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无以比拟的优势 (求收藏,推

    第十四章无以比拟的优势(求收藏,推

    今天终于上分类新书推荐了,新书最重要的就是点击、收藏和推荐。恳请各位同学大力支持老万。

    叩求点击、收藏、推荐

    李秀娥打开门看到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抱着自己的女儿,一下子愣住:“你们这是……”话未说完,突然看到黄睿蕊的右脚光着脚丫子,脚腕处还敷着厚厚的黑色药膏,顿时惊呼道:“睿蕊,你的脚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的脚就是扭了一下,刚刚去医院看过了,没事。妈,您就别拦在门口了,快让我们进去。”黄睿蕊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今天正好是周日,黄致远也难得没有出去应酬,这时也闻声跑出来:“怎么了?睿蕊的脚怎么了?”

    看到一个年轻小伙子抱着女儿,连忙把李秀娥拉开:“进来,赶紧进来。”

    陈进也顾不得换鞋子,径直走进客厅,小心地把黄睿蕊放到沙发上。跟在后面的李秀娥也赶紧搬过来一个绒布脚凳,一脸心疼的把女儿受伤的脚搁在脚凳上:“哎呦,你看看脚都肿成这样子了,睿蕊疼不疼呀?”

    之前母女俩还在为郑小飞的事闹不开心,此时看到母亲这么紧张自己,黄睿蕊心里的一点小疙瘩立刻烟消云散了,笑了笑道:“妈,不疼。”

    黄致远虽然也担心,但还是马上双手握住陈进的手,感谢道:“小伙子,谢谢你,感谢你把我女儿送回家。”

    陈进知道黄致远现在是楚州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兼主任,正经八百的副厅级干部,连忙道:“黄主任,您别客气。我和黄睿蕊本来就是大学同学,更何况今天还是我的车撞了她。”

    正坐在黄睿蕊身边的李秀娥一听居然是陈进撞了自己的女儿,霍地站起来,未等黄致远开口,厉声训斥道:“什么是你撞了我们家睿蕊,你这人是怎么开车的,你怎么能……”

    “妈,不是陈进撞的我,是我撞的他。陈进的车已经停下来了,是我来不及刹车,撞到了他的车上。陈进送我去医院看病,再把我送回家,你不感谢人家怎么还这样。我还把他的车给撞坏了呢,按理咱们还得赔他修车费和他帮我垫付的医药费。”黄睿蕊连忙打断李秀娥解释道。

    声色俱厉的李秀娥一听,顿时十分尴尬,连忙道:“那个,小陈是吧?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我不了解情况。哦对了,你的车怎么样?那个修车费和你垫付的医药费我们马上还给你。”

    “阿姨,不用了。其实我也有责任,我的车速的确快了点,吓着了黄睿蕊,这才让她没有及时反应。”能有机会到黄睿蕊的家,陈进本来就有些紧张,哪肯收钱呀。

    黄致远刚才听说是陈进撞了自己的女儿,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经黄睿蕊解释后,这才恢复常色客气地邀请陈进坐下。

    陈进本来打算把黄睿蕊送到家就准备告辞的,可是未等他开口,却被躺在沙发上的黄睿蕊抢先道:“陈进,今天就在我们家吃晚饭,就算是我对的感谢。”

    黄睿蕊是感激自己跟自己客气,但是第一次到人家家里,陈进总不能不把自己当外人吧,连忙告辞道:“黄睿蕊,我已经安全把你送到家里了,你安心养伤吧,我该走了。”

    既然女儿已经开口了,黄致远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单人沙发,不容置疑道:“小陈,坐,留下吃饭。”然后端了一杯茶走过来的李秀娥道:“晚上多炒几个菜,小陈留下吃饭。”

    黄致远作为一名副厅级干部,举手投足间都有种久居上位者的气势,他一开口,陈进饶是不好意思,也无法再推辞,双手接过李秀娥递上来的茶杯,连声道谢后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黄睿蕊则得意地冲着陈进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小陈,看你的样子也是体制内的吧?”黄致远审视了陈进一番,缓缓地开口问道。

    “是的,黄主任。我在石城市新梅县交通局工作。”陈进恭声回答道。

    “你是新梅人吧?”黄致远微微怔了怔。

    陈进看出了黄致远的疑问,连忙点头回答道:“是的。我这次是来省城是来看看上大学的妹妹。”说着,看了一眼一旁的黄睿蕊笑了笑道:“原来我还不知道,我妹妹正好在黄睿蕊的班上。”

    黄致远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是陈进送黄睿蕊去医院,接着又帮他送回家,两人又是同学关系。不过,黄致远还是第一次看到女儿对男孩子这么热情,作为父亲不得不引起他的警觉。听到陈进是来看妹妹,而且他的妹妹又在女儿的班上,两人既是同学关系,又是老师和学生家长的关系,女儿热情一点倒也没什么。

    “小陈,好好干,你们新梅可是一个出干部的地方。省委组织部刘部长就是你们新梅人嘛。”黄致远笑呵呵道。

    陈进一听暗自苦笑,心道看来新梅帮的名气还挺大,殊不知自己现在恐怕早已是新梅帮的眼中钉了。不过黄致远开口就提及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刘鸿祥,听的出来两人之间关系应该还是可以的。

    “我小时刘部长就是我们县的县委书记,后来又是我们石城的市长。”陈进顺着黄致远的话点头说道。

    黄致远没有就这个话题展开下去,接着又和陈进随意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不过,作为一名副厅级的干部,也不可能跟一个不知底细的毛头小伙聊的太多。

    陈进也知道自己不能问的太多,只不过看在黄睿蕊的面上,他倒是有心想提醒一下这位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管委会主任。于是接着由头试探地说道:“其实毕业后,我来省城的机会也不多。这次正好有时间在镜湖开发区转了转,发现变化还是很大的。我记得原来我理工大的旁边还是一片荒芜,现在不但建起了镜湖山庄,而且还开发了好几个别墅区。”

    陈进这话倒是正好搔到黄致远的痒处,黄致远是两年前调任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的。镜湖山庄和几个别墅区项目正是他拍板一手引进,也正是这几个项目才使得原本十分冷清的开发区总算有了些许人气。

    “呵呵,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两年确实是有了一些变化,不过还离市委市政府的要求的目标很远,真正能产生效益的企业还是不多呀。”黄致远呵呵笑道,不过还是稍稍流露出一丝忧愁。

    “爸,你已经干的不错了。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都多少年了远的不说,就说我上大学的四年,开发区除了修了几条路,原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这两年在我们黄主任的领导,镜湖总算是开始人气旺起来了。现在我们理工大的学生平时晚上还可以去镜湖边散散步,我们上大学那会谁敢呐。陈进,你说是不是?”黄睿蕊在一旁插话道。

    陈进点了点头,黄睿蕊说的确实是实情,当年的镜湖边荒郊野外的,治安也很差。当时还曾发生过多起学生被抢劫、女生被**的恶性刑事案件。

    黄致远找女儿笑了笑,摆了摆手道:“丫头,也不能这么说。以前主要进行的是基础项目建设。现在别看是比以前热闹了,但是类似镜湖山庄和那几个房地产项目,也不过是做表面文章罢了,真正有发展潜力的,能可持续发展的项目还是太少。”

    陈进没想到黄致远能坦言自己工作中的不足,不由有些刮目相看。同时对想帮帮他的想法也更加坚定了。

    “其实,镜湖经济开发区还是有国内大部分开发区都无法比拟的优势的,如果能准确地找到切入点,那镜湖开发区绝对有很大的发展前景。”陈进看了看黄致远,感慨地说道。

    “无以比拟的优势?”黄致远吃了一惊,一脸疑惑地看着陈进:“小陈,你倒是说说我们的优势到底在哪里?”话虽然这么问,不过黄致远看陈进的目光明显有了变化,本来他还认为陈进是个挺稳重的年轻人,怎么说着说着就大放厥词了。他当了两年的管委会主任,为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未来的发展可以说是绞尽了脑汁,他怎么从来没有发现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还有陈进口中所谓的比国内大部分开发区有着无以比拟的优势。

    “是啊,陈进,到底是什么优势呀?我怎么从来都发现。”黄睿蕊也坐直身体,扑霎着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陈进,目光中充满着不可思议。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