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你是江姐

    第十九章你是江姐

    送走梁昌华,挂上门,陈进狠狠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一百五十万放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居然义正严词地拒绝了,心里的滋味真是难以形容。整整一百五十万啊现在马上投入股市,两个月以后就能变成三百万。到了明年趁深锦兴最低的时候抄底,一年半之后就是六千万。陈进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算了,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我还是踏踏实实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吧。”一阵发泄后,垂头丧气地倒到床上。

    “叮咚叮咚”刚刚闭上眼睛,门铃又响了。

    该不是梁昌华去而复返吧?陈进心里嘀咕着打开门。

    “嘿嘿是不是房间里藏着美女啊?”只见王强一脸yin笑着站在门口。

    “你们不是唱歌去了嘛,怎么没带一个出台?”陈进舒了一口气,没好声地说道。

    “唉倒是有一个顺眼的,不过被建成哥捷足先登了,我这不是正郁闷着嘛,就到你这儿来寻求安慰。”王强一边挤进门,一边唉声叹气道。

    “你小子别恶心了。怎么?今天不回家了,想在我这儿凑合一宿?我可没工夫听你瞎白话,我困了。”陈进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

    王强一屁股坐到刚刚梁昌华坐的位置,看了看茶几上的茶杯:“你就别装了,刚刚是不是梁昌华来过了?他来感谢你了?”

    陈进一惊:“你怎么知道?”

    “去歌厅他沾了沾屁股就走了,刚刚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他的车从停车场开出去。吃饭的时候人多不方便,他肯定是偷偷上你这儿来了。这次没有你,他的工程能保得住?一点五个亿他能不感谢你?”王强靠在椅背上,一副了然的样子。

    陈进坐到王强的对面,看着他道:“强子,我看你好象对梁总有意见?”

    “也谈不上有意见,就是没大好感。你别看我吃饭的时候一口一个梁大哥叫的这么亲热,那还不是为我家老爷子考虑。他是杜市长的同学、好朋友,我家老爷子得靠着杜市长,这里面我懂。不过话也说回来了,如果这次不是他上赶子地盯着石新路工程,你也不会遭这么大的罪,我家老爷子也不会差点折进去。你说,他梁昌华已经是千万身家了,他要这么多钱干嘛?”说到最后王强激动的神情流露出一丝无奈。

    陈进还是难得看到王强如此感概,没想到没心没肺的强子也挺深刻的。要这么多钱干嘛?前世陈进也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直到后来自己站到公寓天台上的时候才想明白这个问题,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可能这是商人的通病吧?到了一定程度赚钱已经不是为了生存、过好日子,而是变成了一种乐趣,一种自我挑战的乐趣。

    “强子,你不是生意人,不了解生意人的真实想法。我只能说梁昌华他没错,这是政治斗争,有时候政治斗争也是非常残酷的。”陈进叹了口气道。

    “哎,我看你怎么搞的象我爸一样,也学会扮深沉了。”王强瞪着眼睛看着陈进。

    “算了,也不是这没意思的了。对了,梁昌华怎么感谢你的?得了这么大的便宜,也该出出血了。”接着,王强又挥了挥手道。

    陈进一向跟他没什么秘密,包括上次蔡昌华硬塞给他两万块也告诉了王强。

    “工程造价的1%,不过我没要。”陈进淡淡道。

    “哦,1%,一点五亿的1%……啊1%一百五十万陈进,你没发烧吧。那可是一百五十万,你怎么能不要呢?那可是你应得的。”王强一下子跳起来,摸了摸陈进的额头,大声说道。

    “别大惊小怪的。”陈进拍掉王强的手,笑道:“你刚才还不是再说要这么多钱干嘛?”

    “那咱们怎么能跟他比,人家早已经是**社会了,咱们可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说你怎么就不要呢?白便宜他了。”王强拍着大腿,一脸替陈进惋惜。

    “收了这钱不踏实。你还想让我再进一次检察院呀我现在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小日子过得挺舒坦的。我可不想过提心吊胆的日子。”

    “这一百五十万砸在手里是烫手。不过,那毕竟是一大笔钱。他梁昌华总不能去告发你吧?”王强低头想了想,肉痛道。

    “算了,都已经不要了。不过,我也提醒你,什么钱该拿,什么钱不该拿,你可不能犯浑。”陈进摆了摆手,同时提醒道。

    “我哪能跟你比。我就一跑腿的小科员,向老外招商引资,只有求人,哪有人求我呀我参加工作还比你早一年呢,到现在还是个月光族一个。要不是有时建成哥帮着报销点烟酒钱,弄点油票什么的,日子哪里过得下去呀?”王强叹了口气道。

    看到王强垂头丧气的样子,陈进的心里一动,王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自己也应该帮他一把。

    “想赚钱还不容易我教你炒股吧,保你赚钱。”

    “你会炒股?以前也从来没见你炒过股呀?”王强奇怪地看着陈进。

    “我有消息呀,我有内部消息。”说着,陈进拿出bp机,翻到今天涨停板的四川长虹的报价给王强看:“你看看,这个股票我今天二十二块多一点买进了四万股,一下子就涨停板。而且我有确切消息最起码要涨到六十块。”

    “还真的涨停板?二十多块,四万股,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钱的。要涨到六十块?真的?假的?我妈也炒股,不过她老是赔。”王强半信半疑道。

    “爱信不信我告诉你,我这次去楚州,正好遇见我一个大学同学,人家可是基金经理,专业操盘手,消息可准确了。”陈进故意编了一个理由。

    “我是没钱,要不我也让我妈买点这个股票?要涨到六十块,翻一翻还要多。”王强动心了。

    “让你妈买,不到六十块别抛,亏了算我的。不过,你得告诉你妈,千万要保密。”陈进可不想闹的满城风雨。

    “什么叫亏了算你的?你上次遭了这么大的难,都没把我爸卖了,难道你还会害我?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道理我懂。”王强不满地白了陈进一眼。

    “嘿嘿,你知道就好。”不过刚刚王强提到自己没有出卖王培林,问出了一个藏在自己心底已久的问题:“强子,如果当时我实在顶不住了,真的把你爸给卖了,那你恨不恨我?咱们还做不做得成兄弟?”

    “怎么可能呢?”王强笑道。想了想,又笑着道:“不过,如果你真地顶不住了,把我爸给卖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原谅你。知道原因吗?因为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绝不能忍受自己最好的兄弟的背叛。就好比要是在古代,那咱俩一定是结拜兄弟,我爸那就是你爸,怎么能出卖自己的爸呢?咦,没事,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是不是在里面有过这个念头?”

    虽然王强把这个问题当成玩笑,但是陈进的心里却是一震,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王强会这么恨自己,不肯原谅自己,原来在他把和自己之间的这段兄弟情是看的如此之重。陈进不由暗自感慨道:有这样一个兄弟真好

    不过表面上还是掩饰住自己的真实情况,故装不满道:“两天两夜不给吃,不给喝,剥掉衣服受冻,没完没了地审问,骂你,打你,你受得了吗?换你试试?”

    “不说了,我不说了。”王强一听顿时连连拱手手讨饶道:“你现在是功臣,我家老爷子也打心眼里感激你。如果换了我,我肯定受不了。要搁解放前,你是江姐,我就是浦志高。”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