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护姐狂魔

    傍晚,胡仙儿来到医院,和白蒹葭打了个照面。

    “来的正好。”看到她,马一诺连忙拉住白蒹葭,道:“小白,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小美女就是我小姨子,胡仙儿。”

    “仙儿,这是我跟你说过的,我的红粉知己,帮我照顾你姐姐两年的白蒹葭。你们认识一下。”

    马一诺介绍完,白蒹葭和胡仙儿四目相对,都为对方的颜值感到惊艳。

    白蒹葭微笑着伸出手:“你好。”

    “你好。”胡仙儿和她握握手,随即分开。

    白蒹葭扭头看着马一诺,眯眼笑道:“有个这么漂亮的小姨子,是不是很得意?”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说的那么邪恶,哥可不是那种人。

    “那肯定得意啊!”马一诺笑道:“咱这小姨子,举世无双。”

    胡仙儿脸蛋一红,螓首低垂。白蒹葭轻笑一声:“为什么我觉得你媳妇更漂亮呢?”

    “呃……”

    好一个挖坑小能手,原来在这等着他呢!

    一声柔糯的笑声传来,靠坐在病床上的胡蝶微笑道:“蒹葭姐,你就别逗我老公了。”

    “看看,到底是自己老公,还不让人逗了。”白蒹葭呵呵一笑,道:“算了,不逗他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怎么这时候就走?”马一诺问道:“戏都拍完了,回去能有什么事?”

    “回去背台本啊!”白蒹葭眯眼微笑道。

    “背台本?”马一诺一愕,若有所思的问道:“你又接到新戏了?”

    “那当然。”白蒹葭笑道:“这部剧的导演看我演技好,主动把我推荐给一个正要开新戏的导演,还给了我一个不轻不重的角色。”

    “不会又是妓女吧?”马一诺的话让白蒹葭给了他一肘子:“我就不能演点别的了?”

    马一诺捂着有点疼的胸口,强笑道:“能,当然能。那你新戏演什么?”

    “……”白蒹葭吭哧半天,丢下一句:“插足的第三者。”

    就离开了。

    马一诺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小白,好好背剧本,千万都背会了,不然我就看不到你在这部剧里的精彩表演了。”

    白蒹葭走得更快了,转眼已消失在楼梯转角。

    病房里,胡仙儿的脸色有些凝重。

    怎么又是一个漂亮女人?姐夫到底有多少异性朋友?

    先是张小豆,后是白蒹葭,两人一个比一个漂亮,以后不会还有吧?

    走到病床边问候了姐姐几句,看着胡蝶恬淡静谧的笑靥,她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姐姐不会输的。

    ……

    胡仙儿和白蒹葭的第一次会面,并没有给她留下美好的回忆,反而让她愈发认清了姐夫的魅力和姐姐的潜在危机。

    我要保护姐姐的婚姻。

    ……

    “仙儿这几天是怎么了?”看到胡仙儿这几天又搬回了病房,马一诺本以为她是一个人在家太孤独了。没想到来了以后居然也不去陪着姐姐,反而他走到哪,她就跟到哪,十分诡异。

    马一诺站在洗手间里洗洗手,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走出洗手间,果然‘偶遇’了正在窗边看风景的小姨子。

    “姐夫,上完厕所了?”胡仙儿微笑道。

    “……”马一诺站在她旁边,道:“仙儿,你这几天是怎么了?”

    “没怎么啊!”胡仙儿一脸‘懵懂’:“姐夫为什么这么说?”

    “呵。”无奈的摇摇头:“这几天你天天跟着我,我到哪你就跟到哪,你到底怎么了?”见胡仙儿又要装傻,沉声道:“仙儿,你还想胡闹到什么时候?”

    “……”胡仙儿紧抿着嘴唇,眼神倔强:我只是,想保护姐姐。

    见她不说,马一诺有点头疼:“仙儿,你知不知道一切误会都是因为沟通不及时引起的?如果你不想让我继续误会,就把事实告诉我。你知道,我不是不讲理的人。”

    胡仙儿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犹豫。

    眼见有门,马一诺没有逼的太紧,拍拍她肩膀:“你好好想想。”

    ……

    深夜,胡蝶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胡仙儿躺在另一张床上,辗转反侧。

    马一诺坐在沙发上,稿纸铺在桌面上,写着《射雕》的后续情节。

    “姐夫。”胡仙儿小声的叫了一声。

    “嗯?”马一诺停下手里的笔,扭头看着测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胡仙儿。

    “姐夫你……嗯……”胡仙儿闭上嘴,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继续开口?

    马一诺微微一笑,道:“想问什么就问吧!我听着呢!”

    胡仙儿眼神慢慢坚定起来,问道:“姐夫,你有多少异性朋友?”

    “……”马一诺惊讶的说不话来,缓了一会儿才反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小豆姐很漂亮。”胡仙儿抿着嘴:“白姐姐更漂亮。”

    “……”

    马一诺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全明白了。

    有点哭笑不得。

    “你啊你。”马一诺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小女孩,对待感情太较真吗?

    较真当然没什么不好,但较真过了头,那就是较劲了。

    “首先,小豆是我妹妹。”马一诺认真的解释道:“她是我从小带到大的,在她出生那天我们就认识了,虽然不是亲妹妹,但胜似亲妹妹。我对她从没有那种想法。”

    “其次,你白姐姐是我的红粉知己,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重新讲述了一遍当年发生的事。

    说完,见胡仙儿沉默不语,马一诺道:“我和她的感情并不比你姐姐差,如果我对她有心,你姐姐早就没机会了。”

    “然后,我的异性朋友很少,除了你白姐姐之外,就只有前不久刚认识的唐静老师。但她已经三十五了,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你觉得我会丧心病狂的跟她勾搭在一块?”

    胡仙儿脸蛋泛红,只是黑暗中看不清楚。

    “最后。”马一诺扭头看着病床上的胡蝶,语气温柔的道:“我对你姐姐是一见钟情,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个声音告诉我:就是她,她就是陪伴我一生的伴侣。然后我就拼命的追你姐姐。皇天不负苦心人,你姐姐接受了我的追求,和我走到了一起。”

    扭头看着胡仙儿,眼神认真的说道:“我爱你姐姐,爱得深沉,又怎么舍得让她伤心?”

    面对他的目光,胡仙儿心里有点慌。转身背对着他:“我要睡了。”

    马一诺微微一笑:“睡吧!”

    低头继续写小说。

    另一面,胡仙儿捂着心口,心跳的很快。

    ***************

    新书期最后一次冲榜。兄弟姐妹们,推荐票,给熊猫吧!抱下。