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山雨欲来

    ——    >

    第151章山雨欲来

    “这里原来一片湖泊,大跃进时期,响应中央向大江大湖要土地的号召,被围垦成良田。www.26dd.cn九一年大洪水,西门外大堤生了溃堤,这里数千亩的土地全部被淹没,好在由于这里的地势比较低,再加上溃堤堵住及时,大水没有冲进市区。这里如今就成了这幅样子。如今石城市区已经展到了瓶颈,坯子已经定型了,再弄来弄去也弄不出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一座城市不能没有水,而我们就在长江边上,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只要能有一道铜墙铁壁的屏障,完全能在这里建起一座新城。”

    杜汉杰一手叉着腰肌,一手指着这片隶属于西城开区的广阔土地,很有些激情飞扬。

    谋划一座新城这是陈进第一次从杜汉杰的口中听到这个消息。同时对杜汉杰这个构想相当佩服。他清楚地记得,西门外大堤这一片后来的确是作为新城开,但这已经是零八年以后的事了。主要是市区内完成旧城改造后,由于地理关系市区的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在那个土地财政的时代,当时的政府急需开辟新的利益增长点,这才将西门外大堤这一片作为新城开。而杜汉杰的这个构想比原来的整整提前了十年,而且他是实实在在地从城市展的角度出。

    “杜书记,您看这里地势低洼已经初步形成了一片湿地,如果稍加修饰,外面和长江打通,建一座水闸,这样不但能起到防洪排涝作用,而且还能围绕这片湿地建一座大型的滨江湿地公园。我们的新城以这个湿地公园为中心,向三面扩展,东部和市区连成一片,北部和西城开区的新建街道接壤,在新城建设的同时对老城区和新建街道的建设正好起到一个带动的作用。”这是后世石城新城的总体规划,当初在石城各个主要交通路口都树有这样一个新城规划的巨大广告牌,陈进很自然的把这个十多年后的规划提前向杜汉杰展示出来。

    杜汉杰的眼睛顿时一亮:“好这可是大手笔。我们打造一座新城就是要向沿海地区看齐,建设一座现代化的新城。呵呵,陈进,真没想到你居然能有这样一个思路,不错,不错。”

    陈进连忙谦虚道:“杜书记主要是您有建设新城的这个思路,您选中这块地方,肯定也是看中了这一片湿地,作为我们新城开的一个亮点。我不过是谈谈自己的感想,要是您没有这个思路的话,我也根本想不到。”

    “哈哈,你呀我看你现在越来越会拍马屁了。不过你这个想法确实不错,我们建设新城就是要起点高,标准高,还要充分考虑城市的功能。一旦建成那我们石城一定会成为楚省第一流的城市,完全可以向楚州看齐。”杜汉杰指着陈进哈哈笑道。

    他之所以把这里作为新城的选址,主要也正是看中了西门外大堤内的这片湿地,陈进刚才说的那些不但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而且比他原有的想法更进一步,更加具有操作性和前瞻性。更重要的是陈进把他的想法很聪明地依附在自己的思路上,这让他很开心,也很得意,恰恰说明自己选择这里建设新城的想法是十分高明的。

    这时两辆奥迪一前一后地从远处开过来,这里地势空旷,鲜有人来,杨利和王培林早就看到站在大堤上的杜汉杰和陈进。车子开到大堤下,未等停稳,两人几乎同时打开车门,一路小跑,跑上大堤。

    这里是西城开区的地盘,大堤的维护和管理又隶属于水利局,杜汉杰把他们两个叫来,就是这个想法。看到两人一路小跑上来,还微微显得得意地看了陈进一眼。

    杜汉杰把自己的想法和陈进提出的建议融合在一起,跟杨利和王培林讲了一遍。

    王培林当即若有所思道:“如果把这里跟长江打通,建一道闸门,不但能很好的保护这片湿地,而且对我们石城整个防汛排涝工程能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杨利则用手搭在眉毛处,极目远眺,看了一会,又展开他随身带来的总体规划图对照了一下,兴奋地道:“领导就是领导,思维开阔,眼光独到。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块宝地呢?我看这个新城规划完全可以和我们整个西城开区的总体规划结合在一起,这样对我们将来的招商引资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陈进很佩服杨利的反应,说话间就把新城纳入到西城区的范围,一旦开建,那将是一份沉甸甸的政绩。

    杜汉杰挥挥手,道:“目前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是否可行,还得请专家来论证,光拍脑袋来决策,我们迟早要吃大亏。”

    杨利道:“我马上就给省设计院去函,不,我明天就到省设计院去。”

    杜汉杰摇了摇头:“省设计院那几个权威我都认识,当初西城开区原有的那份规划不就是他们搞的嘛我建议你还是找上海、深圳的设计院,有可能的话还可以邀请海外的设计院参与进来。”

    接着杜汉杰又转头对王培林道:“这个湿地滨江公园涉及到你们两家,你们好好配合,既要美观,又要兼顾到城市防洪排洪的功能性。尤其是这里的大堤一定要做到能抵御百年一遇的标准。”

    从大堤上下来,王培林有意拖在后面,拉了一下陈进的衣服,小声说道:“小进,晚上到家来吃饭。”

    对于王培林,陈进一直是相当尊重的,连忙点了点头。心里估计很有可能是为了联合调查组的事情,既然杜汉杰已经正式通知自己参与联合调查组,肯定已经在下午的会议上提过这件事。

    坐进车里,一圈兜下来,早已过了下班的时候,杜汉杰吩咐了一句:“直接回家吧。”

    “对了,陈进,你看看综合科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杜汉杰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陈进知道杜汉杰是在考虑秘书的继任人选,主动让自己提个人,这倒让陈进很意外。市委书记的秘书,哪怕是临时的,一般都要秘书长亲自选定,杜汉杰随口的一句话,充分体现出对自己的信任。

    不过陈进有些为难,综合科内除了副科长高玲和借调到市委督查室的魏明是副科外,其他的都是一般工作人员,级别都不够。

    稍稍想了想后,还是提了一个人的名字:“综合科的韩伟不错,进市委办也有两年了,文字功底也不错。就是为人有点内向,级别也只是普通科员。”

    为人内向从另一方面来说就是话不多,嘴紧,这是领导身边工作人员必须要具有的素质,同时进了市委办两年依旧是普通科员,从侧面也能反映出韩伟出身清白,没有什么关系。陈进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比较看好韩伟的能力,而且和魏明一样,跟自己跟的挺紧。自己下去后,也便于掌握杜书记的一些动态。这也算是他的一点私心。

    杜汉杰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陈进知道杜汉杰为人谨慎,即便是认可了自己的推荐,但还要做一番了解,也就闭紧嘴巴,不再多说什么。

    送杜汉杰回家,回到市委大院取了车,陈进直接开车来到王培林家。王培林早已回家,王强的老娘正在厨房里忙活,王强基本上待在新梅,也很少回家。家里如今就是老俩口。

    桌子上已经摆了几个凉菜,王培林从柜子里拿出一瓶茅台:“听强子说你平时爱喝这个,今天咱们爷俩就把它干了。”

    “要不等等阿姨吧。”陈进往厨房张望了一眼。

    王培林摆了摆手:“她还有几个菜要炒,咱们先喝起来。”

    两杯酒下肚,王培林果然提到了联合调查组的事:“今天在会上,宣布联合调查组名单的时候,杜书记临时把你的名字也加了进去。你现在的工作怎么安排?”

    原来王培林更关心的是自己,陈进的心里微微一热,把杜汉杰跟自己谈话的内容向王培林说了一遍。

    王培林一听顿时释然,杜汉杰此举充分显示了对陈进信任的同时,肯定还要重用。

    “当初你没有跟我一起到水利局,这一步算是走对了。要不然你没有在柳坪干出成绩,杜书记也不会注意到你。看来我今天还要恭喜你,你很有可能成为我们石城最年轻的处级干部。”王培林端起酒杯笑呵呵道。

    陈进连忙也端起酒杯和王培林干了一杯:“王叔叔,当初我没有跟您一起到水利局,说心里话当时我也是怕了,就想着安安稳稳地和家人一起过日子。没想到阴差阳错,没两个月的时间,我也调到了市里。”

    王培林笑道:“你才多大呀,就想着过安稳日子了。你看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想再往上蹦一蹦呢”说着,王培林看了陈进一眼,有些羡慕道:“其实你头脑冷静,工作能力又强,不但深受杜书记的信任,而且还和黄书记的关系也相当不错,很适合在官场展,你可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呦”

    陈进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早已想通了,既然走上了这条路,我就好好混,也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当初要不是您提拔我,哪有我今天呀王叔叔,我敬您一杯。”

    王培林很高兴,陈进不是一个忘本的人。同时他也很感慨,干下一杯酒后,长叹一声道:“不过官场上历来你虞我诈,有的时候为了争权夺利不惜置人于死地。当初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在这方面你也要主意,纵然没有害人之心,但绝不能没有防备之意。”

    听到王培林提到那件事,陈进的心里也颇为感慨,自己顶住了那短短的几个小时,不但自己的命运生了转折,同时也挽救了王培林和杜汉杰,乃至他们的家庭。人千万不能走错一步,稍稍走错一步,就有可能坠入万丈深渊。

    “这次湖口长江大堤出问题,我们水利局还算幸运,得到消息后及时进行了复查,这才查出了问题。要不是你多次提醒我,说不定这次就被他们蒙混过关了。对了,前两天强子打电话给我,让我们水利局把支流堤岸防汛工程提前,还说是你让他打电话给我的?”王培林又道。

    陈进听的出王培林话中带有疑问的意思,笑了笑道:“我主要也是考虑到有备无患,前两年虽说没有大的险情,但将来生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尽量做到有备无患吧”

    王培林也是个谨慎的人,尤其是年初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更让他凡事小心翼翼。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虽然时间紧了点,但抓抓紧还是有可能在明年汛期来临之前完成的。看来也有必要跟下面的人敲敲警钟,做到有备无患。真的要是来一场象九一的那样的大洪水,那就来不及了。”

    “这次的联合调查组,我们水利局主要是负责新建大堤的复查,这事我交给建成负责,大家都是自己人,协调起来也方便。纪委、检察院、审计局还有你们督查室主要是负责调查新建大堤工程中出现的**情况。这次湖口出事,虽说总承包单位是北湖水利建设公司,但主要责任在湖口水利建设公司的身上,而且据我了解当初何卫青之所以能拿下这段工程,是何保东从中牵的线。这个何保东和孙大光的关系可是不一般呦当初孙大光是何等的强势,一般人的面子,他谁都不卖,唯独给了何保东这个面子,这里面很值得玩味。”王培林说着意味深长地看着陈进。

    一方面在孙大光落马之前,王培林是受够了孙大光的窝囊气,另一方面当年在修建长江大堤时,王培林还是新梅县的常务副县长,当时这么大的工程,属于自己辖区内的谁不想分一杯羹,王培林为此还找过孙大光,但当时就碰了一鼻子的灰,后来就连李信光出面也不管用,可见当时孙大光的强势。但何保东偏偏就能为何卫青的公司拿到了湖口辖区内的工程,这里面没有猫腻怪了

    陈进知道王培林这是在提醒自己。换句话说王培林是看出了杜汉杰今天之所以大动干戈,目的就是要拔出萝卜带出泥。

    ……

    “大哥,听说市里组建了联合调查组,要严查湖口大堤出现的质量问题,怎么办?”下午听说市里决定由纪委牵头,会同检察院、水利局、审计局还有市委督查室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湖口长江大堤出现的质量隐患进行调查,何卫青顿时坐不住了,当晚就渡江来到北湖县找他的大哥何保东想办法。

    “怎么办?怎么办?我说你是猪脑子啊想钱都想疯了,偷工减料不算数,居然还用竹条来代替钢筋。我看你是胆大包天,连脑袋都不想要了是不是?”何保东指着何卫青一顿臭骂。

    其实他早就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他担心的绝不是大堤出了问题怎么简单,而是市委书记杜汉杰的态度。他听说杜汉杰在会议上大动肝火,副市长裘海稍稍辩护了几句,就被他狠狠地批评,这是为什么?领导到了一定的层次都会保持领导风度,而且杜汉杰本身就是一个很讲格局的领导。这次一反常态,表现得有些过头了。作为北湖县委书记,何保东对市里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包括现在杜汉杰和贾振江的联手,让市长钱东盛和市委副书记沈志平的组合很被动。作为新梅帮的铁杆,何保东最为担心的就是杜汉杰的目标其实就是自己,想利用这件事的目的就是想把自己拿下,从而进一步打击新梅帮。

    何保东很清楚自己一直以来他都是紧跟钱东盛的步伐,从湖口县长的位子上调到北湖出任县委书记短短两年的时间,就已经把北湖经营的象铁通一般,成为新梅帮继新梅县之后第二个根据地。就连杜汉杰原来的秘书顾有为来到北湖出任副县长,也被他压制的死死的。关键是他的屁股也很不干净,要是被杜汉杰抓住了把柄,那就是第二个孙大光。何保东哪有不恼火的道理。

    “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干,当初大家都这么干。”何卫青不服气地嘀咕了一声。

    “现在的问题是人家没出事,你分包的标段出事了。你就是典型,就是出头鸟,你懂不懂?”何保东气不打一处来,训斥道。

    何卫青不敢再说话了,眼下除了自己的大哥,没人能救自己。

    何保东长出了一口气,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既然事情已经出了,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自己争取主动。向调查组老老实实地坦白自己的问题,千万不要再搞什么小动作了。”

    何卫青一定顿时急了,连忙道:“大哥,这样的话,那我不就要坐牢了。”

    “坐牢?”何保东冷哼了一声:“幸亏是及早现,没有酿成大的后果,要不然枪毙你也不过分。”

    看到何卫青的脸色刷白,何保东心中有些不忍,摆了摆手,口气缓和道:“算了,现在说这个也没有用了。你现在的态度一定要好,也不要心疼钱,该返工该补救的地方一定要无条件执行,千万不能推脱。其他的我来想办法。”

    何卫青一听,跳起来了:“让我无条件返工?如果他们让我重修一遍,那我就重修一遍呀?那我的家底全部贴进去都不够,还不如坐牢呢再说,当初赚的钱又不是我一个人拿的,孙大光就拿走了一百万。县里的那些人这些年从我这儿拿了多少好处,我都一笔一笔的记着,惹急了,我全都捅出来,看谁的日子好过。”

    “糊涂”何保东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猛然站起来,瞪着何卫青:“你想干什么,我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看到何保东怒,何卫青就是再混蛋也不敢在自己大哥面前飙,低下头嘴里喏喏道:“当初工程结束后,验收本来就是合格的,而且早已过了保修期。现在出了问题,凭什么让我出钱。”

    “我说过让你重修一遍吗?”何保东冷冷道。

    看到何卫青不说话了,何保东缓缓地坐下来,喝了一口茶,道:“我是让你争取主动,毕竟事情是出在你们湖口水利建设公司承建的大堤上,你既然不想坐牢,就一定要做出一副主动的样子,让别人感到你在尽力弥补。你不是说当初别人都这么做吗?联合调查组不但要调查湖口大堤的问题,同时也要对石城境内所有的大堤进行复查。既然你这儿出了问题,那别的地方也能查出问题。到时候难道所有大堤都要重修一遍吗?”

    何卫青抓了抓头皮,道:“大哥,据我知道当初修大堤的时候,没有一家不偷工减料的。我这个用竹片代替的钢筋的做法也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除了市区那一段不敢动手脚之外,其他地方的大堤我敢保证都有这种情况。”

    “你知道就好”何保东没好声气地瞪了何卫东一眼,敲着桌子道:“到时候就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了,这叫法不责众,你懂吗?还要揭别人,我看你是昏了头了,犯了众怒,谁也救不了你。”

    “对对对大哥,你说的对我刚才也是一时冲动,说的都是气话。破坏规矩的事,我就是进去也不会干的。”何卫青连连点头道。

    “对了,你刚才说湖口很多人都收过你的钱,梁光收过吗?”何保东沉思了片刻后,问道。

    “梁光?大哥,当初你在湖口当县长的时候,就是梁光仗着有杜汉杰撑腰跟你对着干,他哪会收我的钱呀而且这次的事故原本早已经压下去了,塌方的地方我也早就修好的。但是还是漏出了风声,我估计就是梁光搞的鬼。湖口水利局的副局长陶明和他走的很近。”

    何保东轻轻“哦”了一声,微微露出失望之色。湖口县现任县委书记朱伟民和县长高富林一个是原市委书记李伟山的人,一个是原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郑志飞的人,只有现任常务副县长梁光是杜汉杰当市长的时候提拔起来。既然杜汉杰把目标对准了他,如果能在梁光身上找点毛病,到时候上面就有了和杜汉杰讨价还价的筹码。

    何卫青虽然没有何保东这样心思缜密,但论起搞阴谋诡计也是一把好手,看到何保东的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他立即就明白了大哥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想了想后,连忙道:“大哥,虽然梁光没有收过我的钱,但他收过别人的钱。”

    “谁?有证据吗?”何保东顿时直起身子,惊喜地问道。

    “一个从汉河过来的建筑老板。去年湖口水利局有个水电站项目,标的要一千多万,当时我原想争取一下,老田私下里也答应让我做。但是直至开标前夕,老田才偷偷告诉我,这个工程我们湖口水利建设公司没戏了,工程交给了湖口一建。其实湖口一建根本是挂个名,是有人挂靠他们的,这个人就是那个从汉河市过来的建筑老板。老田当时亲口告诉我,是梁光出面打的招呼。”

    “这算什么证据?道听途说,这种举报信纪委每天都有。”何保东一听大失所望,冷笑道。

    “不是,大哥这个我也知道,你听我把话说完。”何卫青连忙道:“梁光在省城有个女人,还为这个女人买了房子。这个房子我托人查过,产权人是虽然是那个女人的名字,但付钱的就是那个建筑老板。”何卫青说着,看到何保东的脸上依旧带着狐疑之色,得意道:“那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我认识,买房款使用支票付的,支票上的法人章就是汉河来的那家建筑公司,我还复印了一份。”

    何保东终于松了一口气,手指在桌上打着节拍,思考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

    联合调查组由市纪委牵头,市纪委副书记王国华任组长,副组长分别是王培林和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王振亮。第二天王国华亲率联合调查组赶到湖口。

    王国华五十出头,因为在一个楼里的关系,陈进和他也算比较熟悉。王国华这个人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深得何君明的信任。原先是新平区的纪委书记,当初在新平区的时候就查办了不少案子,也得罪了不少人。据说何君明当时就是看中王国华这种不畏权贵,铁面无私的性格,力主把他提拔到市纪委副书记的位置上。

    从面包车上下来,湖口县委书记朱伟民、县长高富林带着湖口县委领导班子成员,已经站在大楼下迎接了。

    “王书记,你好,你好”看到王国华等人下车,朱伟民连忙迎上来,“我代表我们湖口县委县政府,欢迎联合调查组的各位领导到我们湖口来指导工作。”

    按理县委书记和纪委副书记同为正处级,大家平级。要是论实权,纪委副书记还比不上执掌一方的县委书记。但是今天王国华是代表市委来的,而且湖口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朱伟民和高富林把姿态都放得很低。

    “王书记,眼前就要中午,各位领导先到湖口宾馆休息一下,吃过午饭后再开始工作吧。”高富林也走上来笑呵呵道。

    “不用了,朱书记,高县长,现在时间还早,我们还是一起到大堤上去看看吧。”王国华拒绝了朱伟民和高富林的好意,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其实九点从石城出,赶到湖口已经快十一点了。县城吃饭一般都早,眼下正好是饭口。大家都知道王国华这张大黑脸,如今又是联合调查组的组长,都不好说什么。朱伟民和高富林也只得带着县委办主任和分管农业水利的副县长,陪同联合调查组一行来到了现质量隐患的长江大堤上。

    湖口长江大堤之所以被现质量隐患主要是现在正好是枯水期,由于水下护岸严重不足,再加上水上护坡块石以薄充厚,造成了堤岸塌方,这才使得里面用竹条充当钢筋暴露出来。陈进随同联合调查组来到现场后看到原来塌方的地方有修补的痕迹,后来水利局进行复查的时候,又重新敲开了。里面一根根竹条清晰可见。

    王国华脸色铁青,一言不,几名纪委的干部忙着拍照取证。此次联合调查组相比纪委、检察院、水利局、审计局都派出了五六人,陈进作为市委督查室的代表就他一个人。但是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他的身份比较然,多少有点观察员的意思。

    赵建成也是调查组的成员之一,趁着纪委和检察院的几个人忙着拍照取证,向相关人员核实情况的间隙,陈进把赵建成拉到一边。

    赵建成接过陈进递上来的烟,摇头不已道:“胆子真够大的,先不说混凝土是否达标,单单看水下的这点抛石量和护坡块石的厚度,比最基本的工程量差不多还要少三分之一。更别说高度和宽度都明显不够,还用竹条代替钢筋。这里面的利润要多少呀?我看一倍都不止。真佩服那些竣工验收的人,他们难道就不怕出事?”

    因为是枯水期,原本水下的大堤底部都暴露了出来,一看就知道水下护岸抛石量严重不足,塌方的地方不但暴露出里面是竹条,而且护坡块石以薄充厚也看的清清楚楚。赵建成虽然刚刚从事水利工作不久,但毕竟也是路桥专业出身。在这方面还是很内行的。

    “现实就是这样,再说这些都没用了。你们水利局有没有具体的补救方案。如果整条大堤都是这样的情况,近一百公里的大堤,能不能抢在明年汛期来临之前整改完成这才是关键。”陈进不无忧虑道。

    “我看够呛”赵建成摇了摇头,苦笑道:“但愿全线复查的时候,这种情况不是太多。按照规定,象这种大堤除了重建,没有其他最佳的补救办法。象遇到九一年那样的大洪水,准得溃堤。眼下时间和资金都不允许,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在大堤外打桩,然后补抛块石,增强底部的稳定性,护坡的块石必须重新更换。好在里面还算放了几根竹条,竹条有韧性,可以起到一些作用,这两年老天也帮忙,没有出现大的洪水,要不然早就出现险情了。”

    说着,赵建成叹了口气又道:“但愿明年汛期老天再保佑,不要出现大的洪水。”

    “如果明年老天不保佑呢?也许明年的汛期百年一遇,甚至要远远过九一年的那场大洪水,那该怎么办?这样的大堤能不能挡得住?”陈进微微一笑道。只不过脸上的笑意有些冷。

    赵建成被陈进的话吓了一跳,连忙道:“陈进,你可别吓我。”说着,他又吸了一口冷气,一脸疑惑的看着陈进道:“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在怎么想的,一再强调防汛的重要性,甚至比我这个水利工程建设科的科长还要紧张。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预感?难道预感到明年会大水?”

    “建成哥,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有这种预感。”陈进笑了笑道,同时摆出一副半真半假的样子道:“我的预感一向都很准,还记得上一次我被沈国平和田厚仁带到检察院,连续两天两夜不吃不喝还不给睡,当时我就差点坚持不住了,想着他们要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算了。但是当时我就有种预感,肯定会有人救我。所以一咬牙就坚持下来了,你猜怎么着?就坚持了这最后两个小时,放人了。所以,我特别迷信我自己的预感。”

    说着,陈进拍了拍赵建成的肩膀道:“我们大家都是兄弟,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多提醒你一下。你刚刚坐上这个位子不久,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的话,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进班房呀。”

    虽然陈进的话听上去有些开玩笑的意思,但是官场上的人有个通病,那就是格外迷信。赵建成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同时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今天临出来的时候,王局也专门嘱咐过我,这次的复查一定要严格认真。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要是真的大水,大堤被冲垮的话,那我们就是把关不严。一个玩忽职守的罪名肯定逃不了。”

    两更并一更,九千字补上昨天的欠账。下个星期没有推荐,但老万还是打算平均每天更新七千以上,一个星期争取更新十章六万字。现在订阅不理想,只能靠跑量,请大家多多支持老万,多投几张票,给点鼓励。

    &1t;!——如果不是某章的最后一页——>

    &1t;!——end——>

    &1t;!——如果是某章的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