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府人家

    第十七章天府人家

    接完黄睿蕊的电话,陈进的睡意全消,从床上坐起来,点了一根烟。陈进知道刚才自己的拒绝,可能多多少少伤害到了黄睿蕊。联想到前世那**的一夜和黄睿蕊离开时那幽怨的目光,陈进轻轻地叹了口气:“一切顺其自然吧”

    王强的电话直到五点半才打过来,约好六点在天府人家碰头。天府人家就在石城最繁华的中山路上,陈进记得这家以经营川菜为主的饭店的老板是个有背景四川人,后来这家饭店扩张的很快,慢慢形成了以餐饮、娱乐为一身的天府娱乐餐饮集团有限公司。可惜十年后,可能是由于过于张扬,也有可能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在一次扫黑严打中这个四川老板以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罪被判了无期,一度在石城非常风光的天府娱乐餐饮集团有限公司也随之解体。

    站在天府人家的门口,看着闪烁的霓虹灯。陈进的心里泛起一丝苦涩,这个四川人跟前世的自己很相像,都是从顶峰掉入无底的深渊,相信十年后深陷囹囵的他肯定也会后悔自己不该走上这条不归路。

    “平淡是福啊”陈进暗暗感叹一声,跨入了酒楼。

    在穿着一身象征着火辣的红色唐装的服务员的引导下,来到了事先约好的308包厢。

    “兄弟,总算是见着你了”刚一进包厢,陈进的顶头上司赵建成就马上迎上来,握着陈进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关切地问道:“身上的伤都好利索了吧?”

    赵建成是个很讲义气,恩怨分明的人,不然后来也不会落到那副田地,陈进为此对他也很愧疚。此时握着赵建成的手,陈进的心情有些复杂,连忙道:“些许皮外伤,早就没事了。”

    这时,包厢中的另外两个人也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前一后地迎上来。陈进一看前面的那人,连忙松开赵建成的手,紧走几步,客气道:“梁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此人正是石城市市长杜汉杰的同学,昌华建设集团的董事长梁昌华。梁昌华双手握住陈进的手,言辞恳切道:“陈科长,说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我得好好谢谢你。”

    陈进理解梁昌华此时的心情,如果自己的检察院没有顶住,跟前世一样,首当其冲的就是昌华建设集团,一点五亿的工程就将泡汤。更不要说之后王培林下台,杜汉杰黯然离开石城等后续效应,以梁昌华的精明不会想不到背后的利害。就此一点,梁昌华的确是非常感激自己。

    面对梁昌华诚恳的感谢,陈进依旧如同上次和王培林、赵建成一起第一次和他见面时一样,神情恭谨道:“梁总,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您千万别客气,别叫什么科长,就叫我小陈吧。”

    撇开梁昌华是市长杜汉杰同窗好友这层关系,梁昌华的个人能力也不能小觑,后来的昌华建设集团可是楚省最大的民营建筑承包商,梁昌华还一度登上过胡润富豪排行榜的前一百位。对于这样一名成功的企业家,陈进内心还是十分尊重的。

    梁昌华看着陈进的眼神顿时一变,说心里话他今天的确是非常感谢陈进,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受尽磨难的年轻人居然依旧谦逊守礼,没有任何委屈和居功自傲的神情流露。梁昌华不由对这个年轻人感激的同时高看一眼。

    “哈哈,好就称呼你小陈。不过,感谢是必须的,待会我一定好好敬你三杯。”梁昌华重重地握了一下陈进的手,哈哈笑道。

    “兄弟,咱们就不说了。咱们还要一起共事,以后只要用得着我蔡某人的地方,你尽管开口。”跟在梁昌华后面的那人也算是陈进的老熟人了,他就是向陈进行贿的昌华建设集团石新路建设工程的项目经理,也是梁昌华的小舅子蔡华强。

    “强哥,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对于这个浑身带着江湖气的蔡华强,陈进也是亲热地说道。

    之后,梁昌华要拉着陈进坐主位,陈进那里肯坐。一番歉然后,还是梁昌华做了首席,赵建成次之,然后才是陈进和蔡华强。

    刚刚落座,王强便急匆匆地跑进来:“大家都到了?抱歉,单位有事,实在是跑不开。”看到人都到齐了,忙不迭地道歉道。

    “强子,想不到你工作还是挺积极的嘛。”梁昌华笑着打趣道。

    “梁……梁叔叔,我迟到了,待会一定自罚三杯。”王强看着梁昌华,拗口地苦笑道。

    梁昌华虽然年近不惑,但是长得嫩相,比三十出头的赵建成看上去都年轻,也难怪王强不好意思叫他叔叔。

    “呵呵。强子,别听你爸的,你还是叫我梁大哥吧。小陈,你也这么叫,咱们各交各的。”梁昌华呵呵笑道。

    “嘿嘿,行,梁大哥不过当着我爸的面,我还是叫您叔叔,要不然我爸有得收拾我。”王强一边坐下,一边抓着脑袋嘿嘿笑道。

    昌华建设集团中标石新路工程是王培林一手促成,王强是王培林的儿子,赵建成和陈进即是王培林的嫡系又是甲方,大家的利益相同,里外都不是外人。醇厚的五粮液,麻辣可口的川菜,包厢里的气氛十分热烈。

    梁昌华特意倒了三杯酒,向陈进举杯道:“小陈,感谢的话就不说了。一句话,我认你这个朋友。我敬你三杯。”

    前世陈进和梁昌华就见过一次面,谈不上熟悉。今天看来梁昌华为人大气、豪爽,陈进暗暗心折,难怪即便在杜汉杰失势的情况下,梁昌华照样能把昌华集团做大做强。

    “谢谢梁大哥看得起我。”陈进也矫情,虽然他以后不一定有求梁昌华的地方,但是他还是很希望能交这样一位朋友。

    两人同时连干三杯,相视哈哈大笑。梁昌华放下酒杯,难得地叫了一声“痛快”

    “陈进,咱们兄弟也啥说的。沈国平和田厚仁的帐,哥们一定给你讨回来。”王强站起来干了杯中的酒,一脸义愤填膺道。

    “强子,别那么激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吃过亏呀?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是那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别给你爸添麻烦。”陈进笑了笑道。

    王强瞪了眼睛:“咱们还怕沈国平和田厚仁这两个混蛋我咽不下这口气。”

    “强子,陈进说的对。他们现在正盯着老板,别给老板添麻烦。再说了,你别忘了沈国平和田厚仁后面还有人呢。”赵建成皱着眉头道。

    其实王强心里也清楚其中的利害,只不过这次陈进吃了这么大的亏,而且还针对自己的老爹,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但听到赵建成也这么说,只得悻悻地坐下来。

    梁昌华面带微笑地听着,没有插话。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嗯,有头脑,识时务。他的心中对陈进又增加了两条评语。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