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老同学(下)求推荐

    第十二章老同学(下)求推荐

    陈进在楚州晃荡了两天,九七年的楚州在前世是个房地产商人的陈进的眼里简直遍地是黄金。普通商品房的均价才两千出头,就是目前建在镜湖边上最高档的湖景别墅价格还不到四千。要知道十六年后的房价可是现在八倍。

    要不要重新再走上经商之路呢?陈进那颗不安分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凭借自己十六年的先知,现在开始打基础,抓住两千年以后的房地产大发展的机会,到了十六年后以自己能力完全能打造出一家数百亿的民营房地产巨鳄。

    但是冷静下来想想自己前世走的那条路,陈进又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前世的种种遗憾难道还要复制一遍吗?要这么多钱干嘛?不要说数百亿,就是前世破产前的十亿身家对于自己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数字罢了。最重要的是不但自己要活舒坦,而且还要让身边亲人生活因为自己而更加幸福,悲剧不要重演,等到数十年以后伸腿的时候尽量少留遗憾。

    思前想后,还是觉得维持现状才是目前最佳的选择。第一,自己的职业是公务员,专业对口而且又是肥缺,虽然有些平淡,但却能跟家人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第二,自己没有出卖王培林,已经改变前世的轨迹,王培林肯定承自己的情,上有县长当靠山,下有赵建成罩着,工作也肯定会很舒坦。

    真正下定决心后,陈进感到有些好笑,前世的他在工作之余,偶尔也会在著名的文学网站中文网看些小说作为一种放松。其中很多都是穿越小说,书中的主角不论是穿越到古代和象自己这样回到十几年前,无一不利用自己的先知,开创出一段轰轰烈烈事业。自己居然安于现状,寻求一种平平淡淡的生活还真是异类。

    不过,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陈进虽然决定今后想过平淡的生活,但钱好象还少了点。家里现在住着的依旧老爸厂里小三室的老公房,妹妹还在念大学。以后家里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自己的工作虽然是肥缺,但是经过这次教训后,自己将来还是要谨慎一点,无伤大雅的灰色收入可以笑纳,别的万万不能伸手,以免将来再被人抓住把柄。

    怎样才能快速的多赚点钱呢?陈进想了想那只有股票,而且投资股票赚钱对于政府官员来讲是最安全的,以后也可以心安理得的花钱。前世的他曾和不少政府官员打过交道,那些收受他巨额贿赂,平时称兄道弟的“大人”们很多都会吹嘘自己对炒股怎么怎么有心得,有的甚至从炒认购证吹起,历史上的几大行情一次不漏,每次都是大赚特赚,搞的自己象股神一样。其实,他们都是想为自己挥霍受贿所得披上一层华丽的外衣罢了。

    陈进虽然对股票了解不是太深,但他毕竟也曾投资过一些股票,至少对股市历史上的几大行情,几只牛股还是很清楚的。现在是九七年三月初,目前正处于股市的第五大行情,到五月份四川长虹创出了六十六元的高价。陈进还依稀记得,现在刚刚经历了二月二十七日黑色星期二之后,股市在逐渐复苏,长虹的价钱不过二十几块,现在入市两个月的时间就能翻两倍多。

    星期五晚上,陈进给了妹妹陈欣一千块,海鲜大餐吃掉了八百多。晚上住酒店的时候他特意从自动取款机上又取了三千块钱。取钱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卡上居然还有九万五千元,除了收受了昌华建设集团两万元的好处外,看来自己在这两年也没少捞。拿出九万炒股,剩下五千块以防不时只需。两个月以后最少也能变成二十万。

    到了后年就是著名“5.19行情”创造了亿安科技等百元股的神话,九八年股市最低迷的时候,亿安科技的前身深锦兴不过才几块钱的垃圾股。到时候趁机抄底,到两千年初,亿万科技最顶峰一百二十多块时,到时候二十万就能变成三四百万。

    三四百万二千年,几十万就能在新梅乃至石城买一套别墅。然后再到省城楚州将来升值潜力巨大的地段买个几间商铺收收租,时机恰当的时候炒炒房,买买股票。改善自己和家人生活的同时,不会再为钱发愁,省心、安全、滋润。

    来到这个时代这几天,陈进一直在犹犹豫豫举棋不定,终于下定决心后,顿时感觉神清气爽,脚下的油门也显得格外的轻盈。快到所住的酒店的时候,突然从路边窜出一辆红色的小木兰,陈进连忙一个急刹车。

    这个年代汽车的保有率还不是太高,加上又是星期天,路上的车并不太多,陈进的车速足有七十码,紧急刹车,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面对迎面冲上来的汽车以及尖锐的刹车声,骑着小木兰的女子也吓傻了,一时忘了刹车,“咣当”一声,小木兰歪歪斜斜地径直撞到了刚刚堪堪停下来的车头上。

    “啊”女子惊叫一声,扑通从车上摔了下来。

    陈进也吓了一跳,连忙拉上手闸,跳下车查看。小木兰的红色碎片撒了一地,桑塔纳的保险杠也扁进去一块。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披头散发的女子正艰难地在地上坐起来。看到人能动,陈进舒了一口气,赶忙凑上去:“小姐,你没事吧?”

    风衣女子明显被吓坏了,呆呆地坐在地上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十几秒后猛然抬起头冲着陈进吼道:“你这人怎么开车的,你……咦,怎么是你,陈进”吼到一半,女子突然语气惊喜,叫出了陈进的名字。

    “你是?”陈进也是一愣,看着风衣女子,由于女子的长发披散在脸上,他实在认不出对方是谁。

    “是我呀,黄睿蕊。”风衣女子撩开脸上的头发,露出一张明媚漂亮的脸,脸上充满了惊喜的神情。今天李秀娥又在絮絮叨叨劝黄睿蕊跟郑小飞试着相处相处,黄睿蕊不胜其烦,母女俩又搞的很不开心,索性躲出家门清静一下。心情烦躁的黄睿蕊小木兰也是开的飞快,刚刚出小区就和迎面而来的一辆车撞到一块,没想到正好碰上这两天一直在自己脑海立徘徊的陈进。

    “黄睿蕊?嗨,真是你。哎呀,怎么在这儿碰上你了。你没事吧?”陈进这时也认出了眼前这张极美丽的脸竟然是那么的熟悉,前世的记忆中跟她更是有一段浪漫美好的记忆。惊喜之余连忙上前伸出手准备把黄睿蕊搀扶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见黄睿蕊羞涩地看了一眼自己,低着头一只手抓住自己的手臂,另一只手撑在地上就要站起来。哪知她的脚稍一用力,立刻惨呼一声:“哎呦”又一次做到了地上。

    “怎么了?哪里受伤了?”陈进连忙俯身关切地问道。

    只见黄睿蕊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居然立刻饱含了热泪,只是用力咬住嘴唇,才没让它掉下来。她伸手抚着右脚踝部,用痛苦的声音道:“我的脚,痛死了”

    陈进蹲下身子,看着她那条特别修长的腿,道:“是脚踝吗?可能是扭伤了吧,你活动一下脚腕,看看能不能动?”

    黄睿蕊依言试着转了一下脚腕,突然她全身一颤,痛得嘴里只能发出一个“啊”字,连忙把一只手放进口中咬着,接着眼眶中含着的泪水终于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她不愿意让陈进看到她哭,忙把头转了过去。

    “不行,得赶紧上医院去看看,万一骨折那就麻烦了。”陈进皱着眉头道。

    “会骨折吗?那可怎么办呀?”黄睿蕊被陈进的话吓坏了,也顾不得羞涩了,梨花带雨一脸无助地看着陈进。

    “你别急,我马上送你去医院。”陈进连忙安慰道。说着,四下看了看,扶起车头面板已经撞的支零破碎的小木兰,推到路边锁上。

    当他转过身时,只见黄睿蕊正艰难地双手撑着地,艰难的想用单脚从地上站起来。

    “你别动,我来扶你。”陈进急忙跑过去,手扶住她的后背。

    黄睿蕊双手搭住陈进的肩膀,借着陈进的力量摇摇晃晃地单脚站起来,努力稳住身形,带着几分羞涩,又有几分痛楚,朝着陈进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低声道:“对不起,麻烦你了。”

    她美丽的脸上犹有泪痕,微皱着眉头,西施捧心,我见犹怜。陈进见此不免一阵心驰目摇,忙道:“你这什么话,别说是你撞到了我的车,就凭咱们是老同学,我也不能不帮你呀。”

    “是你撞我的好不好要不是你车开的这么快,刹车又这么吓人,我才不会撞上你呢。”黄睿蕊一听,咬着银牙反驳道。

    听着她前后矛盾的反驳,陈进有些愕然,因为在他前世的印象中黄睿蕊一直那种外表淑女,内心坚强,从不轻易喜怒于言表的女人。

    看到陈进不说话,黄睿蕊连忙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声解释道:“我……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别误会。还是赶紧送我去医院看看吧。”

    “你小心点,当心别碰着受伤的地方,扶住我。”陈进立刻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扶住黄睿蕊,微屈着身体,示意她勾住自己的脖子。

    黄睿蕊的脸红红的,偷偷看了陈进一眼,勾住他的脖子,然后单脚一蹦一蹦挪到汽车旁。陈进把她扶进车后座,小心地抬起受伤的右脚放在座位上,关上车门,然后又蹬蹬地跑过去捡起她的手提包,上车发动,起步前不忘回头嘱咐一声:“开车了,当心”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