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钱不是唯一收成

    11点15分室内人声喧哗如鼎沸门口竟然还有人在排队!

    眼前的一切让何访有些不可思议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星期一的晚上而这里一间算不上高档的仿港式茶餐厅中竟然聚拢了这么多的客人。不会大家都和自己一样没有工作的羁绊了吧何访思想刚要开始阴暗就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混杂在人群中其中一位号称实力派的男歌手和一群看上去像是经济人、助手一类的人围拢在角落的一张桌子旁而另外一位据说是青春偶像的女演员则正和自己两个女伴从身边经过准备离开。这一切不能不改变何访的想法只能怪自己没有见识缺乏眼光了。

    “怎么看着眼熟?这里的档次虽然不算很高可是在西边能够24小时营业的餐厅就算是不错了再加上这里的位置与京城的几家电视台还有一些大的唱片公司、制片公司都不算远所以很多媒体界的朋友晚上尤其是夜里都会选择来这里宵夜。离这不远的马路对面还有一家上岛咖啡那也是媒体人经常聚会的地方。”看出了何访眼中的迷惑楚志辉耐性的讲解着。

    “噢!上岛我以前倒是也去过几次档次一般但是去过的几家都是一个特点地点有些偏但地方大而且人少、安静。确实是个谈事的好地方。”

    一边回应着楚志辉一边上何访的手又一次下意识的伸进自己的裤袋那里正装着下车前楚志辉递过来的一个信封里面是这次工作自己所得到的报酬没有机会数但是凭借这两年无数次的点钞经验何访还是能大概的估算出那是在7、8千元上下这全然出了何访的预期。

    太容易了吧!

    想到这里何访的心又开始激动起来这可是过自己在电视台努力工作2、3个月的收入啊难道走入市场的影视圈中钱就真的这么容易挣到?都说电视台是一潭深水那么眼前呢?是可以畅游的泳池还是未可见底的深渊?自己又是否有这个能力或者勇气义无反顾的跳下去?很多年前流行一个词叫下海现在用起来虽然有些老土了但也直到现在何访才能亲身体验到人在最后决定之前的那种犹疑反复的情状。八年日复一日的电视台生活恪守着无数的规矩和完全忽略人的真正价值的官僚体系似乎已经让眼望3o大关的何访有些磨平了当年刚刚接触到电视的那种冲动、漏*点以及锐气。至于另外一样至关重要的勇气何访却从来都没有从自己身上掘出太多以至于某人正是借用了对此的不满而远离自己高飞他枝而困于原地的自己最终却什么也没能保住。

    本应该为了出乎意料的收获而雀跃的何访此刻偏偏陷入了迷惑的沉思。

    默默注意了好一会身边的何访看见年轻的脸上不断变换着的颜色楚志辉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当事人自己想清楚才好。

    一道灯光晃过两人的眼前引走了各人不同的思量一辆白色的锐志正缓缓停了下来。

    “老严到了!”

    楚志辉看到门口刚刚把车停好的严飞舟扬手打了一个招呼随即转头对一直站在身旁的一个穿着黑色领班制服的年轻女孩道:“小钟严导来了带我们入座吧。”

    “好的。”领班小钟操着相当顽固的粤式普通话轻轻应道随即又和正走向这里的严飞舟打了个招呼;“严老师您好您可是有些日子没有光临我们小店了。”

    “噢?钟小妹还记得我这个老哥儿?”

    “看您说的别说您是个大导演名人就是您以前那么照顾我们我们怎么会把您给忘了呢?严导、楚哥您几位跟我来。”说笑间小钟把何访三人引领到了一张相对比较安静的半开放式的隔间中。和普通来到这里的食客要拿号等位不同楚志辉一来到这就直接找上餐厅今晚的总负责人也就是眼前的小钟而小钟也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三人留出了一个位置相当不错的6人小台而且不管等位的客人有多么不满始终将其保留下来。这也是这间餐厅的独特经营手段之一只要看看墙上挂满的演艺圈的名人大腕来此就餐的照片相信你就会明白其中的道理那其中当然也有我们的严大导演。

    “那楚哥和严导你们先看看菜单有什么事情就叫她好了她叫小谭我让她专门负责您这里的服务如果还有什么别的问题您直接跟我说就行。我就在款台那里。”

    小钟引过来一个年纪更轻的女服务员站在三人的桌旁。

    “好谢谢小钟了你去忙你的吧。”

    虽然性格各异但三个人的口味倒是很接近咸鲜酸辣都是厚重口味的爱好者不一会就点起了一桌的菜和各种小吃。

    “来为我们第一次合作成功干一杯!”先提议的自然是楚志辉不过这一次楚志辉并没有放过何访硬是给他倒上了一杯啤酒何访倒也配合一来自己也很高兴二来也不好总是驳了人家的面子最后一点反正是这个活干完了自己明天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今天又肯定有人管送回家因此只是稍微推辞了一下就任由楚志辉倒在了杯中。

    “谢谢两位老师两位大哥诚心诚意地说我这次学到了很多东西您二位的言传身教让我受益匪浅我在这里经两位老师一杯!我先干为敬!”起身先后给严、楚二人重新加满接着一扬脖何访又灌下了今天的第二杯酒只不过这次倒酒的是他自己。

    楚志辉和严飞舟两人对视一眼微笑着分别饮尽各自的杯中酒。

    毕竟是不胜酒力虽然行动上可以充作豪迈但身体的反映还是马上暴露出了真实的面目坐下之后的何访明显少言寡语起来目光也开始有些朦胧。

    “来老严我们两个走一个。”

    已经有点飘然的何访听到楚志辉又接着提议也跟着拿起了啤酒瓶准备给自己倒上却被楚志辉一把按住。

    “这儿没你什么事你老老实实吃你的菜去就这么点量你还敢往上冲?”

    “可是两位老师我今天真的很开心不是应该说这几天都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并不是多大多重要的工作但是干起来的感觉就是很轻松很愉快。我是有点不大适应但还没晕还很清醒啊我这个后辈新人还是想陪两位老师多喝几杯也借此感谢你俩位真的我上次自己一个人也喝了两瓶呢。”

    “嗯!不错两瓶!?”严飞舟看着眼前何访直着脖子说话的样子不禁大笑起来“我说小何你知道你楚哥能喝多少?”

    摇摇头何访望着严飞舟等待答案。

    “2o瓶!”

    瞪大了眼睛何访隐约记得前几次和楚志辉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楚志辉最多也只不过是3、4瓶啤酒的样子却没想到他真实的酒量竟然是……

    “……那还是少说了!”严飞舟完整的话此时才算落了地而何访的下巴基本上也快拖了地。

    “别提了那时年轻的时候现在1o瓶就快撑不住了。”

    “是啊年轻好啊小何其实在你身上我总是能看到自己以前的一些影子做这一行你有足够的天分也有了一定的经验积累而且你还年轻别不以为然28岁而已没有你自己想得那么老这才是真正的黄金时间。”严飞舟微微有些感慨“年轻很多时候就是一种本钱它意味着你还可以犯错还可以跌倒还可以重来到了我们这个岁数就算心中还有残余的漏*点也总是会被这样或是那样的原因所牵累楚志比我好点起码他是一个人没有家庭这个最大的羁绊。”

    尽管语气中有些遗憾但是说到家庭尚算得九分清醒的何访还是能够从严飞舟的眼底看到一丝欣慰的神色看起来他的家人在他心中份量颇深也很让他有些满足感。

    “不提这个”楚志辉对此显然不愿意多谈把头转向手拿着空杯有些不知所措的何访道:“何访哥们儿你要记着很多事情的好与不好不要看别人的感受最重要的要看自己是不是合适是不是舒服。比如喝酒你喝两瓶却醉了一天这就不算合适更谈不上舒服这样的体质就算你只是喝一瓶又或者是一口你也不会有任何惬意或是高兴的感觉。人不是迫不得已没有必要为了别人而勉强自己。”

    楚志辉说到此处心中似有感慨一抬手主动碰了一下严飞舟的杯子将杯中酒一饮而进。

    可能意识到自己的一时失态楚志辉讪笑两声接着对何访道:“现在的你可能觉得自己正在一个进退难定的困局中有些迷惑不过很多事情我们作为比你经验多了一些自己的老家伙可以给你一些帮助但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先要考虑明白才对。其实不管寻求突破也好还是等待之后继续重复旧路也罢都未尝不是一种可行的选择但是我也不怕交浅言深只想跟你说一句话珍惜自己才有资格珍惜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