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问题之思考,小屋里的烟圈

    静寂静!

    只有这时候天地才仿佛找回了昔日的从容。

    夜色好像重新统治了世界只是南郊的一间小屋中灯光却依然顽强的抵抗着黑暗的侵袭。

    屋中的人比起有些黯淡的灯好像更能拒绝倦意。一天的兴奋下来或者更恰当的说是整整将近十天的兴奋下来何访终于有时间好好整理整理自己的思路了。

    机遇么?

    这是何访反复问着自己的一个问题。

    这几天虽然过得很充实但是何访却始终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是一直踏在云中所有的事情虽不是梦却仍有些恍然。

    机遇么?

    一连串的好运接连降临到自己的身上让从来都不相信天上掉馅饼这种运气的何访也不得不怀疑起来可是如果说楚志辉他们别有用心何访却找不出动机。自己一无权二无势现在就怕是连被人陷害的资格都没有了还能给他们什么呢?可是没有回报的帮助一个人就算是重回到5o年前的火热年代恐怕也是一件有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吧。

    为什么呢?

    何访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反正楚志辉临走的时候也说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他那就索性明天上门问个清楚好了。

    何妨自己宽慰着自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在床上一个翻身从椅子上拿过一支烟。烟哪这个本已戒掉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又被捡了起来现在虽然没有了那么多的烦郁结纠缠却总是习惯性的点燃。这不床头的桌子上最新被人民币换来的两条中南海又整体的码放在那里了有钱了有时候也不完全是件好事为了健康还是把你的烟戒了吧这句话好像谁说过来着?

    可惜这个想法只不过是一念之间何访手并没有停下而是将烟点燃放到口中几秒钟之后换来一个完整有形的烟圈飘荡在半空中看着这个颇有点满足感的男人。

    云雾中的男人思想不禁又回转到了几个小时前在餐桌上严飞舟、楚志辉和自己三个人之间的一番谈话。

    “人不是迫不得已没有必要为了别的东西勉强自己。”

    “珍惜自己才有资格珍惜其他?”

    这两句话就像是连击的鼓槌始终敲击在何访的心头。

    正如楚志辉所说其实眼下自己的情况本来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困局。别的不说单说工作仅仅北京大大小小十余家全国性或地方性的电视台几十个外省电视台常设在北京的栏目组几百家相关的媒体传播机构为数更多的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广告、文化公司想要从中重新选择一个和自己职业技能相符或是相关的工作来谋取一份生活的来源就凭何访说多不多说少却也还算丰富的经历和能力或许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而之所以几个月的时间里自己甚至连这个念头都没有兴起来固守在困顿和潦倒的边缘这一方面和自己并不是很主动的性格多少有关更重要的就是在内心深处藏着一个自己都没有看清的想法。

    为什么?

    楚志辉身为外人都一眼看破了其中的玄机到现在何访自己也无法不去正视这一点。

    厌倦!

    没错就是厌倦!一种彻头彻尾的厌倦!

    厌倦了千古不变的“宣传精神”厌倦了莫名其妙的选题计划厌倦了不知所云的领导审查厌倦了没有灵魂的惯用“艺术手法”被恬不知耻的贴上了“大台风范”的标签厌倦了一场场没有油盐让人恶心的“官方堂会”厌倦了永远无法体现应有价值的回报……

    而与之相伴而生的则是对于另一片自由天地的向往。

    这几天所生的一切在别人看来不过是些再平常不过的工作罢了甚至就连何访自己也因为全心投入而没有过多的思考什么只是有一种感觉的似有似无包围着自己就像楚志辉所说的那是很舒服的一种感觉直到工作结束心有余暇时这种感觉才形成一种切实的概念渐渐的浮上心头。

    以前的何访习惯于日复一日的电视节目的制作播出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当和电视相关的一切完全进入到市场经济之后竟然有这么开阔的空间而回报也是这样的大、这样的现实虽然这一次的工作还不能算的上真正意义上的市场行为其中有相当多的因素是借助了楚志辉和严飞舟他们利用了自己在电视台里的关系、地位以及资源优势有投机取巧之嫌但这恰恰体现出了目前中国特有的市场经济中最真实的一面。这几天所生的一切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片断但何访已经可以从中管窥到这个全新领域带来的完全不同以往的感受也许这些感受何访以前多少也有所察觉但没有亲身的经历绝不会有这么的强烈不知不觉之间它刺激了深藏在何访体内潜藏很深的一种冲动。

    只是踏入这片天地自己真有这个能力么?

    实力!这里的一切完全是依靠着自己的实力只是这里所谓的实力不仅仅是个人的能力其中更包括了各种庞杂繁复的人际关系资源网络尤其是在中国这样的一个特殊的环境中后者的重要性甚至在某些时候还要高过前者但毕竟这中间自身的力量还是起到了决定性和占主导地位的作用。就像何访很佩服的一个曾经轰动一时现在却已经跳出传媒界跑到国外修养的名人曾经就是完全依靠自己对于市场的判断、独特的组织策划能力以及非凡的宣传经营手段在短短的几年之中成功打造了一个家喻户晓的系列电视节目的品牌和十几套大卖特赚的电视剧同时也为自己挣下几亿的身家创造了业内的一个神话。这就是实力的最好注解。

    不过现在看起来不管怎么样自己这一步总算是走了出去。

    只是这一步真正的意义是什么?自己又有没有坚持下去的决心呢?

    这恐怕就需要时间的检验了。

    一只蚊子徘徊在烟雾之中头晕脑胀的良久没有找到方向此刻趁着某人的沉思只剩下一缕轻烟从指尖淡淡飘起瞄准好一块晃荡在灯影下还在保鲜期内的白肉猛地一个俯冲姿势标准得如同著名的容克87。

    “哎呦!”

    “啪——”

    “嘶——”

    一边火急火燎的挠着大腿上被叮起的一个大包一边看着手掌上透出鲜红血迹的残尸何访嘴角突然弯出一个弧度。

    “珍惜自己才有资格珍惜其他。”

    现在对这背后的意思何访相信自己又多了一份了解。

    算了反正日子是要一天天过的今天不睡觉也解决不了明天的任何一个问题何访掐熄了手上还剩一半的香烟——浪费啊有钱的堕落能到就是从这里开始的——飞起一脚一只拖鞋无辜地撞在墙上的顶灯开关上小屋愉快地向夜色投了降而主人自己一个翻身开始骚扰某位女神去也。

    什么事情都留到大后天吧那是今天临走的时候自己和楚哥约定的见面时间按楚哥的话说有什么疑问到时候都会找到答案的那么楚志辉同志等着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