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问题之答案

    “不好意思刚才是周台打来的一个电话老爷子今年年底就要退了岁数大了说起话来难免有点啰嗦。来进来。”

    似乎没有注意到正在擦着眼泪的席菲和何访火红的脸色楚志辉直接把何访让到自己的办公室中同时用眼神示意席菲留在了屋外。

    已经换回了淑女状的席菲轻轻撇了撇嘴耸了耸肩然后一个优雅的转身走向了左手边一个亮着灯的隔间。

    关上了厚重的橡木门何访刚来得及长出一口气就听到背后传来同样的一个声音。

    何访回头一看果然是刚刚把门关好的楚志辉原来他也……

    “被耍了?正常这公司里的人没有一个能逃过那小丫头的魔掌。”

    “看起来楚哥好像也挺有经验似的。”

    “咳不提了提起来眼泪哗哗的。”楚志辉的回答中加入了浓重的家乡口音。

    “呵呵……”何访一下子被楚志辉那夸张的表情逗乐了。

    “只是我不太明白楚哥怎么找了这么一个秘书虽然看起来应该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可也太那个了吧?”

    没有返回自己位于那长大的有些夸张的老板台后面的高背真皮转椅楚志辉选择了座到靠门口摆放的一组沙上也顺便招呼何访一同坐下。

    “谁说这是我的秘书了?我是最烦身边有事没事就跟一女秘书的了就我现在这岁数弄个漂亮的吧先不说能力如何就算你什么想法都没有别人也以为你在利用职务之便有性骚扰之嫌要是弄个差点的看着还不够自己窝心。所以我的做法就是整一个水灵的搁门口每天让大家都有个好心情当然也包括我自己然后再找一能干的男的当助手吃苦耐劳还没有额外的麻烦一举多得啊。”

    “那?”何访心有余悸的看了看业已关严的大门。

    “唉!席菲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妹妹现代传媒学院国际新闻专业的学生今年刚毕业已经考上了英国的一家大学的国际传媒展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已经送到了这不正在等签证呢几天前来找我说是希望到我这实际体验一下中国式传媒市场运作用来作为她以后上学研究用的素材。可这几天公司刚搬过来还没有什么业务这小丫头就开始有事没事的瞎折腾你也算来得巧我刚要出去接你就来了电话这小丫头正好在我屋里就说要替我去接你结果你知道了。呵呵其实席菲是个很聪明的女孩虽然只是刚毕业但接触这方面的机会比较多领悟力也很强尤其是在传媒实体的运作和经营上边很有些想法我和老严几个都挺看好这丫头的。英国又是学习传媒学最好的地方她将来应该能有更好的展。”一说起席菲楚志辉话就不停而且言语中透露着对席菲的关爱之情那其中颇有些长辈对上晚辈的味道看起来席菲一家人和楚志辉的关系应该很亲密。

    “噢看我光说顾着说席菲了”楚志辉赫然一笑“还是说说你吧这两天过得还不错?”

    “谢谢楚哥关心这几个月就数这几天过得舒服了。不过刚才刚上来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整整一层楼啊气派够大我去过的这种影视节目制作公司没有几家但好像规模都没有这么大好多都是皮包公司所有接到的项目都是转包或是临时搭班子而且我们这次拍摄也是这样楚哥难道真的要做成一条龙、大手笔么?那电视台那里?”

    “没错这里一层楼都是属于这间公司的目的也就是要做成一个拥有从前期到后期完整制作能力并且涵盖从筹备策划到市场营销全部内容的影视节目公司。目标就是成为国内第一流的独立影视制片公司。至于电视台就像我以前和你说的一样不用担心他们虽然叫我楚总但那只是敬称在法律上来讲这间公司的法人和投资人都不是我的名字台里的那些领导们该打点也都打点了还是老样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相安无事就好。”

    独立制片公司?

    何妨心中反复掂量这个字背后所代表的真实含义从这几天上网粗略了解到的一些情况看国内绝大部分的影视公司都是专攻某一个方面的比如以拍摄大成本电影为主的新天地、靠投拍历史题材电视剧走红的中恒富业、专门作娱乐资讯类节目的华鑫泰格从事境外节目推广的美华以影片购销为主的合力而且每一家都在相应的领域内占据了优势地位现在市场成功的全能型影视公司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以楚志辉的经验应该深悉其中的奥妙难道说另有隐情?

    楚志辉看何访一脸凝思的模样笑笑道:“对全能型的公司有顾虑是不?其实依我本人的意思也不是太赞成一次性投资这么大不过这是投资人的意愿没办法。不过你应该注意到了现在公司实际使用的面积还不到整个楼层的1/4这倒是我的主意没有太好的项目和展前景之前先控制一下规模制作设备什么的也都暂时没有购买那些东西早买一天就早过时一天。怎么有些糊涂了是不是?”

    “是……有点要是按照楚哥你的意思根本用不着先占着这么大的地方啊我估计了一下这一层怎么也得有2ooo-3ooo平米的样子一年租金怎么也得4oo万以上吧就这么大量的空闲在那里好像真的是浪费。”何方确实有些迷惑。

    “这个问题其实你只要知道了另外一件事就会明白了。这里”楚志辉在空中象征性的花了一个大圈“整个景瑞国际大厦的拥有者景瑞集团的老总也就是现在这间公司的最大投资人所以租金是一分都不用付得。至于你看到的大厦内的人还不多那只是因为大厦刚刚投入使用但实际上出租率已经达到了9o%所以这一层的租金收入对于他们的老总来说已经不是什么负担这个大便宜就让我们占了。”

    “看起来这个幕后的老板和楚哥的关系非同一般啊。”

    “呵呵。”楚志辉轻轻一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何访看在眼里心中自然明白于是转换了话题道:“对了楚哥万千星辉这名字不错啊既有楚哥的名字在其中又能体现公司的性质而且琅琅上口很特别与众不同。”何访想起了门口和一路上不断看到公司名称“不过好像还缺了点什么对了1ogo!楚哥公司的vi做了么?”

    “还没因为公司的展方向和基本理念还没最后敲定。”

    “啊?”何访有些诧异了还没有确定最终目标就摆下这么大的排场这完全不像办事老辣凡事喜欢谋定后动楚志辉的风格。

    “我知道你想什么不过正好我就把公司的整个情况和你说说。”

    说话的同时楚志辉从桌上透出一盒中华递给何访一支同时给自己点燃。

    “做这间公司确实并不是我的原意。原来一直也没和你说过这件事是因为其实作出这个决定对与我自己来说也有点突然。你可能记得前几天从棚里出来之后本来我应该和你一起盯在后期的要不然你也不会被陈猛整天烦个没完没了其实那几天我就在忙这件事情直到昨天整个公司才基本上算是安顿下来了。你现在看到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以前和我一起合作过的人如果做一件全能型的公司人员还缺了不少。而之所以让我最终同意接手这间公司的原因主要是两个半。”

    何访睁大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接下来楚志辉所要说的话和自己这些天一只在寻找的那几个答案有着很大的关联。

    “一个原因你已经知道了确实景瑞的老总和我个人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个公司的创立可以说是他一力主张的出于一些原因我也不好拒绝他就是这里的最大股东。同时这间公司里也有老严和另外几个朋友的股份。像老严自己原来也有个独立工作室但是你也知道他现在根本顾不上这次正好接着这个机会把它结束了原有的设备也作为投资的一部分转到了这里一些比较好的技术和编辑人员也转到这儿至于他自己也和我达成了共识除了公家的活儿之外这里如果有大的动作他也会以名义上指导的身份来帮助我们完成。至于其他的几位股东情况差不太多基本上只是做了一些有形或是无形的投资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他们不会过问公司里的日常事务。能把这些朋友凑到一起也可以算是半个原因吧。还有最后一个原因也是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原因……”

    楚志辉抬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何访起身回到自己那张大的老板台后打开一个锁上的抽屉从中取出了一个绿色透明的公文夹微微扬起来道。

    “那就是因为它!”

    “啊?”

    轻轻的一声惊呼何妨的嘴一时间忘记了合上那不就是……

    如果这就是答案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