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光谷” (第二更求票)

    第十五章“光谷”(第二更求票)

    陈进并没有马上回答,笑了笑道:“黄主任,为什么咱们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些年发展的并不快?”

    “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不同于其他开发区。”黄致远叹了一口气道:“当初成立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定位就是要开发新技术、新材料、环保、绿色为主题的高新技术产业,这也是把开发区落户在风景秀丽的镜湖地区的最根本原因。目前并不是没有企业到我们镜湖开发区来投资,而是我们必须挑选符合主题条件的企业。难啊所以开发区这几年的发展并不是很快。”

    虽然黄致远对陈进所说的镜湖开发区拥有其他开发无以比拟的优势深有疑虑,不过他也很想知道这个优势到底是什么,不然他也不会轻易发出这个一直困扰镜湖开发区发展的感慨。

    陈进点了点头,黄致远说的没错,在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落户的条件很高,要不然象国内其他开发区那样,只讲求经济效益,不讲环抱,乱排乱放的话,恐怕现在碧波荡漾的镜湖早就不复存在了。

    “黄睿蕊,你知道镜湖边最多的是什么?”接着陈进又转头笑眯眯对黄睿蕊问道。

    “什么最多?大学啊除了我们理工大,还有楚大等七八所大学。哎呀,陈进你卖什么关子嘛,快说。”

    陈进见黄睿蕊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催促自己,同时注意到黄致远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不满,感觉到自己的确有些卖关子了,连忙道:“不光这些高校,整个楚州高等院校足有几十家。设在楚州的中央和省部级科研单位、重点实验室等也有不少,放眼国内除了北京和上海之外,就属我们楚州了。所以我说的这个优势就是人才优势、技术优势。”

    人才优势?技术优势?黄致远一脸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他原本以为陈进有什么惊人之语,原来是说的是这两个优势。楚州在历史上一直是中部重镇,建国初一度还被列为中央直辖市,其地位不是其他省会城市所能比拟的。在楚州谁不知道有这两个优势?

    这时,他倒是反而没有什么不满,镜湖开发区现在的发展瓶颈是一直困扰市委市政府乃至省委省政府的大问题。一个毛头小伙子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黄致远还为刚才自己心里还存在的一丝期盼有些好笑。当下向后靠到沙发北上,笑了笑故意揶揄地问道:“这两个优势我们都知道,但是转化科技成果、实现产业化,这可是当今世界的一大难题。关于这点,你有什么看法?”

    黄睿蕊皱着眉头想了想,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听到老爸的话,顿时有些不满地看了他一眼,接着用期盼地目光注视着陈进。

    陈进注意到黄睿蕊眼中担心的眼神,心中一暖,报以成竹在胸的目光,笑了笑道:“转化科技成果、实现产业化关键是如何抓住一个最合适的切入点。比如说我们的理工大,光学工程、材料科学工程和数字制造和装备等技术这都在全国是处于领先地位的。如果我们能够出台一些更加灵活,更加宽松优惠的政策,比如可以允许和扶植科研院的技术人员和高校的老师带着自己的科研成果来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办公司创业,完全可以将科研成果产业化。就说美国的硅谷吧,当年就是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周边逐步出现了一些中小型公司,这些公司绝大部分的领头人物就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这才形成了硅谷的雏形。现在我们有这个条件,有这个优势,完全可以以光电子产业为主创立一个‘光谷’,逐步形成‘产、学、研’一体化格局,不但能将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展起来,而且这样的形式还是将来能够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

    陈进的这番话,黄致远震惊了,“光谷”这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新名词。黄致远虽然是一名政府官员,但作为一名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题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他,也十分清楚光电子是绝对代表新科技、新材料的新兴产业,国外早在九十年代初期就已经开始发展,但在国内还是属于刚刚摸索起步阶段。正如陈进所说的,依托楚州的这两个优势,大力发展光电子产业,将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成为一个“光谷”,这是重新对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下了定义,一旦成功将对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将来的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黄睿蕊则一脸惊喜地看着陈进,关于这点作为大学教师的她来说也很有发言权,连忙道:“是啊,陈进说的没错,我们学校的很多科研项目都是很先进的,但都由于政策和资金的困难,大部分都不能转化为成果,有的甚至半途而废。如果有这样的政策,我们学校的那些教授们肯定是最欢迎。”

    “光谷”这个概念是一名理工大的光电子专家在九八年提出了,当时就受到了楚州各大高校及国家重点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的欢迎。此时陈进无耻地剽窃这个概念,提早一年让“光谷”这个新名词面世。

    沉默中的黄致远心中正在迅速地评估陈进的话,身在官场的他敏锐地意识到“光谷”不但是个新概念,而且还是一份巨大的政绩。作为一名副厅级干部,他是实打实靠自己努力干出来。他今年也已经四十九岁了,他知道自己目前最大的不足就是上面没有强有力领导罩着。如果在镜湖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位置上做不出成绩的话,最后也只能在这个级别上混到退休。但是如果自己能在镜湖开发区开创出一片新天地,将镜湖开发区真的能建设成为填补国内空白的“光谷”那他就能成为一名政治明星,就能进入省委领导的视线,在以后十年的仕途中提升到正厅甚至进入省部级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黄致远突然眼前发亮,早已磨灭的雄心一下子又膨胀起来,同时他也对眼前这个年轻人重新审视起来,只见他规规矩矩地坐在自己的面前,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浑身充满了一种和他的年龄不相匹配的沉稳。他的心里甚至暗暗拿这两天老伴一直挂上嘴上的老郑家的那个儿子跟眼前这个年轻人比较。如果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郑小飞的话,那肯定是我们家睿蕊的良配。

    黄致远心里有些好笑,自己怎么突然生出这样莫名其妙的比较。表面上依旧极力保持着矜持和淡定,有些打官腔地说道:“小陈,你这个想法的确很新颖。不过,这里要涉及到一系列的政策调整、法规的制订,不是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能办成的。”同时他也有些奇怪,这个陈进不过是个学土木工程专业的小县城里的普通公务员如何会有这等见识。

    陈进看着黄致远那张强自镇定的脸,不由腹诽道:我给你出了这么好一个主意,你还打官腔,要不是看在黄睿蕊的面上,才懒得理你了。

    “黄主任,我觉得黄睿蕊刚才说的挺好的。‘光谷’这个概念一旦出台,一定会得到广大致力于科研的专家学者的拥护。他们中不少还是两院院士和全国政协委员吧?而且在目前全国大力发展新科技、新材料、环保、绿色新型科技园区的大气候下,我相信市委市政府,省委省政府乃至中央和国务院一定会大力支持的。到时候,您作为这个项目的发起者和实践者一定会在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历史上抹上浓重的一笔。”

    开玩笑,陈进清晰地记得前世“光谷”这个概念一经提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对于那些专家学者来说,他们的科研成果能够得到认可,并且及时地转化为产业,实现自己的理想,并且能带来经济效益。对于楚省和楚州市来说既能大力发展本地经济,更是在倡导高新技术和科技产业化方面走在全国的前列,不论是市委市政府领导还是省委省政府领导,都是一份沉甸甸的政绩。

    前世那位光电子专家向楚州市政府提交了《关于将楚州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建成“光谷”的建议》后,楚省和楚州市很快就做出了决策:“光谷”这面大旗,楚州志在必夺

    更关键是楚州的那些拥护“光谷”知名的专家学者,他们中的两院院士和全国政协委员分别在第二年联名向国务院提出建议和在全国**上联名提出了提案,建议在楚州建设“光谷”。很快,国务院相关部门就正式批准在楚州建立国家级光电子和信息产业基地。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从此也高配为正厅级。只不过,在陈进的记忆中后来的管委会主任已经不是黄致远了。

    陈进的话,黄致远一点就通。不但和他自己心里想的一样,而且还点出了楚州那些专家学者的能量,心情顿时大好,哈哈大笑道:“想不到你小陈还挺会拍马屁的嘛。不过,你确实说的很好。嗯不错,目光敏锐,有想法。待会咱们好好喝两杯,我这儿可是有三十年的茅台呦。”

    听到黄致远对陈进的评价和看到他高兴的样子,黄睿蕊的心中也充满了甜蜜。前天她还在跟父母说,自己一定会带一个让他们满意的男朋友,眼前的陈进不正是最佳的人选吗?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