虽然已经时隔十年,但陈进还是一眼认出了此人就是刚刚在谈论的郑小飞。

    “强子,刚刚听前台说你今天过来,我过来打个招呼。”郑小飞走进来热情地说道。

    人家毕竟有个常务副市长的老爹,王强连忙从躺椅上站起来:“哎呦,郑总,您真是太客气。”

    郑小飞热情地和王强握了握手,目光移到站在王强身边的陈进的身上:“强子,这位是?”

    “这是我最好的哥们,陈进,新梅交通局基本建设科的科长。”王强笑着介绍道。

    听到陈进这个名字,郑小飞的神情稍稍一滞,不过马上又笑容满面地把手伸向陈进:“原来是陈科长,欢迎捧场。”

    郑小飞神情的变化没有逃过陈进的眼睛,照理两人今天是初次见面,自己一个小小的县里行局的科长在常务副市长公子的眼里根本不值得一提,难道他早就知道我?陈进虽然心里带着问号,不过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很荣幸的样子,双手握住郑小飞的手:“郑总,我听强子说起过您,很荣幸能认识您。”

    “我是生意人,做生意就是要讲究个朋友多,以后说不定还有麻烦到陈科长的地方。”郑小飞笑呵呵地说道,接着又客气地问道:“服务还满意吗?”

    在得到都满意的回复后,笑着告辞道:“满意那以后多来捧场,你们休息,我就不多打扰了。”

    等郑小飞出门后,王强突然道:“陈进,刚才你注意到没有?刚才我介绍你的时候,郑小飞好象知道一样。”

    陈进没想到王强也会观察的这么细,点了点头道:“我也注意到。”刚才郑小飞的表现和陈进十年前夺他公司的郑小飞简直判若两人。仔细回想了一遍,除了自己这次被检察院审查外,陈进想不出任何能让郑小飞知道自己名字的理由。审查自己牵出王培林,间接打击杜汉杰,难道这里面还有郑志飞的影子?

    陈进把前者跟王强说了一遍,王强知道陈进这次被审查目标直指自家的老爷子,听到陈进的怀疑,王强看着郑小飞消失的门口道:“看来是要多留个心眼,这个地方以后还是少来。”

    郑小飞的出现使得王强原本高昂的兴致顷刻低落下来,两人也没再多待,换好自己的衣服直接埋单走人。走出浅水湾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了。依旧由陈进开车,在石城宾馆对面找了一家土菜馆,兄弟俩小酌几杯。

    陈进算了算日期,今天不过星期四,离下周二王培林回来还有好几天,总不能一直在石城宾馆呆着,既然暂时不能回新梅,陈进想去省城楚州走一走。

    大学四年,创业六年,前世陈进在楚州足足呆了十年,故地重游,寻找前世的记忆。同时也正好去自己的母校看看妹妹欣儿。

    陈进把自己的想法跟王强一说,原本王强想跟陈进一起去,但是想起这个周末要来个外商考察团,自己所在的部门又是负责招商引资的,实在是走不开。想了想道:“你明天上午早点去照几张一寸照片,我十点左右过来取,下午把你的驾驶证办好了。然后你直接开我的车去省城,这样也方便。”

    陈进想想也是,石城和楚州之间将近三百公里的路程,这个时期楚石高速又没有通车,只能走国道,如果坐长途车的话也要六个小时,再说到了楚州没个车也实在不方便,也没跟王强客气。

    晚饭后,陈进以早点休息为由拒绝了王强要去ktv继续喝花酒的提议,王强也知道陈进现在也的确需要休养,没有勉强,开了车直接回了家。

    回到宾馆房间,由于之前睡了二十个小时,又在浅水湾打了个盹,陈进反而睡不着,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碰到的跟自己印象中完全判若两人的郑小飞。照今天郑小飞的表现,他肯定知道自己,那五年后郑小飞对自己的打压就不仅仅只是生意上的竞争,难道他是为了报复自己?在陈进的记忆中,郑志飞只用了短短五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副厅级到副省级的跨越,那绝对是官运亨通。而且前世自己出卖了王培林,从而也阻止了杜汉杰的进步道路,如果这里面有郑志飞的影子,那也应该达到了目的,何苦又在五年后又对自己穷追猛打呢?想了半天,陈进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陈进到宾馆前面的湖边走了一圈,活动活动筋骨,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暂时把检察院的审查和郑小飞抛到脑后,出去吃了早点,顺便拍了几张立等可取的一寸证件照。九点不到,王强便急匆匆地过来取照片,顺便给他捎来了一个摩托罗拉8200c的履行充电器。

    王强还挺牛,不用半天的时间,中午就把驾驶证给办了出来。两人在宾馆餐厅草草地用了午饭,陈进便开着王强的桑塔纳前往楚州。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