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白蒹葭的变化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三天,这三天,马一诺抽空去拜访了一下自己的老师刘志魁,和他讲述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

    刘志魁点评了一番,觉得他做得很好,也为他有可能上春晚的事感到高兴。

    “你现在做的很不错了。”刘志魁欣慰地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大本事。”

    “老师谦虚了,学生跟您比还差得远。”马一诺谦逊道。

    刘志魁笑了笑,道:“走吧!带你去我的戏园子看看。”

    “好的。”

    ……

    刘志魁所说的戏园子是他养活的戏班子表演的茶楼,楼上楼下几百个座位,每天中午和晚上都有演出。中午大概能坐上一多半,到了晚上基本就满了。

    刘志魁的戏班子成员既有自己的老友,也有这几年从学校里招来的新人,靠着演戏卖票,再卖些茶点,倒也能维持不错的收益。

    但这里的收益有很大一部分被刘志魁拿来做了推广。带着一帮子人全国各地的表演,人吃马嚼都要花钱,这些钱就靠着这个茶楼的收入维持着。

    刚开始真是赔本赚吆喝,但培养了几年票友后,这两年开始有了盈利。这也是刘志魁在戏曲界地位高的原因。把那些不爱看戏曲的人重新拉回小剧场,功德无量。

    马一诺的戏本写得再好,没有刘志魁的关系和面子,别说卖出三百万,就是三十万都够呛。他自己一开始都觉得卖个十万块就很好了。

    关系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

    马一诺在后台认识了一些戏班子成员,有前辈,也有新锐。当这些人得知他就是写了《牡丹亭》的作者后,都对他展现出了极大地热情。

    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戏班子最近正在排练《牡丹亭》。

    虽然马一诺自己都说《牡丹亭》这种情爱的类型更适合用昆曲来演绎,但京剧本就受昆曲影响甚深,基本上昆曲能演绎的,京剧都能演绎。

    比如白蛇传、金玉奴、玉堂春、西厢记、红娘等等,这些都是京剧当中常见的爱情戏。其中马一诺觉得特别有趣,也很熟悉的就是红娘。

    另一个世界的春晚舞台上,郭大爷和蔡毒舌演过一个小品,其中的一个戏曲唱段“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连全国的小孩子都会唱了。而这个唱段就来自于京剧的红娘。

    所以用京剧来演绎《牡丹亭》绝对不是问题,另一个时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戏班子在排练《牡丹亭》的过程中,越来越觉得这个本子写的太好了,再加上这本子是班主刘志魁的得意弟子所写,班子里的人都很想和他见上一面。

    如今见到真人,果然是热情无比。要不是刘志魁压着,他们都想掏出小本本让马一诺给他们签个名了。

    马一诺中午在前台看了一场戏,时长超过两个小时的大戏。看完之后,觉得老前辈的唱功、身段都使得好,新锐中也有几个不错的,不过总体水平还有待提升。

    倒不是自夸,他觉得自己比这些新锐强,而且强很多。只可惜一米八八的身高限制了他在戏曲舞台上的发展,这一点倒是和白蒹葭同病相怜。

    其实当年选择考北电,身高也是原因之一。

    以他的身高,能在戏台上给他搭戏的人实在不多,基本就是做个特型演员。但以他的才华,又怎么忍得了做特型演员?刚好唱戏也没多少前途,干脆就考了北电。

    在影视界的男演员,只要身高不是太过离谱,完全有机会成为领衔主演。一米八八的马一诺当然没有问题。

    但是对于一米七八的白蒹葭来说,就有点生长过头了。你比很多男演员都高,这是想搞事情啊!

    ……

    马一诺看完戏,就去后台告别了刘志魁。走的时候,他手机里多了几个联系人,都是那些长辈的。说出来不怕自大,同辈新锐目前还没资格得到他的联系方式。

    他以后也没打算在戏曲界发展,要那么多戏曲界的电话干什么?

    有一个刘志魁就够了,加那些老前辈也是因为刘志魁授意,不得不加。

    老师乐意为他铺路,他这个学生只能感激、照做。

    做人,总要懂得感恩,也要明白方寸。

    ……

    三天里,除了拜访刘志魁之外,马一诺还帮胡仙儿报了一家驾校。

    现在刚刚进入六月中旬,距离大学开学还有将近三个月时间,如果一切顺利,完全可以在开学前拿到驾照。到时候她就可以把从江南开来的车开走了。

    胡仙儿要考驾照,每天待在医院会分散精力,不利于她的考试。出于这种考虑,马一诺把家里的备用钥匙给了她,让她在家里好好学习,医院里偶尔来看看就好。

    胡仙儿自己会做饭,不用担心一个人在家的吃饭问题。家里也有电脑、电视,想看什么、想玩什么都方便,不用担心她一个人在家无聊。

    ……

    安排好了胡仙儿,马一诺就专心待在医院照顾胡蝶。每天陪她说说话,吃吃饭,帮她擦身、按摩、上厕所、看电视,空闲时写写《射雕英雄传》,日子过得很有规律。

    张小豆每隔三五天就会过来一趟,一是看看胡蝶的恢复情况,二就是拿稿子。

    从她口中得知,《射雕英雄传》的前十万字已经被她投到了一家出版社,审核时间要半个月,还要耐心再等等。

    除此之外,白蒹葭结束了第一部正剧的拍摄,抽空跑到医院见了他一面。

    和上次分别时相比,白蒹葭整个的精气神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虽然还和以前一样的狐媚,但少了几分‘下海’时的骚浪,多了一丝‘从良’后的端庄。

    但只有他看出了白蒹葭的不同,其他人并没觉得她和以前有什么变化,就连胡蝶都没发觉。

    上午,趁着胡蝶跟护士去做复健的工夫,马一诺和白蒹葭去医院后面的广场上散了散步,顺便聊了聊。

    “小白,你变化挺大的,我都要认不出来了。”

    只剩下两人的时候,白蒹葭没了拘束,笑着拢了拢秀发,问道:“哪变了?”

    “气质不太一样了。”打量着她,马一诺微笑道:“庄重多了,头发都染回黑色了。”

    白蒹葭眯眼一笑:“还是你心细,别人都没看出来。”

    “相识七年,同居两年,你就算有一丁点的变化,也难逃我的火眼金睛。”马一诺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我一直以为你的眼睛是24k氪金狗眼。”白蒹葭笑眯眯地道:“现在可没几个年轻人爱看孙悟空的故事。也就是我,换了别人,根本get不到笑点。”

    马一诺微微一愕,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白蒹葭看着他,手腕搭在他肩膀上,道:“生气了?”

    马一诺回过神来,摇摇头:“没有,脑子里突然有了点灵感。”

    白蒹葭微微一愕,嘴角带着一丝苦笑:“你这脑子……怎么灵感就那么多?讨厌的天才。”

    马一诺耸了耸肩。

    “这次又有什么灵感?”习惯了被打击,白蒹葭很快调整好心态,平静地问道:“歌曲?小说?还是剧本?要是有歌记得给我,这是你当初答应我的。”

    马一诺轻笑一声:“放心,既然答应过你,肯定会给你。不过这次不是歌曲,是小说。”

    一听是小说,白蒹葭叹了口气:“失望了。”

    “不过嘛……”马一诺拉个长音,引起白蒹葭的期待感时,笑道:“还想了个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白蒹葭凤目一亮,双手抱住她的手臂,嗲声嗲气地道:“是为人家写的吗?”

    马一诺全身都是鸡皮疙瘩,没好气地道:“好好说话!”

    “是给我写的不?”好一嘴正宗的东北大碴子,这才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翻个白眼,道:“肯定有你的角色,不过我想演男一号。”

    “……”白蒹葭认真的打量着他,点点头:“小蝶恢复的很顺利,如果不出意外,明年也就差不多了,你也是时候进场了。”

    “别说的我好像龙傲天似的。”马一诺摆摆手:“想在影视圈站稳脚跟,除了能力之外,机遇、人脉、资金必不可少,这些都要慢慢来。”顿了顿:“不过我这个剧本有点大,估计要拍上下两部,短期内还拍不了。”

    白蒹葭眼皮跳了跳:“这么说,我白高兴了?”

    “怎么是白高兴呢!”马一诺耸耸肩:“至少我给你留了一个角色。”

    “呵呵呵。”白蒹葭眯起了眼睛:“希望别等我老了才拍。”

    马一诺看着她,伸出三根手指。

    “啥意思?”

    马一诺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天机不可泄露。”

    白蒹葭一拳打出了音爆,拳头停在马一诺面前五公分的位置,吹得他头发骄傲放纵。

    “再给你一次机会。”白蒹葭和善的微笑道。

    “可……可以是三……三年。”马一诺一头冷汗。

    “三年吗?”白蒹葭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收回了拳头。

    “不是。”马一诺干笑两声,道:“三根手指可以有很多种理解,三年只是其中最理想的一种。”

    白蒹葭的眼神再次变得和善起来:“还有呢?”

    “还有,也可以理解成三十岁的时候再拍;也可以理解成等你拍完三部戏的时候;也可以理解成等你当了三部剧的女主角以后……”马一诺为自己的机智点赞:“那些算命先生就爱玩这套,怎么理解都能挂上边,怎么都错不了。”

    “呵呵呵……”白蒹葭站在他面前,双手搭在他肩头,媚波流转,樱唇翕张。

    “哎?哎哎,小白,大白天的,还是公众场合,不合……嗷~~~!”

    白蒹葭一记重重的膝撞,马一诺躬身倒地。

    蛋……蛋蛋。

    *****************

    凌晨前还有一更,那一更是定时发布,因为这几天生病,一不小心把作息时间调整正常了,现在的熊猫肯定坚持不到那时候,所以会定时。

    然后,今天是周日,也是本书最后一次冲榜了。现在上了分强,能取得什么成绩就看这最后一哆嗦了。凌晨还没睡的兄弟姐妹们记得把推荐票给熊猫啊!好吗?说定了。

    最后,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